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强机关党内监督的思考与对策

怀化市直机关工委

2020年06月23日09:07
文字缩放: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我们党来说,外部监督是必要的,但从根本上讲,还在于强化自身监督。我们要总结经验教训,创新管理制度,切实强化党内监督。”各级党政机关作为党委、政府的职能部门和工作机构,是党和人民事业的组织者、推动者和落实者,对于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这些作用能否发挥,发挥得强与弱、好与坏、大与小,离不开强有力的党内监督。

一、机关党内监督的现状分析

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机关党组织牢牢把握全面从严治党要求,认真贯彻《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切实加强机关党内监督,取得了较好成效。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与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相比,机关党内监督离党中央要求和人民群众期盼还存在一定差距,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认识模糊,监督自觉性不高

一是不愿监督。有的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缺乏政治责任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乐当“好好先生”,搞无原则的一团和气,“多栽花少摘刺”,你好我好大家都好,把机关党内监督“晾”在一边;有的党员对机关党内监督缺乏全面了解,认为机关党内监督是党组织的事、上级的事、纪检监察机构的事,“与己无关”;还有的党员干部认为检举揭发他人是“告密行为”,是“小人行径”,常常对检举人避而远之,甚至群起而攻之。二是不敢监督。有的党员干部私心作祟,心里打着小算盘,害怕监督别人遭受打击报复,甚至“引火烧身”;有的党组织自由主义、好人主义滋长,对党员教育管理失之于松、失之于软,对领导干部不敢管理、不敢监督,怕穿“小鞋”,怕“秋后算账”,面对矛盾和稀泥,既不扶正也不祛邪。三是不会监督。部分党组织成员和党员干部对机关党内监督的基本内容、主要任务、方针原则、方法程序等不了解,对“为什么要监督、监督什么、怎么监督”掌握不清,无法进行有效的党内监督。四是抵制监督。少数党员领导干部特权思想、等级观念和家长作风严重,认为机关党内监督是“多事”,对“监督”二字有抵触情绪,把党组织和党员群众的监督看成是与自己过不去,是找岔子、挑毛病;有的把被监督与不信任、受监视、看管、整人等同起来,看成是不光彩的事,忌讳监督。

(二)聚焦偏向,监督针对性不强

一是重监督普通党员、轻监督领导干部。总认为领导干部素质高、认识深、能力强,自觉不自觉地把领导干部看成了“特殊党员”。二是重纪律惩处、轻其他监督。少数党员干部把廉政建设当成是机关内部监督的唯一内容,只强调纪律惩处,忽视党员群众对党的工作和党员领导干部的日常监督等其他形式的监督,尤其是缺少对党员领导干部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正确行使权力和贯彻民主集中制等方面内容的监督。三是重生活作风、轻政治立场。偏重于个人品质特别是生活作风等方面的问题,轻视政治立场、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执行党的决议、公道正派选人用人、廉洁自律、为民服务等方面的问题。四是重最后查处、轻日常监督。未能很好地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立足于小、立足于早,及时发现问题、纠正偏差。对党员干部日常的思想、工作、作风、生活状况了解不多,对干部群众的反映注意不够,没有把党内监督体现在时时处处事事上。

(三)制度缺失,监督约束力不大

一是日常监督制度不够健全完善。目前对干部提拔任用都很关注,而日常管理监督往往被忽视,重使用、轻管理的现象还相对普遍,常常是“不出问题没人管,出了问题才处理”。二是建立健全党务公开制度不够有效。少数单位不按规定进行党务公开,剥夺党员对党内事务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部分单位在党务公开时做选择、搞变通,经常公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对“三重一大”事项要么讳莫如深、隐而不示,要么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三是坚持民主集中制亟待加强。当前,机关党内集中不够和民主不够的问题同时存在。有的软弱涣散,我行我素、各行其是,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党组织决议落实不到位;有的独断专行,搞家长制、“一言堂”,党内民主得不到充分保障,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的权力无法有效制约。四是执行监督制度不够到位。很多制度写在纸上、贴在墙上、挂在嘴上,就是没有落实在行动上,使制度成为“纸老虎”“稻草人”。

(四)职能缺位,监督权威性不足

一是党的建设弱化。少数单位党组(党委)不够重视机关党组织建设,工作上存在“抓业务硬,抓党建软”的倾向;有的机关党组织对机关干部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的考察、任免、提拔和奖惩等工作缺乏参与力度。二是党内生活虚化。相当一部分机关党组织活动形式单一,党内活动开展不够规范、不够经常;部分机关用机关干部会议替代党内组织生活,以机关干部活动替代党的活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党内日常监督的开展。三是党的组织矮化。机关党(工)委、纪(工)委在机关组织机构中独立性不强,其自身编制、经费、干部配备和晋升都由部门行政领导决定,长此以往就导致机关党组织履行监督职能、处置监督结果不够有力。

(五)工作乏力,监督有效性不足

一是监督渠道不畅通。下级对上级监督阻力较大,加之一些上级单位办事缺乏透明度,从而使下级监督上级的效果比较差。二是监督形式不够优化。微观监督多,宏观监督少;对个人监督多,对组织监督少,“集体研究决定”成了一些违纪者的挡箭牌;被动监督多,主动监督少,忽视事前监督防范和事中约束,偏重事后查处。三是班子内部监督名存实亡。党的纪律要求领导班子内部有互相监督之责。然而,现实中部分领导班子内部监督只是个“名义”,相互监督成了相互照应,尤其是没有人敢监督一把手。

(六)结合不紧,监督协调性不够

一是与国家机关监督结合不紧。机关党员领导干部主动接受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的民主监督不够。机关纪检机构与行政、司法监督,金融、经济监管,市场监管,出入境管理和外事管理等部门的合作不密切,不能很好地做到资源共享、信息互通。二是与民主党派监督结合不紧。对人民政协依照章程进行民主监督支持不够,对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提出的意见、批评、建议重视程度不够,对党外人士讲真话、进诤言鼓励不够,知情、沟通、反馈、落实等机制不够完善。三是与群众监督结合不紧。主动收集群众的意见和建议不够,没有形成制度和常态。信访举报大多依然采取书信、来访等传统模式,渠道单一,运用新媒体手段不充分。四是与舆论监督结合不紧。有的不敢接受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害怕与新闻媒体打交道;有的对典型案例不敢进行曝光剖析,往往采取内部通报的方式,捂着盖着。

二、加强机关党内监督的具体对策

(一)加强教育、统一思想,提高机关党内监督的自觉性。一是增强参与监督的责任意识。教育党员深刻认识不行使参与机关党内监督的权利,就是放弃共产党员的责任,就是不履行党员义务,是党性不强的表现,动员党员干部积极主动地投入到监督中去。二是增强服从监督的纪律意识。党员干部无论职位高低、党龄长短、贡献大小,都应置身于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接受党纪党规的约束,党内没有不受教育、管理和监督的“特殊党员”。三是增强平等监督的同志意识。要使党员领导干部树立起正确的权力观和监督观,自觉在机关党组织和党员的监督下开展工作;机关党组织和一般党员干部要积极参与监督,学会监督、敢于监督、善于监督。

(二)明确重点、精准实施,提高机关党内监督的针对性。一是突出重点对象。把党的领导机关、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作为监督的重点,推进机关党务政务公开化、行政执法透明化、监督工作民主化,促使重点对象权力不失控、行为不失范。二是突出重点内容。结合领导干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的岗位、责任和作用,重点监督其政治立场、加强党的建设、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执行党的决议、公道正派选人用人、廉洁自律等情况。三是突出关键环节。要认真落实《中国共产党党和国家机关基层组织工作条例》中“不是部门党组(党委)成员的机关基层党组织专职书记或者副书记,列席本部门党员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和部门党组(党委)以及本单位负责人召开的有关会议”和“每年至少召开一次机关党员干部大会,听取本部门主要负责人通报工作情况”等制度规定。

(三)健全制度、严格执行,增强机关党内监督的约束力。一是认真执行好党内监督条例。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要结合实际抓好条例的贯彻执行,用行动体现担当,用担当诠释忠诚。二是严格组织生活制度。重点加强对党内民主生活会和组织生活会的管理和监督,督促认真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切实增强党内政治生活的政治性、时代性、原则性、战斗性。三是坚持民主集中制。坚持、完善、落实民主集中制,把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有机结合起来,把上级对下级、同级之间以及下级对上级的监督充分调动起来,确保党内监督落到实处、见到实效。

(四)理顺体制、落实职能,提高机关党内监督的权威性。一是确保机关党组织的重要地位。要充分发挥机关党组织的监督作用,就应保证机关党组织能够独立负责、有职有权地开展党的工作。二是确保机关党组织对本单位党政大事的参与权。机关党组织应参与研究讨论本部门重大问题,党组织负责人要列席本部门党组(党委)和行政重要会议。三是确保机关党组织对党员干部任免的建议权和质询权。各部门党组(党委)应按照中央有关文件规定确保机关党组织有对本单位干部调整、任用提出意见或建议的权力。

(五)系统联动、整体发力,提高机关党内监督的协调性。一是明确重大意义。党内监督与党外监督各有侧重、相辅相成。只有党内监督和党外监督有机结合,相互协调、相互促进,才能形成整体合力,充分发挥作用,提高监督效果,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二是建立监督体系。要充分发挥各监督主体的监督作用,把党内监督同国家权力机关监督、政协民主监督、司法监督、行政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结合起来,形成责权明确、联系紧密、配合有力、信息共享的监督体系。三是加强沟通联系。机关党组织要在扩大、疏通监督渠道的同时,加强与有关职能部门的联系,加强协调机制建设,及时沟通情况,形成监督合力。

(执笔人:肖何、谢正兴)

(来源:《机关党建研究》2019年第10期)

(责编:冯爱龄、白 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