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务费”不是变相滥发福利的遮羞布

钟直审

来源:中直党建网  2018年12月12日09:21

典型案例:

张某,党员,中直机关某部委研究室负责人。2014年至2016年,该研究室连续三年承担了本部委重点调研课题成果出版工作,张某将这三年的课题集都交由相熟的某出版社出版。2014年,张某第一次与该出版社负责人李某商定合同协议时,李某提出需要13万元出版费,张某未提出异议,但向李某表示,研究室工作人员前期付出大量劳动,对课题集内容进行了专业和文字把关,减少了出版社工作量,希望出版社从出版费中返还2万元现金,作为研究室工作人员的“劳务费”。李某在提出13万元经费时,已经考虑到这点,所以很痛快地同意了张某提议,并在收到该笔经费的同时将2万元现金直接给了张某。此后两年,张某按同样方式每年从出版社拿回2万元现金,三年累计6万元。张某安排研究室综合处处长保管返还的现金,并陆续在春节、劳动节、国庆节等节日期间,按研究室人员职务级别高低制作“劳务费领取清单”后普遍发放。张某作为负责人所获最多,三年共领取2万元。

不同意见:

之一,张某以支付研究室人员劳动报酬名义,连续三年通过出版社套取单位公款并在研究室小集体内发放,构成设立“小金库”滥发福利违纪行为,应追究其党纪责任。

之二,张某等研究室人员是在为出版社付出实际劳动基础上取得的劳务费,领取的是出版社钱款,张某等人拿钱合法合规。

之三,张某等研究室工作人员为出版社承担编辑工作并获取报酬,构成兼职取酬,应追究其党纪责任。

案例剖析:

我们同意第一种意见。

意见二认为张某等研究室人员拿劳务费合法合规的观点是严重错误的。其一,研究室的职责就是开展理论研究、撰写各类文稿、组织参与重点课题调研等,对上述重点调研课题成果做专业和文字审核,本身就是职责所在,并不是额外为出版社承担了工作,从出版社获得“劳务费”的理由不成立。其二,李某之所以同意从出版费中返还“劳务费”,并不是基于研究室人员分担了出版社人员工作量,而是作为签订合同的附属条件,目的是通过让出一部分利益给张某代表的研究室,以保证合同顺利签订并有利于今后的长期合作。其三,将返还的现金在节日“依据职务等级确定标准”进行普惠式发放,也与“劳务费”按劳取酬、多劳多得的原则相悖。其四,假如张某廉洁用权,对于出版社能够让出的2万元利润,应要求对方降低出版费用,为国家和单位节省开支;同时如果合同涉及金额大,还应通过政府采购等公开方式来选择出版社。而张某对李某提出的出版费用不作任何“讨价还价”,反而要求以“劳务费”形式返利,将该笔国有资金转为部门“小金库”,明显违反了相关法规制度。

意见三认为张某等研究室人员的行为属于“违规兼职取酬”,也存在定性上的错误。从行为表象看,张某等人的确是未经单位批准,为出版社承担部分编辑工作并从出版社取得报酬,貌似符合兼职取酬的构成要件,但从本质分析实则不然。前述已分析了张某等人获取的并非真实意义上的“劳务费”,这里关键还看经费来自哪里。张某在订立合同之初与李某达成“返还劳务费”这一隐性协议,说明其主观早已觊觎,只是采取了一个看似合理的手段,将单位资金从出版社的账目上绕道“洗白”。出版社只是一个资金过道,实质套取的是单位公款,并非属出版社资金。

基于以上分析,可以清晰辨别出,研究室工作人员所得钱款实质是披着“隐身衣”的“腐利”,是利用购买出版社服务之机,通过多支付出版费套取的公款。研究室连续三年以同样方式套取公款并私自存放在本部门,形成了“小金库”,张某作为研究室负责人,擅自决定在节假日期间按级别发放,构成典型的设立“小金库”滥发福利违纪行为。对此,张某作为部门负责人以及违纪行为的主导者,应承担直接责任和主要领导责任,并据此追究其党纪责任。

廉政启示: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一方面三令五申严禁违规发放津贴补贴或福利,另一方面对公职人员的津贴补贴及福利已作出比较明确规范,从我们审理的案件看,明目张胆违规滥发的现象在中直机关已不多见,但总有个别单位、个别领导干部“吃惯了嘴”,刹不住车,一有机会就“手痒”;也有个别一把手想当“好人”,认为逢年过节给职工多发钱发物是领导有本事、有能力,关心职工的表现;而有些职工也认为只要是集体发的钱物,也不管什么来源,照领不误。于是滥发福利便穿上“隐身衣”,玩起“障眼法”,打着“劳务费”“加班费”“评审费”等名号暗度陈仓,变相突破纪律甚至法律底线。如有的单位通过巧立名目、虚列开支等形式套取资金滥发;有的单位将本应按规定发放的津贴补贴,超标准、超范围发放;有的单位利用自身的审批或者管辖权,向相关单位转移好处,再由这些单位以各种名义返回资金用于滥发福利。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在此特别要引起党员干部重视的是,上述套取公款滥发的行为,如果手段恶劣,涉案金额高,违犯的就不仅仅是党纪,已然涉嫌违犯国家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将国有资产集体私分给个人,数额较大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滥发福利具有顽固性、反复性,且往往易成为权力异化的重要诱因,引发大面积不正之风,各级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始终保持高度警惕,持续紧盯这一顽疾的新症状,坚决防隐形、防变异、防反弹,及时开出新药方,除“腐习”,改陋习,努力推动建设风清气正的党风政风民风。

(责编:王楠、徐雅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