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疫情,多地基层党组织创新发力

党建引领“云扶贫”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2020年03月23日10:59

熬过一段心急火燎的日子,最近几天,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呈坎镇容溪村村民张先进终于宽了心:土鸡蛋每天都销售一空,再也不用为销售犯愁了。

张先进3岁那年因病造成听力和言语一级残疾,2014年被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2017年,他在驻村扶贫工作队的支持下养起了土鸡,生活慢慢有了起色。疫情发生后,线下交易停转,土鸡和土鸡蛋滞销,张先进愁眉不展。驻村扶贫工作队得知后,为他对接电商平台打开了销路,让他重新步入发展的轨道。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传统销售渠道受阻,不少贫困户农产品滞销,给全面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带来巨大挑战。以群众呼声为命令,全国各地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积极行动,纷纷利用互联网助农销售,一时间,网上直播“带货”、微信群里“吆喝”、视频平台上推广热火朝天,演绎出一幅担当为民的动人图景。

“县委书记在给我当客服”

山东省惠民县的群众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到自己的县委书记。

“宝宝们,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直播,确实有点紧张。”2月24日晚上8点,惠民县委书记殷梅英在淘宝上进行直播,向网友推荐当地的各种农产品。

学习用手“比心”,把“你好”改为“宝宝们好”……殷梅英学着网红主播的样子推销起来。“县委书记在给我当客服”,这种角色转换带来的“反差萌”,吸引了共计130多万人在线观看。短短两个小时就销售香菇2万斤、梨2万斤、鸡蛋1.5万个、酱菜1万瓶。

关键时刻,关键在党。为了帮贫困老乡卖货,防止因疫致贫、因疫返贫,广大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敢字在先、干字当头,积极向互联网要市场,努力护住农民的“钱袋子”。

此前屡有试水的党员干部为民直播“带货”,在疫情期间陡然走红。连日来,“市长开直播”“我是县长,我代言”等成了网络热词。

疫情发生以来,中国互联网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壮观场景:浙江省衢州市市长剥开椪柑讲历史、广东省徐闻县县长直接下厨演示菠萝饭、江西省余干县驻村扶贫干部蔡美芳大展歌喉引得人气爆棚……从市县领导到村干部,从淘宝到抖音,众多党员干部主动披挂上阵,变身“带货主播”,以最接地气的方式为当地扶贫农产品代言。3月15日,直播达到高潮,当天有超过100位县市长在淘宝直播,为数千款特色农产品代言“打Call”,成为社会瞩目的现象级“营销”。

为取得好的效果,“触网”的党员干部,八仙过海,各展其能。广西南宁市武鸣区副区长岑玉寒接下直播推介当地沃柑的任务,平日素颜的她,专门化起淡妆,涉及沃柑的一些专用术语,她转换成鲜活的语言来表述。广东徐闻县县长吴康秀巧妙推销菠萝,向网友介绍各种吃法:菠萝咕咾肉、菠萝鸡片、菠萝饭、菠萝酸奶冰糕、凤梨酥,甚至还可以蘸酱油吃。他们的表现赢得了广大网友点赞:“这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样子。”

现实中,不少农产品生产经营分散,为了解决个体农户的燃眉之急,各地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积极结对子,帮助对接当地“菜篮子”“米袋子”,推进产地直销,真正把党的组织优势转化扶贫优势、发展优势。

“朋友们打扰了,疫情防控期间农民真的不容易,能帮一把帮一把。”连日来,吉林全省1000多名第一书记和上万名村党组织书记为因疫情滞销的农产品代言,朋友圈、微信圈里齐声“吆喝”。

近年来,吉林省改变农民“猫冬”习惯,大力发展棚膜经济和庭院经济,种植反季蔬菜瓜果,大大增加了贫困农户的收入。然而,新冠肺炎疫情把一切都打乱了。全省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紧急行动,利用各种网络手段,搭建起农村和城镇商场、超市的供需桥梁,线上订单纷纷而来。

疫情期间,类似的场景在全国到处可见:四川自贡沿滩区组织第一书记通过直播、抖音等推销农产品。内蒙古乌拉特中旗在苏木镇微信公众号为群众滞销的农畜产品发帖推销。广东清远市上千名“乡村新闻官”利用短视频推介农产品。沈阳市辽中区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作用,疫情期间14个村建立起为民助销的“微商城”。甘肃陇南市在疫情期间上线同城配送平台48家,帮助农产品出村进城。

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为贫困群众“带货”,彰显着担当,透出服务人民的鲜明底色。“当前一些领导干部直播带货固然是疫情下的应急之举,但这种方式既打开了本地农产品销路,也直观体现了政府为产业纾困的决心。”海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周伟评价。

“土味山货”成为“网红尖货”

各地党组织和党员干部以主动服务之姿,直指民生的痛点,通过网络销售农产品,不仅解决了滞销问题,也开辟出全新的供应链,为贫困户增收发展提供了通道。

海南三亚市长一场直播卖出6万斤芒果,甘肃庆阳副市长“带货”2万斤苹果,广西象州县委副书记直播推介卖出10万斤沃柑……党员干部的推介,使品质更有信服力,带来了流量和销量。

数据显示,今日头条、抖音等平台开展的“战疫助农县长来了”直播活动,共实现线上销售农产品366万件,成交额约1.48亿元;促成线下采购农产品超过560万斤,成交近1300万元。通过各地的积极对接,京东生鲜助农频道短短十余天时间就销售滞销生鲜农产品3900吨,累计帮助超过3.4万户贫困户。

网络销售解决了信息不对称问题,“小农户”与“大市场”实现了低成本的对接,不仅解决了农户的销售难题,也为疫情期间的居民提供了生活便利。

“真没想到,疫情期间不出小区就能吃到这么好的小菜,必须给好评!”在黑龙江漠河市明苑社区,接过党员志愿者送来的10元一份的“小菜套餐”,居民毕树和赞不绝口。

疫情期间,黑龙江漠河市绿园蔬菜种植合作社上市的时令小菜滞销,菜农焦急万分。得知消息,漠河市委组织部和两新工委牵头组建党员助农服务队,建立了5个销售群,广大党员干部纷纷转发、推销,市民纷纷加入微信群中对接,疫情下的卖菜难、买菜难“烦恼”迎刃而解。

销售渠道打开,“土味山货”成为“网红尖货”,增强了农户们脱贫致富继续发展的信心,干劲越来越足。

在江西赣州市于都县岭背镇大塘村,贫困户叶称国这几天忙着将刚采摘的辣椒打包,装上发往全国各地的货车。他说:“我们辣椒滞销的消息经电商平台发布后,每天能接几百斤的订单。从‘滞销’变‘脱销’,我们吃上了‘定心丸’,对脱贫更有盼头了!”

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利用互联网,不仅带火了疫情期间的农产品销售,还为扶贫产业的长效发展注入动力。

“县长直播带货的视频,观看量超过1000多万,粉丝人数超过20万,比整个连山县的常住人口还要多。”广东连山县电商办相关负责人表示,这让当地深刻感受到了“网红经济”的力量,连山县将积极运用互联网手段,大力推进相关特色产业发展,促进百姓增收。

砂糖橘是广西永福县的优势产业,当地2.5万多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7成靠种砂糖橘增收。为解决滞销,永福县工信和商贸局局长刘学永“赶鸭子上架”干起了直播,从2月11日至今,在网上销售砂糖橘3200多吨。永福县副县长廖先梅说:“这一探索也启示我们,除了农副产品,乡村旅游、康养产业等都可以从这种模式中受益。”

汇聚红色力量 提升“云扶贫”质量

线上产品销售、牛羊果树认养、订单式种植……近年来,全国各地在借力互联网发展产业方面进行着探索。疫情之下,越来越多农产品“乘网出村”,为群众打开了新的脱贫之门,让党员干部和群众进一步看到了互联网与扶贫产业融合发展的巨大潜力。如何进一步借力互联网做好扶贫文章,也引起了他们的思考。

“当前,形势逼人、机遇催人。”吉林省延边州和龙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金虎表示,脱贫攻坚进入决战决胜关键阶段,无论是总攻剩下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还是巩固现有的脱贫成果,都离不开产业的支撑。实践中,电商等对产业发展作用越来越大。贫困地区基层党组织必须积极作为,用互联网为产业插上腾飞的翅膀,让脱贫步伐迈得更扎实。

基层党组织该如何着力?

“基层党组织要帮助农民解决组织化的问题。”中国浦东干部学院经济与工商管理教研部副主任余佶认为,不少农村地区特别是深度贫困山区的群众,不会、不善用互联网,对外界信息了解少,这个时候党组织就要靠前,做好引导组织工作,让群众借好“云端”,发展特色产业,放大市场效益。

“群众干不干,也要看示范。”江苏宿迁市委组织部组织一处陈文卿介绍,近年来,宿迁市积极探索“支部+电商”党建富民新路径,推动农村党员干部带头“触网”。在党员干部的带动下,全市共开办网店6.5万多家,农民收入不断提高。“深度贫困地区的党员干部要进一步解放思想,真正发挥好示范带头作用。”试水用抖音等为百姓卖农产品的江西九江市德安县聂桥镇梓坊村第一书记蔡龙龙建议。

凝聚起脱贫攻坚强劲“网动力”,离不开人才的支撑。商务部研究院电子商务研究所副研究员洪勇表示,人才缺乏是农村贫困的一个重要原因。基层党组织应树立长远眼光,有意识地培育“农民网红”,鼓励年轻农民、返乡创业的大学生等参与进来,这样不仅有助于脱贫,还将为乡村振兴打开新局面。

现实中,缺乏品牌、包装、物流等配套资源,是各地遇到的共性难题,特别在深度贫困地区,基层党组织资源、条件有限,怎么解决?

在网上直播卖甘蔗走红的四川自贡沿滩区永安镇彭石村第一书记郑杜娟建议,当前,贫困地区可结合当地实际,为基层提供适当的配套资源和服务供给。“对适合发展电商的村要加大政策资金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帮助建立起电商供应链。”

一些地方的探索提供了可以借鉴的视角。2019年1月,黑龙江省扶贫电商平台“小康龙江”上线。该平台由黑龙江省委组织部发起,省商务厅、省农业农村厅、省供销社、省文旅厅积极参与,全省的驻村工作队等扶贫力量汇聚到平台上。依托平台,扶贫力量共同发力,帮助贫困村注册品牌、设计包装、策划宣传,使得基层党组织“借梯上楼”,短短一年时间,销售农产品2亿多元,众多群众脱贫致富。

互联网经济所及之处,任何一个地方不再偏僻,都能处在时代风口。相关专家建议,向互联网要市场,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干部除了要当好“网络销售员”“电商培训师”,还要当好“产品质检员”,把好产品质量关;当好“售后服务员”,争取更多“回头客”;当好“产业规划师”,及时根据网络销售需求变化调整产业布局,这样才能更快更好地撬动精准脱贫和乡村振兴,推动发展“换道超车”。(记者 孙忠法)

(责编:宋美琪、白 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