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父周恩来的读书方法

周秉德

来源:学习时报2020年09月07日11:12
文字缩放:

周恩来一生酷爱读书,无论是在条件艰苦的战争年代,还是日理万机的和平建设时期,他都保持着良好习惯,同时,他还特别讲究读书学习的方法。

1943年3月18日,周恩来在重庆红岩村写下《我的修养要则》,其中第一条提出了自己的读书方法:“加紧学习,抓住中心,宁精勿杂,宁专勿多。”11月,周恩来在延安参加整风运动的时候,对“要则”作出深化和补充,再次强调必须从专而精入手,这是他的“精专”读书法,即读书贵精而不求博,重在深度而不在广度。

在读书的过程中,他强调要批判地学习和思考,要“审慎求真”,不要盲从,要实事求是地进行分析、评论,不要全盘否定,对正确的东西加以肯定、学习和借鉴,对错误的东西要加以否定和舍弃。
  从1958年11月到1961年6月,毛泽东在全党范围内先后四次提倡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学习政治经济学。周恩来积极响应,并在1960年2月在广东从化召集国务院、书记处等领导人组成读书小组,前后学了20多天时间,把《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社会主义部分近27万字诵读一遍,并作了三次系统的发言。

周恩来经常说的一句名言叫:“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我自己也是这样做的,停顿就是落后,落后就要思想生锈。共产党员也是一样。”他对自己是这样要求的,对于后生晚辈是这样提倡的,他提倡年轻人“要抓紧学习,提高自己的文化和科学技术水平,掌握现代科学技术”。

对我们这些晚辈,伯父更是如此要求。1957年,国家实行机关干部下基层劳动锻炼的时候,伯父鼓励二伯父的儿子周荣庆也到基层锻炼,并送他一句话勉励他:“布衣暖,菜根香,读书滋味长。”这句话,形象地表达了伯父对晚辈成长进步道路的基本要求。“读书滋味长”,就是要我们勤读书,读好书,认真体会书中的各种滋味,不断地增加知识储备,增强改造客观世界的能力。
  (摘自2019年第11期《新阅读》,原标题为《周恩来为中华崛起读书》)

(责编:冯爱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