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减文山会海难在哪里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2020年07月22日14:09
文字缩放:

新疆昌吉州卫健委2019年1月到7月下发文件621份,平均每个工作日超过4份,其中478件以白头或便函形式通过QQ群传输下发,大量文件内容就是照抄上级通知,改头换落款、上下一般粗。这一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曝光的典型案例,勾勒出变异文山的新轮廓。

文山会海,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中的老大难。党中央对精文减会高度重视,专门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集中整治包括文山会海在内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今年4月,中办再次印发通知部署基层减负任务,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防止文山会海反弹回潮。集中整治的效果是明显的,文件、会议数量、时长和篇幅都在逐步压缩,各级特别是基层干部深有感触,给予充分肯定。但大家也反映,基于多种因素,这个问题依然暗流涌动、不时反弹回潮,老的未去、新的又生,根治祛除任重道远。

文山改头换面,照老样往上垒高

某省一干部诉苦,两个多月处理了455个文件,没有一个周末正常休息过。“看不完的文件、写不完的汇报、填不完的表格。”有基层干部吐槽,“文山高如云,有时被压得喘不过气。”表面看所谓红头文件减少了,但办文工作量并没减下来。

红头变白头。在基层减负的硬杠杠下,“着正装”的文件少了,但“穿马甲”的便签多了。有的原本发红头、走办公系统的文件摇身一变,通过不标注文号、加个便签等形式下发。有的以内部通知、口头指示、电话通知单、工作便函代替下发文件。“这反而更增加了有的单位发文的随意性,前几天上级一个部门一天就发来3个便签,并要求上报材料。”西南某地一乡镇办公室主任抱怨,“看都看不过来,还怎么抓落实?”

2019年4月底,中部某省一街道在传达学习上级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文件精神后,直接把上级文件通知内容“挖”下来再发个文件。这种依然习惯靠发文推动工作,且机械照搬照抄,成为上级“传真机”“复印机”的做法,造成层层都发文。西南某市纪委监委今年在下沉监督走访中发现,有的贫困县对脱贫攻坚存在的问题、待办的事项按类梳理归纳成任务清单,其他县、乡、村层层套用、上下一般粗,不少任务清单内容意见空泛不精准。

今年抗疫期间,有的地方社区干部一天要填报十几份繁琐表格,忙到凌晨都填不完,严重挤占抗疫人员的时间。这些表格由不同部门下发,内容基本相同,只是格式、体例稍有差异。有基层干部表示,有的工作数据已经报到上级对口科室了,其他科室需要时不去协调调取,非得再下发表格让他们重新填,消耗了基层大量时间精力。还有重复报材料问题。华南某县干部反映,当地扫黑办对中央、省、市3个层级反馈的相同问题不加分辨,直接转发各单位,要求制作销号清单和佐证材料,扫黑办和本单位各留1份,中央、省、市各报送1套,5套材料堆起来都有1米高,“表哥”“表姐”真是忙得很!

文来文往多。“周一发文,周二上报落实情况,周三上报下一步计划,周四上报经验总结……”有的部门大事小情总爱下个通知,要求上报书面材料,而且还要的急,下级单位苦不堪言、不胜其烦,逼着下级单位闭门造车、照抄借用甚至凭空捏造,结果是文来文往空转忙、实际工作撂一边。

有的地方减少了文件,却增加了各种工作APP、微信公众号,APP推送、群发微信等成为发文新渠道。南方一乡镇干部大倒苦水:“我手机上10多个政务APP,20多个微信、QQ工作群,每天要花不少时间浏览群组里的通知,稍有疏漏没能及时处理,就要被通报批评。”文件纸质变电子,使无纸化办公在有的地方异化为干部整天抱着手机、守着电脑的“五指化”办公。此外,有基层干部反映,因为带密级的文件不纳入统计范围,有的地方就把根本没有什么机密的文件定性为涉密文件下发,造成减少发文数量的假象。

会海延绵无涯,变着法往里注水

与文山情况类似,不少干部反映,去年以来大会确实有所减少,但是各种小会或改头换面的会依然很多。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去开会的路上,是不少干部的工作常态。

在开会问题上,不少地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大会套小会——把几个本不相干的会议硬绑到一起套着开,会完还有会,用拉长会时补上减少会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改头换个样——有的地方正式会议减少,但各种专题会、推进会、研究会、现场会多了起来;有的减少了周例会、月总结会,却增加了周小结、月汇报,新瓶装老酒、换汤不换药。变个时间来——有的地方因为周一到周四是无会日,于是把会议放到周末或下班开,堤内损失堤外补、正课不行课余搞。弄虚作假也要开——有的地方在会议统计口径上做手脚,规定业务会、区县级别以下的会议不做统计,面上有变、里子照旧,变换花样继续开。

拉人陪会陪坐开。请领导陪会,有的基层单位把会场变成领导秀场,不管开什么会,主席台座无虚席,似乎领导越多就越重视,会议就越重要,导致领导班子成员每天连开会都应付不过来。逼干部陪坐,有的地方领导喜欢“摆排场”,觉得参会人越多,越显自己有威信有面子,于是一些不相干的干部被强行要求参会,业务工作闲置一边。在一些地方会议现场,经常发生台上领导强打精神、照本宣科,台下听众哈欠连天、不知所云的现象。

有的地方同样内容的会议特别是视频会议,参会人员已经一竿子打到底了,却上面开了下面接着开,甚至马上还要开小会进行讨论,导致基层干部重复参加,甚至赶场开会。各级层层重复开,让干部天天泡在会海里,没有时间钻研业务抓工作。“有些文件明明政府网站上已经发布了,仍要层层开会传达,用传达代替落实。”西南某省一名干部抱怨,由于传达会繁多,手头工作时常被打断,业务学习更无从谈起。

实践中还有一种现象,那就是会议当作表态开。一些领导干部不论事情缓急,上级会议结束后,自己未必完全理解领会会议精神,就兴师动众、连夜开会传达,以显示“高度重视”“行动迅速”,实质是把开会当表态、以会议贯彻会议。有的上级部门提出“传达不过夜”要求,下级无奈只好执行。中部某省一乡政府召开扶贫会议,乡党委书记要求各村迅速向群众传达会议精神,村干部们傍晚回到村里,就召集村里的留守老人晚上开会传达,村民对此怨声载道。

内外情形逼使,“山海经”大行其道

对文山会海,不少党员干部抱有一种“臭豆腐”心理。文山会海耗费精力时间,导致想干事却难成事,不少人说起来厌恶痛恨,做起来却“情不自禁”大念“山海经”。

政绩观错位是根源。有的只唯上,追求形式上的轰轰烈烈、声势浩大,文越发越多、会越开越大,就为让领导看见、吸引上级注意到;有的急功近利,只顾来得快的面上“政绩”,不顾需下大力的里子实绩,急于向上邀功请好,实际比的是谁会开得最快、材料报得最早;有的图省事,把开会发文和落实工作划等号,觉得会开了、文发了,工作就算落实了,对上级也有交代……结果是“开会不过夜、过夜不落实”“发文一大堆、没人具体抓”。

在失责必问责的大背景下,担心上级精神传达不到位被追责问责,于是一些人就把“退避三舍”的“保险观”作为开展工作的不二选择,使“省劲稳妥”的文山会海愈演愈烈。他们认为,只要开会发文布置了,不管落实与否,跟自己就没关系了。因此,不担责、怕追责、向下推责是文山会海的另一病根。现实中我们看到,有的凡上级指示、精神和要求,不管轻重缓急、实际情况、能否落实,一律靠文件会议把任务层层分解、责任层层下推。不少基层干部反映,他们承担了大量本该由上级部门干的工作,出了问题还要背锅,极大影响工作积极性。

有人搞文山会海是为了“政绩”和推责,也有人是能力不足。一些干部身子进入新时代,脑袋还停留在过去式,开展工作的方式方法单一陈旧,惯用开会发文的方式开展工作,除此之外便束手无策、“抓瞎”茫然,一说干工作就是多开会、开长会,发“形式大于内容”的文,心里才踏实、认为这就行。这种路径依赖,难免产生一面反对文山会海、一面又搞文山会海,一个问题消弭、另个变种又生的怪象。

留痕式检查评比推波助澜。有的地方督导检查、考核评价表面化,重被检查单位工作留痕,而不重实绩,把“有没有开会发文”作为重要指标,甚至以留痕论英雄。中部某县一名干部吐槽,一个不到10人的无审批权、非执法单位,年度考核普法、禁毒、平安创建、创文创卫、乡村振兴、精准扶贫等有关会议文件记录纸一张不能少。“过度留痕,就是把炸毛的鸡打扮成开屏的孔雀。为啥?有的领导爱看孔雀啊!”一位基层干部如此说。

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整治效果难以令人满意。整治文山会海主体责任在各级党委,党委办负责协调推进,有的自我革命精神不强,自己对自己下不了手;有的在处理时顾忌领导,因为开会是领导批准的,文件是领导签发的;有的思想上不重视,认为多发个文、多开次会不算什么,甚至借口认定评判难,睁只眼闭只眼,处理问题高举轻放、网开一面,致使文山会海落落起起。

上收下紧整治,从根上挖掉病灶

治理文山会海这个痼疾顽症,要像纠正享乐主义、奢靡之风问题一样抓好“常”“长”,治标与治本结合,打好持久战。

从领导机关做起,坚决把规模控制住。2019年党中央、国务院发文数量都比上年减少30%以上,中央和国家机关文件和会议分别压缩39%、33%,实现了年初提出的目标。对于今年精文减会目标,党中央明确强调“确保比2019年只减不增”。这是硬指标、硬杠杠。削山填海是一项重要政治任务,党中央率先垂范、作出榜样,各级党委(党组)要对标对表,提出年度量化目标,在工作中坚决把住文件会议数量关和规模关,从源头上收缩、严控,避免上行下效、后墙松动。

在控制规模、设定上限的基础上,还要把数量压下来,关键靠建制度立规矩。要建立不断“瘦身”的发文办会年度计划制度,能不要的坚决不要,非必要的一般不要;同时严格执行计划规定,不开口子、不搞例外、严禁突破,确保会议文件数量逐年压减。要上收发文办会审批权,进一步规范、严格报批程序,由主要领导“一支笔”审批,对会议文件数量规模进行统筹把控。要取消部门、单位内设机构发文办会权限,严控对下属单位正常工作过度干预影响,严防随意发文、任性开会。要定期核减导致文冗会多的制度规定,该修订的修订,该废止的废止,不给热衷办文开会的人钻制度上的漏子。

长期以来,文山会海“治一治就好转,松一松就反弹”的现象告诉我们,防止问题反弹回潮十分重要,必须加强日常监督管理,长盯不放、久久为功。先要调整责任主体,单独委托第三方或几个部门联合负责整治,把运动员和裁判员这两个角色分开。再要压实责任担当,通过明察暗访、抽查约谈、纪检监察建议等有效措施,把责任细化到人,防止推诿甩锅、抓而不实。还要明确问题标准,制定并优化细化负面清单,提高文山会海问题辨识度,把发现难、定性难问题破解开。接着要纳入日常监督,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巡视监督要盯住不放,同时充分发挥人大监督、民主监督、舆论监督、群众监督重要作用,相向而行、共同发力,让文山会海无处藏身。最后要严厉查处问责,对不落实制度规定,开无效会、发无用文的严肃追责,在处理反弹回潮问题上零容忍、动真格,让违规违纪者长记性,让心存侥幸者断了念头。

攻坚不易,守成更难。必须站位推进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健全完善导向科学的考评体系,持续转变领导观念和方式,坚决巩固拓展精文减会成果。要重实绩轻痕迹,考核评价注重了解工作实际成效,引导党员干部端正政绩观,破除“开会就是落实、发文开会才是重视”的思维惯性。重本领轻表态,既要看干部怎么说,更要看做了什么、做得怎么样,注重考察干部实际能力水平,坚决把擅长花拳绣腿、实质驴粪蛋子表面光的排除掉。重民意轻官评,尽可能多征询普通干部群众意见,相信一个整天就想着开会、摆弄着发文的人,大家的评价不会好到哪里去,引导各级领导多深入基层、沉到一线干事创业。(此稿写作中,重庆北碚区、长寿区、大足区,江西萍乡市、瑞昌市,湖北咸宁市,湖南桃江县,浙江宁波市、淳安县、浦江县,河南漯河市郾城区,云南曲靖市、师宗县,江苏高邮市、响水县,四川泸县、高县等地纪检监察干部给予支持帮助,在此特别致谢)

(责编:张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