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应转型需要 推动协会再上新台阶

刘红斌

来源:旗帜网2019年09月19日10:36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党中央适应我国创新驱动发展的现实条件和面临的问题做出的一个重大判断。要全方位提升发展质量,其中重要的一项改革举措就是转变政府职能,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理顺政府、市场、社会三者关系,让政府回归宏观管理职能、行业协会商会强化自律管理、企业依法自主经营,构建起科学高效的现代社会治理体系。

一、适应社会经济转型的需要,为行业企业提供政策咨询和智力支撑

建国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近40年,我国经济保持了近10%的高速增长,占全球经济比重不断提升。这得益于改革开放形成的有效激励市场主体和充分利用国际国内市场资源的体制机制,使我国劳动力资源丰富、储蓄率高的要素“红利”产生的效能最大化。面对新时代的新常态,首先必须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转变发展方式,一是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大力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着力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二是加快建设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强化科技创新的支撑、引领作用,更好发挥高校在基础研究以及应用基础研究在技术创新方面的作用。在这方面,高校校办企业先天的大学“血统”,具有不可替代的引领和示范作用。三是加快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市场经济体制。政府在实施宏观调控时要顺应市场规律,把握好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和关系,做到不缺位也不越位,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而按照“应脱尽脱”原则进行的协会全面脱钩改革,有利于更好地落实“放管服”、“去行政化”改革,发挥协会对市场反应敏锐、对行业政策、趋势了解,更能立足自身定位,发挥其独特优势,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同时倒逼协会进入市场洪流之中,把服务重心真正转向企业和行业,更好地为行业企业提供政策咨询和智力支撑服务。

我国经济供给侧结构不合理、不能满足国内需求结构升级的矛盾比较突出。要鼓励各行各业开展质量提升行动,不断增强经济的质量优势。高校企业主要集中在高科技企业,在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等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经过多年来的发展改革,高校校办企业在管理体制机制上与传统的校办企业已经有了本质区别,既具有了厚实的走向市场的基础和经验,同时,在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更加强化产学研协同创新机制,更好发挥与高校一体化创新效应,形成新的动能转换。

多年来,在高校校办企业发展中,培育和成长了一大批优秀的企业家,他们是振兴高校校办企业的主力军,也是推动创新发展的主力军。在政府职能转变过程中,在高校企业体制改革以后,如何发挥协会的作用,深化改革、完善制度,更好激发这些企业家创新创业,使他们植根于我国经济的长期发展,植根于高校人才培养和科技创新的优势,继续为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二、适应高校校办产业转型需要,坚持校企改革的正确方向

高校校办企业是高校独资、控股或参股的经济实体总称,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末,几乎是与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同步发展壮大的。对于高校而言,校办企业不仅仅是社会的实体经济,为国家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高校校办企业还扮演着高校科研成果转化、办学经费补充的重要角色。随着高校校办企业的发展,高校举办企业的一些弊端和问题也显露出来。因此,自本世纪初起,以现代企业制度为目标的改革持续在校办企业中推进,校办企业也大多经历了由学校全额投资创办的国有企业向学校控股、参股的社会企业的转变。2001年11月,教育部出台《关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规范校办企业管理体制试点指导意见》(下称“58号文件”),对北大、清华两校进行改革试点。与此同时,全国其他大学也参照国务院办公厅文件精神,结合本校实际开始推进校企改制工作。“58号文件”对校企改制试点提出的核心目标是,实现校企分开,明确产权关系,使校办企业成为承担有限责任、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并对国有资产承担保值增值责任。对校办企业来说,这是一项未竟的事业。在改革的过程中,将校办企业纳入统一的国有资产监管体系也逐渐被视为改革的应有之义。

实践证明,校办企业改革的战略方向是正确的,但实现的路径与操作还很遥远且不清晰。利益的调整、界定、分摊是一件极为复杂的事情。因此,完全实现校办企业体制改革工作至少还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发挥协会的作用,就现实地成为协会新时期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

三、适应社会建设转型的需要,提升服务水平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社会治理经历了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社会治理,明确提出社会治理取代社会管理正式成为我国社会建设的关键词与方法论,我国社会治理理论、实践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进展。将创新社会治理体制置于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是党的社会建设理论与实践的一次重大创新,意味着中国社会建设在顶层布局上进入崭新阶段。从社会管理到社会治理,反映了在治理主体、治理方式、治理范围、治理重点等方面的明显不同,意味着社会治理由过去政府一元化管理体制转变为政府与各类社会主体多元化协同治理体制,党中央对加强治理、完善体制、创新机制做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使社会质量获得全面提升。

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是国家“社会治理”的一部分,是深化“放管服”改革的必然选择。按照“去行政化”的原则和“五分离、五规范”的改革要求,根据高校校办企业的改革发展实际,全面实现协会与行政机关脱钩,促进协会提升服务水平、依法规范运行、促进协会健康有序发展。

在协会发展过程中,为了确保党的工作不间断、党组织作用不削弱,协会要加强完善党建工作管理体制和工作机制。要充分发挥协会党组织的作用,健全党组织参与重大问题决策、规范管理的工作机制。面对高校校办产业发展的新时期新挑战,协会要深入宣讲党的政策,推行积极认真制定改革实施方案,积极帮助高校校办企业排忧解难,在高校企业脱钩未完成前仍要切实履行管理职责,确保改革平稳有序。行业协会商会要强化风险防控,发现重大风险隐患及时处置并向业务主管单位报告,确保改革过程中“思想不乱、队伍不散、工作不断”。

中国高校校办产业协会成立30多年来,始终坚持党的四项基本原则和改革开放的方针,贯彻党和国家的科技教育方针和政策。转型以后的高校校办产业协会,将根据地方政府需求,组织高校专家为区域经济发展提供咨询,为地方政府相关产业发展决策提供依据。要发挥大学在推动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和产学研优势,组织相关高校专家为区域经济发展把脉,解剖区域发展中的问题,为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提出意见和建议。并从信息交流、技术转移、咨询服务、合作共建等几个方面建立高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信息汇集机制,为学校和地方政府搭建产学研合作信息服务平台。协会将根据地方中小企业产业升级和技术改造的实际需要,面向全国高校寻找科技合作伙伴,开展对中小企业技术人员的继续教育,用最新的,最前沿的技术提升地方中小企业的技术力量,提升中小企业技术自主创新的能力。发挥原主管单位的教育部和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的引领作用,引导高校特别是地方高校教师进行直接面向当地中小企业的科学研究,有实效地推动高校科技成果转化,推动科技成果产业化和技术转移,构建高校、政府、企业科技---产业对接机制。探讨科教融合、产教融合协同培养人才的体制机制,为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提供服务,为高校大学生社会实践提供服务,为高校人才培养改革和专业方向调整提供依据。开展高校服务地方、支撑地方产业发展的理论和政策研究,探索不同形式和特点的区域发展和产学研协同创新新模式。

(中国高校校办产业协会推荐)

(责编:宋美琪、白 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