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安东令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2020年01月02日10:30
文字缩放:

“凭吊忠魂歌莫哀,传闻邓禹绘云台。可怜旗鼓伸天讨,未见珊瑚入贡来。谢傅围棋终破贼,班超投笔敢论才。妖星看挽强弧射,独立营门遣酒怀。”这首诗是吴昌硕得知邓世昌在黄海海战中英勇就义时满怀悲愤之情所作。诗中吴昌硕以班超投笔从戎,来激励自己报效国家,驱除外敌。

吴昌硕(1844年—1927年),初名俊,又名俊卿,但以其字昌硕闻名于世,晚清民国时期的书画篆刻大师,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长。鲜为人知的是,这位艺术大师在年逾知天命之年,还有过金戈铁马的从戎岁月与清风傲骨的为官经历。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时任湖南巡抚吴大澂向朝廷上书,自请率湘军御敌。吴大澂北上前给吴昌硕写了一封信,邀其入幕,协办军中文书事宜。此时吴昌硕已经五十一岁,他不顾家人的极力劝阻,毅然应允,慷慨从戎。在军旅途中,他刻了“吴俊卿信印大利长寿”一印,直抒对胜利的渴望。可事与愿违,半年后,吴大澂因战败被革职,又因为继母病重,吴昌硕乞假南归,其投笔从戎的梦想破灭。报国无门,吴昌硕又闻以丁汝昌为代表的将士们舍身捐躯,于是悲歌:“海军末复谁雪耻?愤失海权蹈海死。呜呼吾国多烈士,精卫衔石沧海填……”

甲午战败固然痛苦,但这并未使其沉沦,他仍怀一颗济世之心。1899年11月,吴昌硕得到江苏候补道员丁葆元的保举,以五品顶戴候补县令,代理安东﹙今江苏涟水﹚县令之职。在赴任告示上,吴昌硕写道:“只须预备公馆,打扫洁净,不得张灯结彩,徒事虚浮,亦毋庸出郊远迎,切切,特谕。”寥寥数语,足以彰显其低调简朴的工作作风。

吴昌硕在任期间,事必躬亲,尽心尽责。安东地区土地贫瘠,居民饱受咸水之苦,为解决百姓饮水之难,吴昌硕在县衙前凿深井一口,后被百姓命名为“昌硕井”,此井留存至今。

晚清官场诡谲腐败,生性淳朴的吴昌硕,不会曲意逢迎,这令他倍觉无奈,仅上任一个月,便自刻三方“一月安东令”印章后辞官归去。

清水荡涤处,泥土亦芳香。吴昌硕将初来安东时写的一首诗刻在这三方“一月安东令”印中最大的一枚印体上,诗云:“旧黄河势抱安东,古木寒潭万影空。卧榻冷悬高士雪,卷茅狂叫大王风。诗来淮上秋山里,人在天涯水气中。眼底石头真可拜,倘容袍笏借南宫。”后署:“安东即目,己亥十一月二日老缶(吴昌硕别号),米元章曾为涟水军。”宋代书法家米芾在涟期间公私分明,清廉绝俗,曾离任涤墨以示清廉。吴昌硕在离涟之时以米公之志,寄为民之心,虽有许多无奈,但其清风傲骨,历历在目。(邵国威)

(责编:冯爱龄、白 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