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藏品为祖国服务

——收藏组织和收藏家捐献文物藏品侧记

杨晋英

来源:旗帜网2019年09月19日10:26

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回顾中国收藏家协会成立20多年的历史,可以看到,我国涌现出一批诚信收藏、奉献社会的收藏家。这些收藏家把收藏的兴趣与事业、责任联系在一起,把收藏当成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把收藏作为弘扬、保护和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作为民族记忆的收藏。这些收藏家把藏品捐给社会,捐给国家,回报社会。这种收藏把收藏物品上升为收藏人生,他们通常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从国家、社会、民族的角度来挖掘收藏的价值。他们把文物、古玩看作是民族优秀文化的载体,是文化、是历史、是瑰宝,为新中国收藏业作出了积极贡献

一、中国收藏家协会红色收藏委员会组织全国藏友走进革命老区,向革命圣地捐赠文物藏品

2015年以来,中国收藏家协会红色收藏委员会组织全国205名藏友,先后走进延安、古田、井冈山革命圣地,向延安革命纪念馆、古田会议纪念馆、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捐赠早期文献、徽章、雕塑、宣传画等红色收藏品2000余件。捐赠活动得到中国收藏家协会大力支持,受到当地政府和纪念馆领导热烈欢迎,在社会上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2015年6月25日至27日,中国收藏家协会红色收藏委员会组织全国12个省市自治区44名红色收藏委员会的领导和藏友举办了“走进延安—捐献藏品、回顾历史、学习延安精神”活动,向延安革命纪念馆捐赠192件(套)红色收藏品。捐赠藏品中大多数是上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的文物藏品,有些藏品填补了该馆展陈的空白。

2017年5月15日,中国收藏家协会红色收藏委员会组织全国35名红色收藏委员会的领导和藏友举办了“走进古田—捐献藏品、回顾历史、弘扬古田会议精神”活动,向古田会议纪念馆捐赠红色藏品及文献资料1000余件。广东著名红色收藏家魏金华祖孙三代一同捐献藏品,身体力行传承红色基因的举动传为佳话。

2018年5月17日至19日,中国收藏家协会红色收藏委员会组织全国126名红色收藏委员会的领导和藏友举办了“走进井冈山—捐献藏品、回顾历史、弘扬井冈山精神”大型公益活动,向井冈山革命纪念馆捐赠820件(套)红色收藏品。

二、广东收藏家协会多年来组织民间收藏团体和收藏家向湖北武昌辛亥革命博物馆捐赠革命实物

广东收藏家协会从2012年至2018年,组织民间收藏团体、收藏家向湖北武昌辛亥革命博物馆捐赠辛亥革命实物,共计1047件(套)。

2012年10月10日,广东收藏家协会向湖北武昌辛亥革命博物馆捐赠了68件(套)辛亥革命实物,包括黄兴、田桓、屈武等人的墨宝、双旗纹指挥刀、双旗纹纪念瓷器、辛亥革命纪念章等辛亥革命实物,从不同侧面展示辛亥革命的伟大历程。这些珍贵的实物来自时任广东收藏家协会陈少湘会长等13位收藏家,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收藏价值,丰富了辛亥革命博物馆的馆藏。

2018年10月10日,广东收藏家协会等16个民间收藏团体、105位收藏家向湖北武昌辛亥革命博物馆捐赠了125件(套)辛亥革命实物。包括清末及民国时期的文献、书籍、书法、徽章、邮品、债券、票证等,其中文献、明信片、生活用品等是捐赠的亮点。清末民国时期的外文文献、民国时期武汉明信片、双旗纹茶叶罐、银发簪、龙纹火镰等,具有较高的收藏、研究和展示价值。民国上海大通书局印行梁启超著《饮冰室全集》,反映作者思想发展及中国政局与学术界变化轨迹,是研究辛亥革命准备时期思想界动向的重要史料。

广东收藏家协会余乃刚会长从2012年至2017年向辛亥革命博物馆捐赠60件藏品。谈到参与“双十捐赠日”活动的感受时他说:“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活动,六载春秋,倾情捐赠。每一件文物、资料都凝结着收藏家的热情和心血,印证着岁月沧桑和历史脉络。捐赠不仅充实、丰富了辛亥革命博物馆的陈列和藏品,还对倡导公益捐赠和助力博物馆事业发展起到了良好的示范、带动作用,广东收藏家协会能有机会参与这项文化建设,感到十分荣幸。”他还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望今后海内外民间收藏家能继续支持、参与“双十捐赠”活动,让藏品、文物真正“活”起来,为助力文化建设事业传递正能量。

三、把收藏的文物留在养育自己几十年的祖国西藏,感到活得非常充实

中国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叶星生是用生命在收藏,他的工资、稿费、卖画的钱全部花在了收藏上。为了收藏,他节衣缩食,倾其所有,卖画、变卖家产,甚至将母亲为他准备订婚的金首饰也换成了钱购买藏品。他说:“我每获得一件藏品,便获得了一种知识,一份对藏民族的理解和敬重。获得几千件藏品之后,我才懂得这个民族的分量有多重,这些可能连藏民自己也不知道。西藏文化和历史,就是一笔一画写出来的,一刀一斧凿出来的,一脚一步走出来的。”

1999年,叶星生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将30多年收藏价值8000多万元的2300件藏品捐给西藏自治区政府。2003年,他又一次将自己重金收藏的国家一级文物“马头明王堆绣珍珠唐卡”无偿捐给西藏色拉寺。经历艰辛积累的“收藏王国”,在一念之下重归于零。他动情的说:“如果从市场经济的角度看,我确实是别人眼中的疯子和傻子。虽然自己的藏品没有了,但是把收藏的文物留在了养育我几十年的祖国西藏,我感到活的非常充实”。他还说:“通过收藏、捐赠所获得的是一笔用金钱无法计算的精神财富。我喜欢这片土地和人民,只是做了想做而且开心做的事情。”

藏而予之,大舍大得,初心不悔。叶星生说:“我的生活、我的事业、我的思想、我的全部均受益于西藏民间艺术和我的收藏;而我的青春、我的热情、我的钱财、我的全部也抛洒于西藏的一草一木、大山大河、而决不改变,今生今世、来生来世我都愿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四、“收藏家收藏要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彭令无偿捐赠南海主权铁证

中国收藏家协会书报刊收藏委员会主任彭令2016年7月7日将他珍藏的《南海诸岛地理志略》,无偿捐赠给了国家南海博物馆。彭令说,“这本书他收藏后,曾有人士联系他,希望高价购买。我意识到它的重要性,收藏家收藏要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我毅然拒绝了对方,最终决定将此书无偿地捐献给国家南海博物馆”。 此书是中国南海海疆领土的物证,圈定了中国南海海域范围,成为如今中国坚持的南海主权的来源,这是我国维护海洋领土的重要法理依据。另外,该书附有中华民国内政部首次公布的《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其中的“民主礁”即今“黄岩岛”。

彭令捐赠的这本《南海诸岛地理志略》为小32开本,96页,是1947年第一版。这份南海主权铁证在国家南海博物馆内展出。

2003至2013年十年时间里,彭令坚持向湖南长沙毛泽东文学院“毛泽东研究专题文库”捐赠珍稀革命文献100种以上,价值1000万元。2010年他向清华大学中国古典文献研究中心无偿捐赠古籍图书;2011至2018年,他向邓小平、刘少奇、彭真纪念馆无偿捐赠一批革命文献文物;还向延安革命纪念馆、刘胡兰纪念馆等进行了一系列无偿捐赠。

五、要防止中国文物外流,中国的文物应该留在中国

吴利勋先生是澳门收藏家协会的会长、中国收藏家协会的常务理事。他本人收集、收购藏品达一万多件,其中精品占百分之十,带动了一大批收藏爱好者从事收藏业,在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保护中华文化物质遗产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从1990年至2012年,吴利勋先生累计捐赠的文物、典籍达1500多件(册),被收藏界誉为“收而不藏的收藏家”,他的业绩已在海内外广为传播。

吴利勋先生长期从事建筑与收藏,他的格言是:“讲信誉,守信用,以质量求生存。质量就是信誉、就是生命。如果在建设项目中偷工减料,就是自毁信誉,自断前程。”“收藏就是学习。继承、保护、弘扬、发展中华传统文化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和时代使命”。吴利勋捐献了大量的珍贵文物给澳门博物馆。他说,“要防止中国文物外流,中国的文物应该留在中国”。

六、作为收藏家践行社会责任,不能是口头说故事,而是实实在在做出来的

丁仰振是中国收藏家协会副会长,也是淮北市古陶瓷研究会会长。他在古陶瓷收藏方面成就卓著,尤以隋唐时代品种居多,为研究隋唐大运河文化做出了贡献。他曾将2000多件古陶瓷无偿捐献给淮北博物馆,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经过权威部门鉴定评估,淮北市博物馆馆藏12件一级文物中,有7件来自丁仰振的捐赠。

景德镇陶瓷大学是世界上唯一以“陶瓷”命名的著名大学,不仅是青年学子梦寐以求的高等学府,也是古陶瓷收藏家的敬仰之地。丁仰振得知学校需要藏品开展教学研究时,表示希望有机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2018年12月,他向景德镇陶瓷大学捐赠了自己的文物后,十分感慨地说:如今,我向景德镇陶瓷大学捐赠文物的心愿得偿,感到十分欣慰。景德镇陶瓷大学宁钢校长表示:“丁仰振先生慷慨捐赠,三十件完整器和六十一件可修复残器,数量多,品类丰富;从时代范围来看,涵盖了隋代到明代;从窑口来看,有景德镇窑、吉州窑、龙泉窑、越窑、邢窑、定窑、磁州窑、耀州窑和钧窑等;丰富了我校陶瓷文物藏品的收藏体系,是对我校文物考古事业以及博物馆建设的巨大支持,也反映了丁仰振先生热爱中国传统文化,愿意为中国文博事业做贡献的良好品德。丁仰振先生选择向我校捐赠这批珍贵的古陶瓷文物,我们感到非常荣幸且有意义。”

如果说,丁会长无偿捐赠淮北市博物馆古陶瓷之举,是家乡情怀的体现,那么这一次无偿捐赠景德镇陶瓷大学,可以认为是他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的又一次实践。这一次无偿捐赠的资料,至少有10多件完整器可以达到珍贵文物的标准。2019年4月27日,丁仰振又向宿迁市博物馆捐赠宋代吉州窑玳瑁纹罐、宋代青白釉花口高足碗等5件精品瓷器,该批瓷器填补了宿迁市博物馆馆藏瓷器缺项。作为收藏家践行社会责任,不是口头说故事,而是实实在在做出来的。

收藏组织和收藏家将珍藏文物藏品捐献给社会,既体现了收藏者高度的思想境界,也是收藏品的最好归宿,这是中国收藏家协会一贯主张和积极倡导的。每一件好藏品都凝聚着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都是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见证。我们要让藏品从个人秘而不宣到让它“活”起来,为大众服务,为社会服务,为祖国服务。为更好的挖掘、研究、展示提供服务。

(中国收藏家协会推荐)

(责编:宋美琪、白 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