收受26萬元封口費后,他被對方錄了音

王建明    江湛湛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2021年02月08日08:19
文字縮放:

“澤國鎮章袁王村村務工作領導小組成員袁金平身為黨員,在監督村裡標准廠房建設過程中,收受項目負責人送的現金26萬元,受到開除黨籍處分。”日前,在浙江省溫嶺市澤國鎮鎮村干部大會上,通報了一起村干部受賄案件。

“26萬元的‘封口費’說拿就拿,這膽也太肥了!”

“村民們出於信任才讓他監督村級工程,沒想到卻把這當作獲取私利的工具,太不應該了。”

通報一出,在座鎮村干部一片嘩然。

事情還要從一封舉報信說起。2020年6月,溫嶺市委巡察組接到群眾來信,反映村民小組成員袁金平在村裡標准廠房建設過程中撈好處的問題。與此同時,村民間流傳一段袁金平和施工方長達17分鐘的電話錄音。

巡察組隨即對章袁王村村兩委及相關施工單位開展走訪摸排,對問題進行初步核實。走訪中,村民向調查組反映,在消防水池的問題上,袁金平態度轉變很大,其中可能有隱情。

“袁金平平時都在承包工程,他對工程建設很在行,村民覺得把村裡工程監督交給他都很放心。”

“剛開始袁金平很負責,整天在工地上轉,從2019年上半年開始,就很少出現在施工現場了。”

“端午節前,村裡有傳言袁金平拿了20多萬的好處費,還有電話錄音。”

隨著調查的進行,越來越多的事實呈現在巡察組面前。

2020年7月,正當調查進行到關鍵部分時,袁金平來主動投案了。

“電話錄音是怎麼回事?”

“是我一時糊涂,收了施工方送給的26萬元,還被對方電話錄音了。不過,上個月我已經把15萬元退回去了,今天我來上交剩下的11萬元。”袁金平后悔不已。

“施工方為什麼要給你送錢?”

“在消防水池建好后,我發現所用鋼筋的品牌與合同中約定的不符,我提議整體拆除。后來施工方托了很多人找我,讓我放他一馬。”

調查發現,2018年8月,章袁王村啟動村集體標准廠房建設工程,村兩委把質量監管的任務交給了袁金平。在監管過程中,袁金平發現消防水池用材存在問題,於是建議拆除消防水池,並按照圖紙重新施工。一拆一建,涉及近百萬元的損失,於是承包方先后兩次送給袁金平26萬元,作為封口費。收到錢后,袁金平提出了第二套方案:找第三方機構對消防水池進行檢測,若質量過關,消防水池可以不拆除,由施工方給予村裡一定的經濟賠償。

最終,袁金平受到開除黨籍處分,涉案的26萬元已全部退繳,其涉嫌犯罪問題已移送司法機關。

(責編:鐘鳴、張桃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