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守同盟”突破记

2020年11月23日14:04
文字缩放:

“鱼儿瘟了。” 2020年3月7日中午,刚接到成都市双流区监委通知接受调查的某公司老板谢某某,拨打了一个不显示名字的神秘电话,说了四个字就匆匆挂断了。

2020年3月6日,双流区监委对该区怡心街道党工委书记宋某某采取了留置措施,问题线索来源于成都市监委交办,宋某某涉嫌与原双流县副县长易某某(另案调查)共同受贿200万元。

调查刚开始就陷入了僵局。面对调查人员的讯问,宋某某表现得异常平静,要么反复强调他是冤枉的,质疑组织是不是搞错了,要么长时间一言不发。

调查组分析宋某某的履历,此人当过警察且任职经历丰富,是个难缠的对手。调查组决定调整调查思路,先突破涉案的行贿人,而涉案的行贿人正是拨出那个神秘电话的谢某某。3月7日晚,经上级批准,区监委对谢某某采取了留置措施。

“我没有给他送过钱,我和他只是工作上有过交集,勉强算得上普通朋友。”谢某某也一脸镇定,对问题矢口否认。

“我们已经掌握了证据,只是想从你这得到证实,你要主动交代,不要心存侥幸。”调查人员保持高压态势。

“我送了他8万,他表弟收的……”沉默良久的谢某某支支吾吾说了个金额。

“这笔钱是怎么给的?转账还是付的现金?分几次给的?时间是好久?地点在哪里?”明知他在撒谎,调查人员也没有指出其荒谬之处,而是紧盯细节不放。

谢某某开始语无伦次,时间、地点无法一一对应,金额一时8万,一时又变成了38万。

与此同时,外调组赶赴谢某某的公司、家中和银行等地,加紧锁定宋某某与谢某某往来的相关证据。

“经查,你与宋某某有13笔转账记录,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有确切的证据,宋某某2月22日与你见过面,你们谈了什么?” 调查人员逐步地抛出关键信息。

“我……,我实在是编不下去了,你们别问了,我送了他们450万!”谢某某最终交代了自己的行贿事实。

原来,宋某某在任彭镇镇长时,与时任双流县副县长易某某合谋,利用职权为谢某某的公司顺利拿到厂房改建手续,事后宋某某收受贿赂450万元,向易某某谎称只收取了200万,分给易某某100万。在得知易某某“出事”后,宋某某立即找到谢某某订立“攻守同盟”,妄图掩盖自己的罪行。

宋某某被区监委留置调查的当天,宋的表弟吴某(涉案人员)慌了神,下午找到谢某某再次确认“攻守同盟”的细节,商定如果谢某某接受监委调查,先不要承认,实在扛不住了就随便说个金额,并说钱是吴某收的,还约定如果谢某某收到接受调查的通知,就第一时间暗号告知“鱼儿瘟了”。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通过调查组集中攻坚,宋某某、吴某和谢某某精心设计的“攻守同盟”瞬间土崩瓦解。面对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据,宋某某再也“崩不住了”,开始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

调查组持续做好宋某某思想转化工作,同时,对宋某某历任岗位所经手的重大项目逐一进行排查,分析关联账户,倒查资产来源。

最终查实,宋某某涉嫌受贿、贪污和行贿等犯罪,涉案金额1000多万元人民币。日前,经双流区纪委监委研究并报区委常委会批准,给予宋某某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涉案款物随案移送。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责编:张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