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外战疫的鲜明对比中
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

——兼谈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原著的体会

李洋

2020年08月07日11:15
文字缩放:

2020年以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给人类的生命健康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造成极大冲击。面对这场史无前例的灾难,中国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表现出强烈反差。站在防控第一线的中国率先打响了一场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迅速控制住疫情,感染率和病死率保持较低水平,并开始有序复工复产,疫情防控取得了重大战略性成果。美国则对疫情防控采取消极态度,造成疫情迅速蔓延,截至目前确诊人数、死亡人数均居世界第一,对全球安全构成巨大威胁;英国一开始实行“群体免疫”,瑞典则彻底放弃,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印度、巴西等国疫情蔓延严重。疫情考验的是一个国家的制度安排,体现的是一个社会的治理能力。这场疫情对国际形势和世界格局产生深刻影响,也促使人类对自己的命运和发展进行反思。这个时候重温一百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有关论述,能够清晰地看到,当年他们对资本主义社会弊端的洞察和对社会主义优越性的论断,在这场全球疫情防控的实践中得到直接印证。通过学思践悟,我们更加深刻地感受到真理的力量,进一步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

一、马克思主义认为,共产党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利益不同的利益

无产阶级要完成历史使命需要组织自己的政党,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在反抗资产阶级斗争中逐步形成的先进政党,共产党始终代表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同时代表社会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团结带领人民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关键在于我们党是按照马克思主义建党原则建立起来的先进政党,具有严密组织性和高度纪律性,具有强大战斗力,能够充分发挥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在这次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哪里有疫情,哪里就有党组织领导抗疫。关键时候有党组织在,人民群众就有了主心骨、有了靠山、有了希望,心就定了。我们党的强大组织体系带动形成了强大的抗疫组织体系,进而形成了举国抗疫的良好局面。同时,我们党始终把为人民谋幸福作为自己的初心和使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疫情面前坚守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理念,“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中国抗击疫情的所有措施都首先考虑尽最大努力防止更多群众被感染,尽最大可能挽救更多患者生命。

反观资产阶级政党,虽然它们都标榜自己是社会公正和全民利益的代表,但实际上是阶级或阶级中某个阶层的代表。资产阶级政党组织结构存在着核心领导层的内部集权和普通党员纪律松散的特点,党的生活普遍表现为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党的全国组织不能要求地方政党组织的绝对服从。在这次疫情防控中,资产阶级政党的本质和劣势暴露无遗:执政党无法动员组织全国的力量,更无力跨地区协调医疗资源,政党之间互相指责、拆台,政府救治乏力。

二、马克思主义认为,共产党组织的坚强有力有赖于全党高度的意志统一、高度的思想一致和高度的行动一致,实现这样的统一和一致,必须要形成和确立党的领导核心

确立和维护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核心,始终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学说的一个基本观点。马克思、恩格斯在领导欧洲工人运动和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实践中,始终强调“权威”的必要性和重要性。马克思在《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中指出,“每一个社会时代都需要有自己的伟大人物,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物,它就要创造出这样的人物来”。恩格斯在《论权威》一文中,批判了当时一些社会主义者反对权威的错误观念,指出没有权威就不可能有任何一致的行动,“问题是靠权威来解决的”。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党的团结和统一是实现党的组织领导的必要条件,“为了保证革命成功,必须有思想和行动的统一”。第一国际时期,马克思、恩格斯在批判巴枯宁的“支部自治”“自由联合”等观点时指出,如果没有集中的领导、没有权威,党就只能瓦解,而不可能成为坚强的统一组织,不可能有统一的行动。列宁在领导建党的实践中,高度重视维护党的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他在《怎么办》中深刻指出,无产阶级政党如果没有自己的领袖,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的意志统一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有效应对突发重大疫情,取决于一个国家对公共卫生和紧急情况作出反应的能力,但同样也依赖于人民对其国家、领导人及领袖才智的信任。面对疫情,习近平总书记运筹帷幄、总揽全局、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全面加强对疫情防控的集中统一领导。中国抗疫斗争之所以取得这么好的成效,关键在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航掌舵和砥柱中流的政治担当。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判断失准、应对失措、组织失序,一些领导人否认疫情,为保持统治者的声望故意淡化疫情,拒绝采取必要的行动;一些领导人面对困境束手无策,贻误最佳时期,造成疫情泛滥。

三、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的根本弊端体现在实行私有制

资本主义社会化生产和社会的产品被个别资本家所占有之间的矛盾,表现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对立,表现为个别工厂中生产的组织性和整个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之间的对立。这次疫情防控的实践证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没有变化,尽管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普遍具有较高的生产力发展水平,但面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几乎都陷入医疗资源匮乏的困境,由于无法有效调节,社会生产处于无政府状态,加重了疫情的扩散。

恩格斯根据资本主义的社会弊端科学预测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本特征:生产资料社会公有,生活资料个人占有;社会生产力充分发展,社会资源充分节约;社会生产满足社会需要,对社会生产进行有计划调节;个体社会成员共同富裕,每个人得到全面自由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中国的抗疫实践,充分证明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优越性。面对疫情防控的特殊形势,党和政府在春节休假期间便迅速组织医用物资及相关药品生产企业复工复产,不少企业及时有序转产,生产防护服和口罩等急需物资,潜在产能迅速激活,重要物资实行国家统一调度,极大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防护需求,强大的生产能力和调度能力背后显示了强大的制度动员能力。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党和政府在防控常态化下,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加快建立同疫情防控相适应的经济社会运行秩序,使人流、物流、资金流有序转动起来,一时间,工厂车间机器轰鸣,田间地头绿意盎然,神州大地恢复往日的生机与活力。

四、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的民主制度是一种残缺不全的、贫乏的和虚伪的民主制度,是只供富人、只供少数人享受的民主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指出,“即使在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国里,人民仍然摆脱不了当雇佣奴隶的命运”;他援引恩格斯的话,认为普选制是资产阶级统治的工具,“在现今的国家里,普选制不能而且永远不会提供更多的东西”;援引马克思的话,认为议会是专门愚弄“老百姓”的清谈馆。在这次疫情面前,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充分暴露了其民主的虚伪性。这些国家口口声声尊重人民选择的权利和自由,实质上是对民众的生命健康不负责任,最终受到影响的是普通百姓,富人是不大会有影响的。美国此次疫情迄今死亡超过13万人,他们多是老弱、穷人、少数族裔等,新增失业人数超过4000万。5月25日,明尼苏达州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由此引发的骚乱迅速在美国全境蔓延。人民表达对种族歧视的愤怒,也发泄对政府应对疫情不力的不满。这些都充分说明普通百姓在美国的民主中实际上没有位置,也没有话语权。

而无产阶级专政时期,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时期,才第一次提供人民享受的、大多数人享受的民主。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写道,“实际上,只是从社会主义实现时起,社会生活和个人生活的各个领域才会开始出现迅速的、真正的、确实是群众性的即有大多数居民参加然后有全体居民参加的前进运动”。社会主义制度的一大优势是实行民主集中制,列宁指出,“加入共产国际的党,应该是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建立起来的。在目前激烈的国内战争时代,共产党必须按照高度集中的方式组织起来,在党内实行像军事纪律那样的铁的纪律,党的中央机关必须拥有广泛的权力,得到全体党员的普遍信任,成为一个有权威的机构。只有这样,党才能履行自己的义务”。民主集中制作为我们党和国家的根本制度,体现了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体现了人民当家作主,体现了坚持全国一盘棋、调动各方面积极性、集中力量办大事等显著优势。我国的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之所以能够有序有力推进,根本原因是充分发挥了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的显著优势:党中央每次作出部署,各地马上就行动起来,紧紧跟上;湖北一方有难,全国八方支援;坚持全国一盘棋,全国上下迅速布防,紧急调拨大量医疗救治资源;严格执纪执法,对发现的各类问题及时纠错问责……举国抗疫,也让世界更深入地读懂了中国、读懂了中国共产党。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这样评价,“中方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展现出中国速度、中国规模、中国效率,我们对此表示高度赞赏”。

五、马克思主义认为,为了实现人的真正自由和解放,呼唤一种真正的共同体,即自由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其他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逻辑延续和当代发展。今天,面对波及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全世界更加深切地体会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丰富内涵和深远意义。“疫情没有国界,世界各国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在与各国领导人的会谈、通话和慰问电中,“命运共同体”成为高频词,它表达了国际社会携手抗疫的决心,寄托着各国共渡难关的希望。当遭受疫情袭击之时,中国及时主动与世界分享有关病毒科研成果,最大程度满足世界对疫情的信息需求;在疫情蔓延全球之际,中国慷慨无私与世界分享防控和诊疗方案,先后向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无偿援助,向27个国家派出医疗专家组。中国防控疫情为世界各国防控疫情争取了宝贵时间、作出了重要贡献,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赞扬,显示了一个东方大国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行动自觉。

在这场疫情防控斗争中,中国人民风雨同舟、和衷共济,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精神广为弘扬,人民群众显示了崇高的精神境界和道德情操。与西方国家自由散漫的情况截然不同的是,在中国疫情防控的每一道战壕里,在生死攸关的每一次较量中,都铭刻着无数勇士的逆行身影,涌现出许许多多的英雄。面对疫情,中国人民选择牺牲和担当,选择大局和奉献,正是这种融于灵魂和血脉的民族精神,让几近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成为现实。中国人民的坚韧和奉献,极大延缓了疫情传播。

反观西方国家在疫情面前的表现,金钱至上和利己主义的价值观使得“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放任自流、“自然免疫”等论调的叫嚣,老人和弱势群体的高感染率高病死率,都表明西方仍在遵循动物世界般的丛林法则,就像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透彻分析,“失败者被无情地淘汰掉。这是从自然界加倍疯狂地搬到社会中来的达尔文主义的个体生存斗争。动物的自然状态竟表现为人类发展的顶点”。西方国家这些看似自由的人,其实都没有摆脱弱肉强食的动物界生存法则,距离马克思所描述的人的全面自由发展相距甚远。而中国人民的宽广胸怀、中国人民在疫情防控人民战争中的出色表现,再次唤起世人对命运与共的思考,让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熠熠生辉。

(作者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党委常务副书记)

来源:《机关党建研究》2020年第7期

(责编:冯爱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