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文写作的三重境界,你到了哪一层

来源:求是网  2018年12月04日09:00

对于坐机关的同志来说,工作中总免不了和文字打交道,但同样是搞文字的,境界却有着天壤之别。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有言:“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我认为公文写作也是这样的。

读到胡森林新著的《公文高手的修炼之道》系列书籍(一套三本,分别为《笔杆子的写作必修课》、《进阶课》和《精品课》),愈发感觉到公文写作需要一个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的进阶过程。就像一个武术初学者一样,要从懵懵懂懂的“菜鸟”到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武林高手”,需要不断精进修炼、打通关卡。这其中“心魔”关键在于自己。只有不断突破自我、超越自我,才能实现从非我、有我到无我的升华,逐步成为公文高手乃至“公文大家”。

第一重境界是摆脱非我。我们在工作中经常看到,一些初学者在刚接触材料时,普遍存在一种“记流水帐”的现象,他们能够按事情发展的自然顺序,按照文字的逻辑要求叙述事情经过,而对于如何取舍材料,如何谋篇布局,如何把握中心思想,如何选择合适文体等,不能做到“胸中有丘壑”。处于这个阶段的人,写出来的文章,或者东拼西凑、囫囵吞枣,或者格式老套、观点陈旧,或者千篇一律、千人一面,“年年岁岁花相似”。我觉得这样的写作水平就处于“非我”状态,因为写作缺少“主见”,就容易流于形式、空洞无力。《精品课》中对这些“非我”状态有非常精辟的概述,那就是“八无”——无神、无序、无骨、无物、无色、无范、无方、无气。只有克服了这“八无”的毛病,公文写作才能真正走出“非我”的初级境界。

第二重境界是建立自我。对于 “非我”状态的初学者,当务之急是要建立自我。就像如入内室需经门径、建高楼需治结构、下棋需懂行棋步道不逾规一样,这是一个登堂入阁、明理见性的过程。然而,公文的种类林林总总,能做到熟悉文章套路并且自如掌握并不容易。而这一系列的《必修课》和《进阶课》两本书,不但讲述了常用法定公文写作攻略,还对从会议纪要、信息简报到领导讲话、调研报告等不同文体逐一讲解,让初学者能够尽快掌握“十八般武艺”。当然,这还只是基础,“建立自我”并非一朝一夕的事,而是需要在学习他人成功经验基础上,杂采百家之长,实现融会贯通,取其精华为我所用,如此才能真正做到“我手写我心,我口宣我意”(叶圣陶语)。按一般情况来说,这可能需要五到十年苦心孤诣、潜心修炼的过程。

第三重境界是追求忘我。经过多年苦练之后,少数具有“慧根”的公文高手可能会达到“忘我”境界。在这种状态下,写出来的文章基本脱离了一己之视角,一己之情感,视野恢宏、立意高远、精气充沛、文辞畅达,完全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例如,清华首任校长罗家伦年轻时,在五四运动宣传单上这么写的:“中国的土地,可以征服而不可以断送;中国的人民,可以杀戮而不可以低头。”蒋介石文胆陈布雷写的抗日宣言是这样的:“我们已快要临到这人世悲惨之境地……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若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这些文字简洁精炼,对仗工整,雄浑有力,苍劲悲壮,读完之后令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在国家民族危难之际,执笔者下笔之时牵挂的一定是国家民族大运,胸怀的一定是亿兆黎民福祉,而非一己一地的荣辱得失。也正是在这“忘我”状态下诞生的作品,才能超越公文的范畴,成为镌刻在中华民族整体历史记忆中的经典文献。

对很多公文写作者来说,不是每个人都能完成从“非我”、“有我”再到“忘我”的境界跃升。尤其在缺少名师指点的情况下,在公文这条路上自我摸索必然是艰辛而又痛苦的。王鼎钧先生《作文四书》自序中曾说道:“我是赤着脚走路的人,路上没有红毯,只有荆棘。中年以后整理自己的生活经验,产生了一个疑问,当年走在路上,前面明明有荆棘,为什么走在前面的人不告诉我呢?前面有陷阱,为什么没有人做个标记呢?前面有甘泉,为什么去喝水的人不邀我同行呢……”,我觉得,《公文高手的自我修炼》这套书,就像是黑夜中的一盏明灯,相信会指引公文写作者避开“荆棘”和“陷阱”,踏上一条寻找“甘泉”的康庄大道。(林子)

(责编:王楠、徐雅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