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政策落实情况的调研

人民日报社内参部青年理论学习小组

来源:旗帜网2019年09月30日08:55

“根在基层”中央和国家机关青年干部调研实践活动自2008年启动以来,始终引领广大青年围绕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紧密结合部门中心工作,深入基层,走进一线,改进作风,献计献策。2019年,调研实践活动聚焦党的十九大以来党中央作出的与本部门相关的重大决策部署开展,本刊将陆续选登优秀调研报告,本期刊发人民日报社青年干部相关调研,以飨读者。

近一年来,面对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我国部分民营企业发展出现困难。为此,各级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利好民营经济的政策。在实际运行中,这些政策是否落地落实?企业实际获得感如何?面临哪些新情况?针对这些问题,人民日报社内参部调研组走访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福建、湖北6省市83家民营企业进行了调研。

营商环境在改善,企业获得感增强

调研显示,国家的系列减税举措、降低社保费率、改善营商环境带给企业很大实惠,部分地方政府出台实招破解融资难题,也让企业看到了希望。浙江万正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德瑜表示,“这种变化让我们企业能够更加集中精力,真正做好企业自身产品”。

减税降费措施“给力”,助企业“轻装上阵”。政府收入做“减法”,换来企业效益的“加法”和市场活力的“乘法”。金拱门(中国)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黄鸿飞表示,新一轮减税政策力度空前,每月仅进货所需的资金就能为企业节约近千万元。“这将加速企业流动资金的运转,帮助企业快速发展。”深化增值税改革为企业送上“大礼包”。泉州匹克体育负责人称,税率由16%降至13%,大部分供应商的采购价格由此降低,企业实实在在享受到降税福利,“预计这次减税至少可以给企业带来3000万左右的利润”。社保费率企业上缴比率下调也为企业节约大量成本。温州康奈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吴圣能表示,随着降低企业社会保险缴费政策的逐步落实,康奈集团预计两年能减少约400万元人力成本。

“放管服”持续推进,让企业“脚底生风”。多地政府持续推进“放管服”改革,积极探索为企业做好服务工作。例如,为从根本上破解企业“准入不准营”难题,上海首创性地推出“一业一证”改革,将一个行业准入涉及的多个许可证,整合为一张行业综合许可证。企业只需要一张行业综合许可证,就可以开业。平均每个行业实现审批事项压减76%,审批时限压减88%,申请材料压减67%,填表要素压减60%。在北京,新建社会投资简易低风险工程项目审批流程大为优化。建设单位只需要跑5个办事环节,整个流程最多仅需20天。

政府聚焦融资难题,促企业“焕发生机”。多名企业家表示,融资依旧是企业发展的“老大难”,但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措施已经让企业看到希望。厦门恒星集团介绍,厦门市级财政拿出了10亿元作为小微企业应急还贷基金,一定程度上帮助民营企业缓解了融资难题。江苏省创新推出“小微创业贷”,在利好银行的同时,也使小微企业迎来“及时雨”。苏州原创独行学堂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袁润说,今年1月,凭借信用企业的“标签”,他们以4.35%的基准利率获得“小微创业贷”200万元,流动资金得到及时补充。

千条万条,不落地就是“白条”

整体环境的改善并不足以让企业彻底甩掉发展负担。一些企业反映,融资、外贸等领域部分利好政策落地遇阻,少数地方政府失信、乱收费、乱作为等个别情况仍然存在。

“期盼好政策赶快落地。”美国加征关税对外贸企业的销售额、利润、用工产生负面冲击。对美贸易依存度较高的企业,对简化手续、缩短退税、征税返还等政策落地的期待十分迫切。部分外贸企业反映,“国家层面一直强调加大对外贸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稳定出口退税政策……但已有银行开始停贷,甚至有计划抽贷。企业本就面临较大困境,这种情况下抽贷,将直接影响企业的生死存亡”。

“下雨收伞”,破解融资难题仍待发力。多家企业反映,今年以来多地政府成立引导或担保基金,鼓励专利权和合同质押贷款,但落地情况并不理想。“一些信用贷款,到头来还是要看看土地厂房,外加担保”。此外,还有三方面问题企业反映较为集中,值得关注。一是部分企业过桥续贷遭金融“掮客”高利盘剥。多家民营企业谈到,随着金融形势的恶化,如何续贷成为一大难题。受此影响,曾一度遭遇严打的金融“掮客”死灰复燃。中部某设计装修公司负责人介绍说,该公司一笔贷款面临续贷,银行工作人员推荐了一家小贷公司办理过桥。“一问才知道,年化利率竟高达48%。由于融资渠道被堵死,我们敢怒而不敢言,只能通过高利贷借新还旧。”二是部分银行试图将坏账风险转嫁给贷款企业。有民营企业透露,融资难和融资贵还表现在一些附加条件和隐性成本之上。例如,想要获得融资,企业就要替银行承担一定的不良资产化解任务,“向银行申请1亿元贷款,须购买银行500万元不良贷款,损失也全部由企业负担”。三是银行贷款给正常企业,并要求该企业将部分已贷得的资金通过重组、借贷等方式转移至已出现还款风险的银行客户,实现不良资产的延后暴露或化解。

“肠梗阻”花样多,营商环境仍有改进空间。在调研过程中,“注销难”成为企业反映的突出问题。华北某商贸公司负责人郭女士想注销一家公司,耗时两年仍未成功。“第一次以‘照片不清晰’为由退件,第二次因‘签字没用碳墨笔’退件,第三次又说股东签字与10年前注册时存在差异,整个过程,我们好似盲人摸象。”

少数地方政府失信、乱收费现象并未彻底杜绝。有企业表示,招商是一套,执行又是一套,“高新区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了,原先承诺提供给公司的租房补助也就不作数了,我们先后询问了12次,至今没搞清楚”。多家外贸企业也表示,近5年来,以内陆包干费为主的“乱收费”现象在个别港区愈演愈烈。每到节假日更甚,只有支付“额外的费用”才能顺利完成提货。与其他地区同行业的企业相比,竞争力自然就降低了。

以更大决心和更实举措打通堵点、激活经济

受访企业表示,目前国家发展民营经济的“药方”正确合理,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力度和执行程度。希望各级政府以更大的决心、更实的举措帮助一些民营企业渡过暂时的难关,具体有如下建议:

对现存问题解决情况开展一次“政策回头看”。建立网上公示制度,哪些能解决,哪些不能解决,解决的责任主体和完成时限,都清清楚楚地告知企业。把企业的口碑作为考核政策落实、营商环境优化的重要指标,关键看企业投资积极性是不是更高了,企业的创新活力是不是增强了,企业的满意度是不是提升了。因政策调整对企业可能带来的关停并转等事项,要按照法治原则和市场经济公平交易原则妥善处理。

将营商环境改善列为“一把手工程”。营商环境涉及企业设立、运营、发展、退出等方方面面,涉及基础设施建设、政府的政务审批、工信部门的产业政策、金融部门的资金支持、政府执法等各个领域。如果没有统一的顶层协调机制,单靠一个部门的力量,很容易出现推而不动的问题,部分职能部门出现不作为现象。

分类分行业施策,建立企业信息“直通车”。对于不同类型的企业在营商环境上,给予不同的政策支持,提升政策措施的精准度、一致性。比如,初创企业更关心的是给予补贴,中等以上成长型企业关心的是税收和政策扶持上的优惠,大型企业可能更关心政策方面的内容。同时,应设立企业对痛点堵点解决措施的评价反馈机制,从而有效了解所采取措施的效果。

进一步畅通中小微企业“供血”渠道。金融机构的尽职免责机制要落实,出台操作细则,免除一线信贷员压力。对困难企业要考虑区别对待,特别是对暂时存在困难的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四新”企业,实施个性化帮扶,帮其度过危险期。

政策的制定和实施要避免虎头蛇尾,防止重出台、轻落实。很多政策的制定和出台都很及时、全面、有针对性,但有的仅是“墙上文件”,没有落实到位。名义上,企业享有了政策的福利,但实际上却得不到真正的实惠。建议做好政策文件公开和解读工作,顺畅企业获取渠道,完善政策咨询和解答机制,帮助企业了解政策的适用性和具体流程。

(执笔人:杨倩、侯云晨、刘润函)

 (来源:《旗帜》2019年第9期)

(责编:白 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