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助推剂”“粘合剂”“强化剂” 形成党建与业务工作融合发展“一盘棋”

石家庄市直机关工委课题组

2020年06月23日08:49
文字缩放: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指出,“要建设高素质专业化的党务干部队伍,把党务干部培养成为政治上的明白人、党建工作的内行人、干部职工的贴心人”。党务干部工作在党建工作第一线,是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具体工作承担者和实践者,是对党建工作和业务工作进行“穿针引线”的“一根针”。作为破解“两张皮”工作的关键因素和灵魂角色,党务干部要在既熟悉党务工作又熟悉业务情况的基础上,提高认识、统筹谋划、落实责任,当好“助推剂”“粘合剂”“强化剂”,破解党建与业务工作“两张皮”问题,形成融合发展“一盘棋”。

一、工作成效

为广泛了解当前市直机关破解“两张皮”问题工作现状,课题组对73个市直单位党组织和565名机关党务干部进行了问卷调查。综合问卷调查结果以及走访、座谈等情况发现,随着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市直机关党务干部的政治站位、能力素质得到进一步提升,能够正确认识机关党建和业务工作融合发展的重要意义,在促进本单位破解机关党建和业务工作“两张皮”问题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 

(一)政治站位进一步提高,促进融合发展的针对性不断增强。大部分党务干部能认识到做好党建工作对业务工作发展的促进作用,破解“两张皮”问题的自觉性不断增强。并且能够正视自身短板,通过经常参加学习交流和教育培训等方式,进一步熟练掌握业务知识和党建知识,为促进融合发展打下坚实能力素质基础。

(二)内容方式进一步丰富,促进融合发展的实效性不断增强。党务干部积极运用多种载体促进党建工作和业务工作融合发展,市委宣传部开展“宣传干部大讲堂”活动,市轨道办打造“攻坚党支部”,市交通局实行党员领导干部“包保责任制”,市烟草局打造“一支部一品牌”等活动载体,将基层各支部力量扭成一股绳,不断提升破解机关党建与业务工作“两张皮”问题的工作实效。

(三)形式载体进一步创新,促进融合发展的创造性不断增强。党务干部进一步创新方式方法,市行政审批局创新开展“党建+业务”审批模式,市园林局开展“人人讲微党课”,市委党校打造“指尖课堂”,市税务局开发“智慧党建”APP,不断提高融合发展的时代性和创新性,走在市直机关前列。

二、存在问题

当前市直机关党务干部在促进机关党建和业务工作融合发展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与“政治强、综合素质高”的要求还有一定差距,存在热情不高、思路不清、办法不多等问题。

(一)工作态度上热情不高。一是主动性不够足。一些党务干部认为党建工作与业务工作不好结合、难以同步,主观上存在畏难情绪,没有做到主动谋划、全力推动。二是积极性不够高。一些党务干部工作不积极,认为只要按要求、步骤和规定开展党建活动就行了,没有积极主动把党建工作同本地区的中心工作、单位或部门的业务工作有机结合起来。三是自觉性不够强。一些党务干部在开展工作时有应付思想,只求过得去、不求过得硬,高标准、高质量完成工作的自觉性不强。

(二)工作定位上思路不清。一是党建目标脱离实际。有的党务干部制定党建工作目标时,往往只从党建自身需要出发,很少根据中心工作以及本单位本部门行政业务工作的需要来通盘考虑。二是党建导向偏离主题。开展机关党建工作时,缺乏与业务工作协助、共进意识,没有把重点放在促进工作落实上,只注重通过抓数量、抓记录、抓影像、抓资料规范的方式完成考核任务,成了典型的形式主义,工作成效并不理想。三是党建格局封闭运行。一些党务干部认为党建工作和业务工作“不搭界”,既不围绕业务开展党建工作,也不借助党建促进业务工作,造成党建工作“自说自话”“自成一家”,没有充分发挥出“围绕中心、建设队伍、服务群众”的保障作用。

(三)工作抓手上办法不多。一是做“老样子”。个别党务干部不善于利用互联网等新载体促进党建与业务相融合,致使工作特点不突出、亮点不明显,缺乏知识性、趣味性和吸引力。二是唱“旧调子”。一些党务干部开展党建工作时,不结合本单位实际、不围绕业务部门工作、不征求党员群众意见,往往是就党建而抓党建,活动方法不多、内容单一,形式千篇一律、浮在表面。三是搭“花架子”。一些党务干部开展工作时,尽管看似有所创新,但大多只是在做表面文章、搞文字游戏,收效甚微。

三、原因剖析

(一)思想认识不到位。一是存在模糊认识。有些党务干部认为党建工作的投入和产出之间缺乏直观的联系,效果难以精确测定,抓与不抓以及成效如何不影响大局,对其有效性产生怀疑,忽视党建工作的价值。二是存在价值偏差。少数党务干部思想保守,认为业务工作是硬指标,完成效果好坏是“看得到、摸得着”的,而党建工作是软任务,内容虚、周期长、见效慢,担心开展党建工作牵涉过多人力物力精力,会影响业务工作开展,导致对破解“两张皮”问题的热情不足。三是存在应付思想。虽然能够认识到机关党建工作与业务工作融合发展的重要性,但是认为“两张皮”问题能否破解都不会影响大局,在实际工作中敷衍应付,抓手不多,没有典型做法。

(二)能力素质有欠缺。一是业务工作水平不高。调查显示,多数党务干部没有做到对党务工作与业务工作“双精通”,在实际工作中,不能同时把握住党建工作的重点与业务工作的重点、难点和热点,并有机结合起来。二是服务中心能力不够。一些党务干部尽管很想促进党建工作和业务工作融合发展,但往往凭经验或者简单按要求开展工作,“靠文件落实文件、靠会议落实会议”,在服务中心上没有声音、没有办法、没有影响,使党建工作目标脱离本单位实际。三是融合发展措施不力。少数党务干部在开展党建工作时,既不宣传中心工作,又不宣扬先进典型,没有通过业务工作攻坚克难来增强组织凝聚力和战斗力,也没有营造创先争优的浓厚氛围、引导党员干部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在促进党建与业务工作融合发展方面措施不力。

(三)制度机制不健全。一是责任机制不完善。没有从有效落实机关党建责任入手,构建完善的定责、履责、考责、问责链条。个别党组织书记把工作重心和主要精力放在业务工作上,对党的建设和党员教育管理监督用心不够,不能找准基层党建紧扣中心、服务大局的切入点和着力点,在实际工作中开拓进取、迎难而进的劲头不足。二是考核机制不科学。党建工作考核机制有待完善,表现在设定考核目标时,主要围绕常规性党务工作,没考虑其行业特点,把破解“两张皮”问题等方面内容涵盖进去;开展考核工作时,往往只注意过程、不注重结果,只注意台帐、不注重效果,只注意党建本身、不注重党建工作对业务工作的推动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党建责任的落实。三是激励机制不到位。相关激励保障机制不健全,没有建立专门针对党建工作和业务工作融合发展的效果评价及激励促进机制,导致部分党务干部“干与不干一个样、干好与干坏一个样、主动干与被动干一个样、被动应付与改革创新一个样”,影响责任落实。

四、对策建议

(一)提升认识,摆正定位,做党建工作与业务工作有机结合的“助推剂”。一是提升政治意识。充分认识“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重要意义,使党建工作发挥“围绕中心、建设队伍、服务群众”的重要职责,促进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决策部署以及各项工作的落实。二是提升中心意识。自觉把党建工作放在中心工作中来统筹。在工作目标上,围绕中心来制定;在工作思路上,围绕中心来谋划;在工作措施上,围绕中心来统筹;在工作成效上,围绕中心来考核,形成推动中心工作的有力推手,使党建工作与业务工作目标同向、部署同步、工作同力、考核同行。三是提升创新意识。根据新形势、新任务,依托新技术、新手段,改进工作方法,运用“互联网+”等手段,使机关党建工作形式新颖、内容鲜活,既能紧随时代要求、又能结合业务需求,增强对党员干部的影响力和吸引力。

(二)拓宽思路,统筹谋划,做党建工作与业务工作同频共振的“粘合剂”。一是工作思路要融合。坚持党建引领,通过党组(党委)中心组学习、“三会一课”等加强领导干部思想政治教育,使党务干部在思想认识上将党建与业务工作放在同等重要地位,并教会干部既要会算业务帐,又要会算政治帐,在营造风清气正干事创业的氛围中推动业务工作更好地开展。二是工作目标要契合。将党建和业务工作纳入目标计划统筹考虑、科学规划。既要把抓党建工作的重点放在“围绕中心、建设队伍、服务群众”、为机关工作提供坚强组织保障上,又要围绕重点业务工作来促进党建工作的开展,使两者在实施过程中融会贯通。三是工作资源要整合。让业务水平高、工作成绩突出的业务干部承担一定的党建工作任务,并不断加强党务干部的业务培训,增强其对重点业务工作的熟悉程度。以党建为龙头,将单位的人力、财力、物力、信息整合起来,实现多维联动、共促共进。

(三)完善制度,落实责任,做党建工作与业务工作融合发展的“强化剂”。一是强化责任意识。机关各级党组织书记牢固树立“抓机关党建是本职,不抓机关党建是失职,抓不好机关党建是渎职”的责任意识,切实增强抓好党建工作的主动意识、主业意识、主责意识,找准机关党建工作定位,科学设计党建工作与业务工作融合发展的载体,推进融合发展工作做深、做细、做实。二是强化责任机制。健全党建工作目标机制,立足业务工作特点合理设置考评指标,精准量化考评内容,把“软指标”变成“硬杠杠”,在需要解决的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上加大分值,充分发挥考核的“指挥棒”作用,实现机关党建与业务工作互促共进。三是强化责任落实。党组(党委)书记履行领导责任,抓好班子、带好队伍,把好方向,确保党建与业务同频共振。党组(党委)成员要自觉落实“一岗双责”要求,同时抓好分管部门的党建与业务工作。机关党委书记作为直接责任人,要围绕业务工作谋划和推进机关党建工作。基层党组织书记特别是支部书记作为具体责任人,要推进各项工作任务落小、落细、落实。通过层层压实责任,确保党建与业务有机结合、互促共进、融合发展。

(课题组成员:戚阿东、廖文武、张洁、马哲、蔡培)

(来源:《机关党建研究》2019年第9期)

(责编:冯爱龄、白 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