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市总举办的这场竞赛“网红”齐聚

来源:中工网2020年10月09日15:05
文字缩放:

阅读提示

如何把网络直播销售这支新出现的职工队伍组织、凝聚起来?牡丹江市总以劳动竞赛为切入口,不仅为“网红”主播带来很多收获,还引发关于建立比赛长效机制、对接企业和成熟“网红”,从而助推当地经济发展的思考。

“欢迎大家来到油油的直播间,我是大家的带货小助手。”

“看元宝姐包馄饨,大家是不是都饿了?晚上请你吃馄饨吧。”

……

8月下旬,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世贸假日酒店一楼宴会大厅内,34名牡丹江市的网红主播正在参加由牡丹江市总工会等单位举办的全市首届直播销售员职业技能竞赛。经过前期海选,3个组别的34名选手共同在这里开始复赛和决赛,推销牡丹江当地的农副产品。

网上的“粉丝”在观看,现场的评委在审视,未进入决赛的选手在观摩。

这是一场比赛,也是一次学习,更是一次尝试。通过这次活动,牡丹江市总正在摸索一条把“网红”职工凝聚起来,培育新兴经济领域职工队伍的新路子。

从“0”到“1”的突破

选手分类方法?没有!比赛设置参考?没有!

当总决赛落幕,牡丹江市总工会职工创业孵化基地负责人宋言在回忆起竞赛的时候,还真有点儿“后怕”——怎么就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接手这场比赛的组织工作?

既然没有经验可以借鉴,为什么要开展此项劳动竞赛呢?

“面对网络直播销售这支新出现的职工队伍,工会怎样把他们组织起来、凝聚起来,从而引领好、服务好职工,要找到一个突破口。”牡丹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总工会主席黄莲花介绍说,牡丹江市总在抓好传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的同时,也注重培育好新兴经济领域出现的职工队伍。

疫情期间,牡丹江市总工会职工创业孵化基地的入孵企业开展了两场在线直播。通过对这两场直播带货的揣摩、分析,并参照以往传统劳动竞赛的举办方法,牡丹江市总根据报名选手的粉丝量将选手分为“红人组”“达人组”“超人组”3个级别。“这样分组是为了让选手在相对公平的组别中展开比拼。”宋言说。

从“1”到“多”的收获

在这次竞赛中,获奖选手除了能得到证书、奖杯外,还能获得500元~2000元不等的奖金,也可以与职工创业孵化基地在孵企业直接签约共同发展。然而,对于选手们而言,这只是收获之一。

这次比赛让达人组冠军姜丰对直播销售的理念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直播绝对不是打开手机对着说话就行,看似随意的话语背后,其实都有着精心的设计。”姜丰是做实体鞋店的,这次参赛让他明白:每一个成功的销售“网红”的背后都需要一个团队来共同合作,并非一人单打独斗。

超人组季军张孝春2019年开始在网上做椴树蜜销售,但直播效果并不理想。这次来参加比赛,他学到很多新方法。“过去在直播间里,我们只会介绍产品有多好,但这次比赛让我意识到必须要有过程展示。”张孝春已经盘算好了,今后从蜂蜜的收割到封装,他们都要拍摄小视频。直播的时候,还要现场展示蜂蜜的冲水、调配。

在众多选手中有一名非常特殊的参赛者,叫王古玥,是超人组的冠军。她是牡丹江市发改委的一名公务员。王古玥表示,在参赛过程中,她一直在思考如何将“网红”经济与牡丹江的农产品挂钩,从而为该市寻找出一条新的发展路径。

从“多”到“久”的思考

来自牡丹江兴源镇的参赛者们,也让工会工作人员有了更多的思考。

兴源镇共有两人参加最终的角逐,却派出一个10余人的观摩队伍。兴源镇镇长张希明告诉记者,近年来,该镇将地方农产品通过网络进行销售,因此也选拔、培养、包装了一批“网红”,“特别是在疫情发生以后,网络直播销售已经成为镇里一个新的就业出路。”

为了扶植本镇的直播销售事业,镇里还投资购买设备,修建直播间。但硬件有了以后,主播的能力就更需要匹配到位。当听说牡丹江市总要举办这样一个活动后,镇里决定在选手之外再派一个观摩团到现场学习。

在决赛现场,此前复赛被淘汰的选手也没有离开,而是在赛场周围安静地观看决赛。

“报名那天,我们在报到处设立了测温组、材料组、服装组、抽签组等几个组别,但最火爆的是技术服务组。”宋言告诉记者,这个组有专业的工作人员给选手讲解如何利用好各个直播平台,如何添加销售链接,如何进一步展示自己的商品,“这都提示我们,比赛必须建立长效机制,而且还要把赛场打造成选手们交流提升的平台。”

比赛中,牡丹江下属各县级市的土特产品也都进行了展示,销售总额达215.8万元。

“我们不仅要办比赛,培养人才,还要将企业和成熟的‘网红’对接,助力地方经济发展。”黄莲花认为,要做的还很多,这次比赛只是一个开始。

(责编:冯爱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