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华文化与中国梦

程冠军

来源:旗帜网  2018年12月13日15:13

好风凭借力,共筑中国梦。中国梦是十三亿中国人乃至全球中华儿女共同的奋斗目标,更是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一个响亮的词汇——中国梦,震撼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心灵,也激励着每一个炎黄子孙。一个美好的、丰富多彩的、中国特色的、13亿人民的中国梦扬帆起航、乘风破浪,行进在新的历史征程。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历史表明,梦想是推动人类进步的神奇动力。只要有梦,就会成功。今天,中华民族终于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要奋力前行,就要进一步加深对中国梦的理解,理解中国梦要看四十年改革开放,要看新中国近七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要看中华民族170余年的艰辛探索,还要看拥有5000年文明史的中华文化。

历史和时代的选择

中国梦就当代是中国的理想信念,说的更准确些,中国梦就是中国理想。从狭义上讲,它包含了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从广义上讲,她是中华民族5000年来生生不息的不懈追求和美好向往。纵观世界文明史,四大文明古国中的古印度、古埃及、古巴比伦文明都在历史的长河中被割断或被湮灭,只有中华文明一直生生不息,薪火相传。

中华民族不仅是勤劳、朴实、智慧、勇敢的民族,而且也是为人类的福祉善于追梦的民族。从史前神话中的女娲补天、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的故事,我们就可以看出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理想的民族。《周易》就是一部追求美好、感知未来的神奇著作,《周易》第64卦(也是最后一卦)是“未及卦”,“未及卦”告诉我们:追求无止境,成功无止境,奋斗无止境。《周易》还告诉我们: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中华民族第一位浪漫主义诗人屈原则以诗言志,他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中华一个梦,追求无止境。今天我们所说的中国梦与5000年来的中国梦有所不同,这个中国梦是自1840年,中国饱受屈辱之后开始萌发和升起的。今天,中国梦又被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这个内涵就是:中国梦很好地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三化”即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因此,我们所说的中国梦一定不能离开中国道路,离开中国道路,中国梦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离开中国道路,中国梦就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要深刻理解中国梦,我们必须把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与当今时代结合起来。5000年文明史源远流长,贯穿其中的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千百年来,中华儿女有多少仁人志士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了中华民族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引领着我们不停地在寻梦、追梦。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和民族英雄夙夜在公、前赴后继。在灿若星辰的民族英雄和仁人志士中,我们不妨举出四位“中国梦”的杰出引领者,他们分别是——孔仲尼、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从孔夫子到孙中山,从孙中山到毛泽东、邓小平,我们可以理出一条从原始的中国梦到今天的中国梦的路线图,追寻着这个路线图,我们才可以更好地理解中国梦,共筑中国梦,实现中国梦。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中华民族是一个善于传承、善于包容、善于学习、善于创新、善于在逆境中奋起的民族。近百年来,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中国人民经过不懈追求和探索,选择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走出了具有自己实践特色、理论特色、民族特色、时代特色的中国道路。历史和时代也雄辩地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国梦是历史的、现实的,也是未来的”。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坚持改革开放,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儒家思想与中国梦

中华民族的文明曙光初现时期,我们就有了原始的中国梦。据考古发现,距今8000年前,中华民族就有了龙的图腾(辽宁阜新查海遗址发现了距今8000年前的石堆龙)。龙的图腾其实就是最原始的中国梦。

从传说中的三皇五帝,到尧、舜、禹,再到夏、商、周,中华民族始终没有放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到了春秋时期,中华民族的中国梦就更加明晰了。儒家经典著作《礼记》·《礼运》篇就提出了“大同”的概念: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恶其不出于其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大道实行的时候,天下是属于大家的。政治上,选拔贤良,委任有才能的人。人人讲求信义,和睦相处。社会上,每个人不只是爱自己的父母和儿子,也爱别人的父母和儿子。老年人有所养,成年人有工作,幼年人健康成长,即使是残废有病的人都有所托所养。这样的社会秩序是:男的有职业,女的有家庭。每个人从事生产劳动,尽力做事,不必专门为自己考虑。人与人之间没有阴谋和欺诈,没有强盗和小偷,也没有乱徒和贼党,社会安定和谐,老百姓连大门都不需要关闭。这就是大同世界。

儒家文化既有“大同”之理想,但也没有完全脱离现实。禅让制时代终结之后,“大同”社会变得越来越遥远了。为此,在最终目标遥不可及的情况下,孔子又提出了一个中长期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小康”。儒家对“小康”的解释是: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身体,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己。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着其义,以考其信,着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埶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如今既然天下再也无法行大道,天下已经成为一家一姓的天下了。人人只孝敬自己的父母,爱护自己的子女,生产财物和付出劳动,都只为了自己。有地位的人将爵位传给自己的子弟,然后不断地加固城池以保基业永固,并且按照礼义来制定法度,确立君臣的名分,加深父子的恩情,使兄弟和睦、夫妻和谐。由此而设立各种制度,划定田里疆界;以此推举贤达的人,奖励为自己效力的人。这样一来,人和人之间就会产生盘算和阴谋,战争也就由此而起。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和周公,这些代表人物,他们治理国家都是通过上述标准来进行的。这六位贤君,没有一个不是小心谨慎地运用礼制治国的。他们以此来确立社会的是非标准,使百姓既诚实守信,又知错改错,崇尚仁爱,讲求礼让。整个社会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如果有人违反法度,即使是有权有势也会被绳之以法,而广大民众也会对其人人喊打。这样的社会就叫做“小康”。

儒家认为,在“大同”社会里,财产公有,人人平等,社会和谐。这是人类的最高理想。“小康”则比“大同”低一个层次,是建立在小生产、小农经济和私有制基础上的封建世袭社会,但即使这样,只要像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和周公六位贤君那样,以德和礼治国,做到治理有方,就会实现社会稳定,国泰民安。

儒家思想既提出了“大同”与“小康”社会的理想追求,同时,也给出了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路径,这就是《礼记》·《大学》篇所提出的“格物、致知、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儒家思想认为,只要按照这个17个字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就可以达到“小康”,同时就可以一步步接近“大同”世界。

儒家的“小康”与“大同”是封建社会形态下的朴素理想和至高追求,也是古代中国的中国梦。为了这个梦想,仁人志士和封建士大夫们在旧中国的漫漫长夜里苦苦追寻了2000多年。古代中国的原始的中国梦虽然没能够实现,但它却是一盏不灭的灯火,永远点燃着中华民族的希望之光。

从孔夫子到孙中山

自孔子以降,两千多年来,中华民族的仁人志士们,担当起中华民族逐梦的大任,他们以“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一腔情怀,以“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青云之志,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悲壮与豪迈;他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们“为天地立心,为生命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他们前赴后继,他们愈挫愈奋……一直奋斗了2000多年,却始终也没有实现中华民族美好的梦想,虽然中国的封建历史上出现过多次的辉煌盛世,我们有过汉代的“文景之治”,唐代的“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清代的“康乾盛世”。但是这些盛世大都是昙花一现,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封建时期的盛世一般都无法实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富裕。另外,由于封建社会自身的局限性,任何一个朝代的盛世也无法达到“小康”与“大同”的理想境界。因此,古老的中国梦在封建帝制的时代只能成为中华民族美好的乌托邦。尤其是到了中国封建历史上最后一个盛世--“康乾盛世”之后,由于清朝统治者的昏庸腐朽和闭关锁国,中国由盛入衰。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1856到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1900年八国联军进中国,至此,一个泱泱大国被西方列强瓜分豆剖。

从清末到民国的历史舞台上,各种派别和思潮粉墨登场之后,都以失败而告终。到了北洋军阀时期,整个中国内忧外患,饱受屈辱,生灵涂炭,“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跹”,中华民族的美好梦想面临魂飞梦断的危难境地。国难当头,谭嗣同仰天长啸:“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自“康乾盛世”之后的100年间,古老的中国迅速由盛入衰,以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为分界线,此后的旧中国逐渐被西方列强瓜分豆剖,旧中国由此开始陷入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的可怜境地。华夏大地“黑云压城城欲催”,古老中国“长夜难明赤县天”。延续了2000多年的古老中国梦因此魂飞梦断。

1905年7月,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在日本发起成立同盟会,提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十六字纲领。1911年,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长达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制度。辛亥革命是近代中国比较完全意义上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但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随后的失败表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不能救中国。

19世纪中叶以来,随着西方列强的不断入侵,旧中国国门大开,这时一些西方的先进思潮也开始进入中国。1899年2月,上海《万国公报》第121期刊登了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翻译的马克思学说,题目就是《大同学》,这是马克思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中文报刊上。《大同学》顾名思义:“大同”之学。李提摩太认为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是关于世界大同的学说,因此叫《大同学》。中国儒家所设计的“大同”社会已经与马克思所论述的共产主义社会十分接近。“大同”是儒家的最高理想,它的形态基模来自于原始社会的原始共同体。马克思在论述共产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规律性时曾经把共产主义的产生看作是“回到古代类型的最高形式。”古代类型的最低形式就是原始公社及其发展和变异形态,包括向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的过渡。共产主义生产方式即“自由人联合体”,也就是“古代类型的最高形式”。它同古代共同体相比,是建立在不同的生产力基础上和处在完全不同的发展阶段上的,因此具有质的差别。但是,它们在社会形态上却有很大的相似性。一是生产条件的共同占有,二是生产的直接目的始终是人本身。正是在这种意义上,马克思把共产主义的产生看作是原始共同体的回归。

孙中山是第一个系统地接触马克思社会主义学说的中国人。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遭到清政府的通缉,他先后辗转日本、美国,然后到达英国,1896年9月到1897年6月间在英国生活了近一年的时间。这期间他了解了马克思和恩格思,了解了《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1905年,孙中山在同盟会的机关报《民报》的发刊词中明确指出:“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又名共产主义,即是大同主义。”由此足见马克思理论和社会主义学说对孙中山和他提出的“三民主义”所产生的巨大影响。辛亥革命胜利之后,孙中山又多次谈到社会主义,1912年10月,他应中国社会党之邀,在上海中华大戏院对社会主义进行了专场演说,这场演说轰动了整个大上海。

为什么孙中山所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没有取得成功,因为他只是把马克思理论作为一种学说来看待,而没有把它作为指导中国革命的思想武器。因此,孙中山所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最终无法取得胜利,他也无法延续更不可能实现中国梦。

除了推翻帝制之外,孙中山还有一个历史贡献,这就是他提出了“振兴中华”的目标。1894年11月,孙中山在檀香山华侨当中发起成立了第一个反清革命团体——兴中会。他在为兴中会起草的章程中明确提出:“是会之设,专为振兴中华、维持国体起见”。这就是“振兴中华”这一口号的由来。“振兴中华”的目的是挽救民族危亡,这个号召虽然不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意义宏大,但近代以来它一直是凝聚民族精神的响亮口号,因此它也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号召的提出起到了积极的准备作用。从“振兴中华”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历史变迁折射出一条曲折而又充满希望的复兴之路。这条复兴之路充分说明:道路选择是民族复兴的关键所在,也是中国梦起航和成功的关键所在。

从毛泽东到邓小平

孙中山所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在中国没有取得成功,谁来挽救民族危亡,拯救中国人民于水火?谁来承载历史的重托,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延续中华民族5000年的美好梦想?这个历史担当就责无旁贷地交给了中国共产党。

1917年11月,俄国发生了“十月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发生在1919年5月的“五四运动”成为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转折点。同时,它也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及其与工人运动相结合,从而在思想上和干部上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准备了条件。

1921年7月,中国大地上的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成立。此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摈弃了共产国际的洋教条,排除了左、右倾错误路线的干扰,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革命实际和实践相结合,开辟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新道路,产生了毛泽东思想。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中国共产党人团结和带领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赶跑了国民党反动派,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建立了新中国。毛泽东是毛泽东思想的主要创立者,同时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人集体智慧的结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飞跃。

毛泽东思想的历史贡献是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了新中国, 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毛泽东虽然在晚年犯了严重错误,但并不能因此否定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和巨大贡献,否定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是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奠基人和中国社会主义道路的建立者和探索者。邓小平在继承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创立了邓小平理论。邓小平理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同当代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又一大理论成果,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二次飞跃。

邓小平首次提出了“小康社会”理论。1979年12月,邓小平在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时指出:“我们要实现的四个现代化,是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我们的四个现代化的概念,不是像你们那样的现代化的概念,而是‘小康之家’。到本世纪末,中国的四个现代化即使达到了某种目标,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人均水平也还是很低的。要达到第三世界中比较富裕一点的国家的水平,比如国民生产总值人均一千美元,也还得付出很大的努力。就算达到那样的水平,同西方来比,也还是落后的。所以,我只能说,中国到那时也还是一个小康的状态。”

1984年3月,邓小平会见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时说:“中国现在的情况总的是好的。这几年一直摆在我们脑子里的问题是,我们提出的到本世纪末翻两番的目标能不能实现,会不会落空?从提出到现在,五年过去了。从这五年看起来,这个目标不会落空。翻两番,国民生产总值人均达到八百美元,就是到本世纪末在中国建立一个小康社会。这个小康社会,叫做中国式的现代化”。

邓小平的“小康社会”理论既借鉴了儒家文化中“小康”的概念,同时又赋予传统“小康”新的时代内涵,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小康社会”理论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初期阶段理论的基础上的。同样,到建国100年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依然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是邓小平对于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科学论断,这个科学论断是对马克思社会主义理论的丰富和发展。

邓小平理论经过江泽民、胡锦涛两届中央领导集体的丰富和发展,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到了党的十八大的胜利召开,邓小平所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日臻走向成熟。这种成熟的标志是:一面旗帜,一条道路,一个理论体系,一种社会制度的确立和完善。全党和全国人民正不断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在建党95年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响亮地提出了“四个自信”,在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之后增加了文化自信。在“四个自信”中,道路自信是中国梦的实现途径,理论自信是实现中国梦的行动指南,制度自信是实现中国梦的根本保障,文化自信是中国梦不竭动力。

全面小康、现代化强国和伟大复兴

党的十五大报告提出了“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党的十六大、十七大报告提出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新要求。如今,这些目标和要求都已经实现,人民生活水平已经基本达到小康。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即我们要“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从“建设”到“全面建设”,从“全面建设”再到“全面建成”,这说明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目标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循序渐进、不断升级的过程。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正在奋力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全面小康即将实现。党的十九大提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分两步走在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把第二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进行了加速和升级,这表明中华民族伟大中国梦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中国梦的两个阶段,而后一个阶段的实现,离我们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更近了,也就离实现中国梦更近了。建成现代化强国,还不能说我们已经实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因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是单纯地恢复我们历史上曾经的盛世,而是走在世界发达国家的前列。如果我们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定位为中国式的“建成现代化强国”,那么,我们在发展,发达国家也在他们现在的基础上继续发展;我们实现了现代化,发达国家可能会实现更高级的现代化。因此,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不仅是实现现代化和现代化强国,而是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基础上,实现更高水平的现代化,使中国走在世界发达国家的前列。因此,在这个最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我们有责任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种复兴不是恢复自己的从前,而是走在世界发达国家的前列。这就是我们最伟大的中国梦。

什么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单是从“复兴”字面意思讲,是恢复曾经的辉煌。这就有一个历史的传承因素在里面。有着5000年文明史的中华民族曾经创造了令世界为之惊叹的文明奇迹,而且这种奇迹一直延传至今。中华文化之所以生生不息的一个重要因由就是:中华文化的创新是继承式创新,即推陈出新。对旧的文化进行批判地继承,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创造出新的文化。由此可见,复兴不是复古,而是一种创新。春秋时期,儒家思想中的“复礼”即“恢复周朝的礼制”是孔子思想的主要目标,但儒家思想的核心并不是复古,而是创新。正所谓:“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因此,“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含义不仅仅是恢复中华民族曾经的辉煌,而是在继承中华民族曾经创造的辉煌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和取得新的更大的成就。

从字面意思讲,“复兴”还有另一层含义,它是针对曾经的衰落而言的。因为近代中国是从鸦片战争之后开始走向衰落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强调170年的问题。习近平强调,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条道路是经过改革开放30余年的实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60余年的探索,以及近现代170年的历程总结出来的。30年,60年,170年,这三个历史阶段说明了什么?170多年前是中华民族遭受屈辱的时代,60多年前是新中国成立、中国人民站起来的时刻,30多年后的今天是中国改革开放新时期。正因为我们有过往日的辉煌,再遭受到曾经的屈辱,才会有复兴之宏愿。

从孙中山提出“振兴中华”的口号,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号召的提出,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党的十五大以后,1997年11月,江泽民访问美国,11月1日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说:“中国作为疆域辽阔、人口众多、历史悠久的国家,应该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中国人民所以要进行百年不掘不挠的斗争,所以要实行一次又一次的伟大变革……归根到底就是为了一个目标: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争取对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首次提出。1998年5月24日江泽民在庆祝北京大学建校一百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再次提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1999年12月31日,江泽民在在中华世纪坛举行的“首都各界迎接新世纪和新千年庆祝活动”中发表的2000年贺词中提出“中华民族将在完成祖国统一和建立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基础上实现伟大的复兴。” 此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先后出现在党的十六大报告、十七大报告、十八大报告。如前所述,习近平同志在参观复兴之路的展览发表讲话时,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阐释为中国梦,这是对中国道路、中国理想的最通俗解读。把伟大复兴与中国梦结合起来。这说明,谈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离不开中华民族5000年文明史,中国梦亦然。

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博大胸襟的民族,因此中国梦不仅仅属于中国人民,它还将有益于全世界和全人类。早在1904年,孙中山在写给美国人民的呼吁信中就这样指出:“一旦我们革新中国的伟大目标得以完成,不但在我们的美丽的国家将出现新纪元的曙光,整个人类也将得以共享更为光明的前景。普遍和平必将随中国的新生活接踵而至。一个从来也梦想不到的宏伟场所,将要向文明世界的社会经济活动而敞开。” 1956年,毛泽东同志在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九十周年所写的文章中指出,“事物总是发展的。一九一一年的革命,即辛亥革命,到今年,不过四十五年,中国的面目完全变了。再过四十五年,就是二千零一年,也就是进到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中国的面目更要大变。中国将变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国。中国应当这样。因为中国是一个具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和六万万人口的国家,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而这种贡献,在过去一个长时期内,则是太少了。这使我们感到惭愧。”毛泽东的这段论述,有两个深刻内涵,一是他以发展的观点论述了经过自辛亥革命之后的两个45年,21世纪的中国将会变成一个社会主义工业强国。二是他以“惭愧”的心情表露出中国强盛之后将贡献全世界和全人类的迫切愿望。

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博大胸襟的民族,因此中国梦不仅仅属于中国人民,它还将有益于全世界和全人类。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出席中法建交50周年纪念大会的讲话中指出,“当前,中国人民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中国梦是追求和平的梦,拿破仑说过,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当这头睡狮醒来时,世界都会为之发抖。中国这头狮子已经醒了,但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中国梦是追求幸福的梦。中国梦是奉献世界的梦。”习近平的“新狮子论”成为中国梦、世界梦、和平梦的精彩注解。

习近平同志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的讲话中指出:中华民族的昨天,“雄关漫道真如铁”,中华民族的今天“人间正道是沧桑”,中华民族的明天“长风破浪会有时”。经过一个多世纪的探索和奋斗,今天,中国人民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豪迈地行进在中国道路上,这个道路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道路。因此,一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不但可以让我们实现美好的中国梦,而且还可以为世界的和平发展,为人类的福祉作出更大更多的贡献。

党的十九大提出和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飞跃,是我们党最新的指导思想,也是我们必须长期坚持和不断发展的指导思想。为了让我们学习和掌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灵魂,进一步坚定“四个自信”,强化“四个意识”,做到“两个维护”,最后,就让我们重温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的结束语: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站立在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吸吮着五千多年中华民族漫长奋斗积累的文化养分,拥有十三亿多中国人民聚合的磅礴之力,我们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具有无比广阔的时代舞台,具有无比深厚的历史底蕴,具有无比强大的前进定力。

(作者程冠军,系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领导网执行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责编:王楠、陈 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