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沙白雪映丹心

——记中国科学院高级工程师、“全国最美支边人物”李世英

卜叶

2020年10月12日17:53
文字缩放: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农历春节假期比预想的要长,李世英因此很焦急,时不时追踪着疫情进展,希望尽快返回工作岗位。

身为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的他,工作并不在大连,而是在新疆石河子。2011年,46岁的李世英作为大连市第一批援疆干部,来到石河子市,在新疆天业(集团)有限公司挂职担任总工程师。

没想到,这一待就是10年。技术人员援疆的期限是一年半,这期间李世英6次申请延期,成了名副其实的援疆“钉子户”。

援疆“钉子户”的大梦想

为何6次申请继续援疆?这里究竟有什么令他牵挂不舍?

“搞化工不是个简单活,项目牵涉多方、工程建设工期长。每次援疆到期几乎都面临一样的情况,手头工作都没做完,并且是正需要人手的时候。”李世英说,“我就想继续把这个项目做好、做完美、做成功。”

天业集团是国内氯碱化工行业领军企业,也是全国第一批循环经济试点企业、技术创新示范企业。刚到天业集团时,正值企业转型期,找到一条产业创新之路的重担落到李世英肩头。

“一定要用电石尾气生产出高附加值的乙二醇,以填补我国在该领域的技术空白,这也是天业集团坚持走循环经济发展道路最有力的证明。”在深入调研论证后,李世英提出了发展现代煤化工的建议,催生天业集团第一个科技前沿项目—利用电石尾气生产乙二醇。

当时,这一技术在全国乃至全球尚无经验可循,李世英率队攻关,马不停蹄地在各个城市奔波,寻求合作,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有一段时间工作没有进展,李世英着急上火引发牙疼,整宿睡不着。

最终,在李世英牵线下,大连化物所、华东理工大学等纷纷送来技术和人才。天业集团和大连化物所共同建立了联合催化中心,与荷兰阿克公司、南开大学等单位开启技术合作。

天业的转型方向逐渐明朗起来,一颗螺丝钉终于带领企业撬动了转型的巨石。

援助和合作并不意味着立刻就能转型升级,科研难题仍然需要李世英带领团队攻克。抱着屡败屡战的决心,李世英一次次提出设计方案,一步步总结,一点点积累技术创新经验。

功夫不负有心人,李世英团队用时一年半,终于成功打通全工艺流程,摸索出最佳生产方案。天业集团完成了世界首套电石炉气深度净化制乙二醇项目,并于2013年初推动5万吨电石尾气制乙二醇项目顺利投产。

这一仗打得漂亮,但也让李世英错过归期。

“仗”一个接一个,像戈壁上的红柳一样留住了李世英,他的归期变成了遥遥无期。“宁愿生命透支,不能让使命欠账。”李世英说,“将大连化物所的最新技术成果引入新疆、引入天业,实现从‘输血’到‘造血’的转变,这是我援疆的使命。”

舍小家为大家甘做人梯

“第一次援疆,李世英还征询我的意见,以后申请延期基本都是先斩后奏。”李世英在石河子的10年中,妻子王燕担起家中大事小情。

2010年,大连市对口援建的石河子市领导找到李世英,说需要一名懂技术会管理懂经营的复合型人才,希望他去。李世英回家征求王燕的意见,王燕有些迟疑。李世英宽慰妻子:“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了,到那儿我也能发挥我的特长。”

“每次回家都急着回石河子,住采光不好的一楼,大冬天穿单裤单鞋,喝生水,衣服晾在餐桌上……就为了图方便、省时间。”王燕说,“只是希望他注意身体,不要喝生水。他的结石很严重,胆上都长满了,肾结石也有了,手术一再延期。而他总能找到理由,说项目等不了。”

2019年,援疆10年,将近乎全部精力投入到天业集团工作中的李世英,获评全国“最美支边人物”。

近年来,在李世英牵线搭桥下,天业集团与华东理工大学采取“请进来,送出去”模式,培养了82名工程硕士研究生。王多容就是其中的一个。大学毕业后不久,王多容便从祖国东部来到天业集团。“我很兴奋,终于可以在‘家门口’学习了,李世英作为我在集团的导师,在科研、工作之余,还专门抽时间辅导我的学业。”

“李世英一待10年,并干出了一番成绩,他不仅是援疆‘钉子户’,也是天业的一面旗帜,吸引青年人才扎根新疆,鼓舞着年轻人的士气。”在天业集团董事长宋晓玲看来,李世英的到来,不仅带来了技术,更为整个天业注入了精神力量。

“说实话,每次援疆期限到期,我也想回到家中照看妻子和儿子,但是手上的项目没完成,天业集团更需要我。”李世英忘我地工作,干出了成绩,但在他内心,最对不住的是妻子和儿子。

自从丈夫援疆后,王燕每年都来一趟新疆。“这些年新疆变化太大了,有些地方更是翻天覆地,我再来都认不出了。”她说,“这样一想,李世英做的确实是有意义的事。”

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

石河子的城市面貌在变,人民生活水平在变,气候却还是老“脾气”。一年四季空气干燥,来自海滨城市大连的援疆人员被渴醒成常态,早上的问候语甚至变成了“渴不渴”。

到了冬天,又时不时飘起飞雪,天上的飞机落不下来。所以,冬天的援疆人员轻易不敢离开,就怕回不来耽误了工作。但石河子有种魔力,不了解的人不愿意来,来的人又舍不得走。

“来新疆的时候我女儿刚出生,现在两岁了,不知道回去还认不认识我。”

“来援疆谁都有顾不上的时候,儿子高考我缺席了。”

为什么不回去?如果可以选择,还会再来吗?李世英和“援友们”没有半刻迟疑:“来,新疆需要我们。”

大连支援石河子的人员来自各行各业,他们已适应石河子的气候,自由切换时差,践行着每个中华儿女、一名共产党党员的责任。

“与其说奉献,不如说感恩。我感恩这次经历,来边疆,我才更深刻地知道什么是祖国。”李世英说,“也是在这片热土,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2017年,远离家人的李世英多了一个亲戚。他与石河子当地中学生努尔曼古丽结成“亲戚”,关心努尔曼古丽的生活和学习,为她买衣服和学习用品,给她讲民族团结的故事……努尔曼古丽一见到他,就亲切地叫他“汉族爸爸”。

“你看这是我女儿给我做的贺卡”“你看这是我女儿送我的来自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沙子”……李世英宿舍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摆件”都是这个女儿亲手做的,李世英逢人就提自己有个聪明乖巧的女儿。

大连到石河子,蔚蓝到深黄,数千个日夜里,李世英这样的援疆人远离家人,将近乎全部的精力投入新疆建设中,他们像红柳一样守卫着祖国,在这里结下了亲戚、结交了援友、培养了学生,拥有了第二故乡。

(来源:《旗帜》2020年第9期;作者单位:中国科学报)

(责编:张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