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的宣传思想工作理论及其当代价值

张艺兵

来源:《光明日报》2020年12月08日09:30
文字缩放:

列宁是一位出色的宣传家,他的宣传思想工作理论极其丰富,在列宁的论著中有许多地方论述了宣传思想工作,涉及宣传的目的、方法、手段、意义及其在党的工作中的地位作用。这些思想依然闪耀着时代价值的光芒。

列宁宣传思想工作理论的丰富内涵

为了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将社会主义由科学变为现实,列宁所面临的是如何实现党的思想统一,如何实现马克思主义俄国化,如何坚定人们的社会主义信念并为之奋斗等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离不开思想的交锋,理论的灌输,政治的教育,而宣传思想工作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宣传的目的:渗透到人民群众的意识之中。列宁极为重视先进理论的普及工作,他认为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行动,有了革命的理论没有被人民群众掌握,理论就没有现实力量。因此,无产阶级政党在革命的过程中,要让党的各级组织明白,党的“主要的任务当然是要在一切人民阶层中进行宣传和鼓动”,把马克思主义“渗透到群众的意识中去”。在列宁看来,党在革命时期每一个方面都要把党的政策和意图告诉人民群众,这样才能取得人们的理解和拥护。党的理论工作者应当“既以理论家的身份,又以宣传员的身份……‘到居民的一切阶级中去’”。列宁在俄国革命的过程中,深刻认识到在人民群众中普及马克思主义,普及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马克思主义的先进理论,在俄国革命过程中起着灵魂的作用,人民群众会受到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干扰和侵袭,宣传工作跟不上革命的步伐就会贻误时机。列宁要求无产阶级政党积极承担起这一迫切任务,在人民群众中普及马克思主义,让每个党员既成为战斗员也成为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员。

宣传的方法:灌输。列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结合当时俄国工人运动的实际,结合布尔什维克党宣传思想工作的实践,积极探索宣传思想工作的内在规律,并在此基础之上提出了“灌输理论”。列宁认为,俄国的工人阶级从自发斗争到自觉斗争的过程中,需要马克思主义理论作指导。但“工人本来也不可能有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这种意识只能从外面灌输进去”,因而需要党的各级组织运用“灌输”的方法,向工人宣传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在列宁看来,“为了向工人灌输政治知识,社会民主党人应当到居民的一切阶级中去,应当派出自己的队伍分赴各个方面”。在十月革命成功后,列宁对“灌输”理论进行了完善。他提出了社会主义建设分“两步走”思想,认为如果不把苏维埃国家的思想灌输到群众中去,“就不能从走向社会主义的第一步(从工人监督)进到第二步,即转到工人调节生产”。由此可以看出,列宁不仅在意识形态领域,而且在国家制度的各个方面,从国家民主制度建设的高度来对待宣传思想工作。

列宁虽然认识到“灌输”的有效性,但是他反对把“灌输”简单化。同时,列宁强调“灌输”要讲针对性。无产阶级政党在宣传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要注意研究自己的宣传对象,要立足于使人民群众认识到自己的崇高使命和奋斗目标,而不是漫无目标的“填鸭”,抽象的观念和理论是不会赢得群众的信任的,每个行业、每个阶层都有自己的关注点,要认真研究人民群众的诉求结合我们党的方针政策进行有针对性的“灌输”。在列宁看来,立足于人民群众的现实生活,把人民群众身边的材料加以整理,以更有说服力的论据征服基层群众的心才是我们宣传的基本策略。他指出:“要善于利用每一件小事来向大家说明自己的社会主义信念和自己的民主主义要求,向大家解释无产阶级解放斗争的世界历史意义。”

宣传的手段:通俗化。如何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普及给人民大众,让人民群众能够接受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列宁在探索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过程中,提出了有利于人民群众接受的方法和手段。列宁认为,让普通民众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最有效的手段是通俗化。他认为,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要通俗化”“应当善于用简单、明了、群众易懂的语言讲话,坚决抛弃难懂的术语,外来语,背得烂熟的,现成的但是群众还不懂、还不熟的口号”。他还通过一个公式来说明马克思主义通俗化的重要性,“最高限度的马克思主义=最高限度的通俗化”。此外,列宁在倡导通俗化的同时还坚决摒弃庸俗化。他严厉地批评那些打着通俗读物的旗号宣传庸俗观点的做法。如《自由》杂志“翻来覆去地谈论那被有意庸俗化了的、陈腐的社会主义思想”的做法,列宁严厉批评道:“这不是什么通俗,而是卑劣的哗众取宠。”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列宁主张以简单明了的方式让马克思主义接地气,而不是让马克思主义束之高阁。马克思主义理论只有让普通民众接受才有生命力。“通俗化”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列宁宣传思想工作理论的当代价值

列宁的宣传思想工作理论是在继承马克思恩格斯的宣传思想工作理论基础上,从俄国的具体国情和实际情况出发来推进的,对于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中国来说依然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

宣传思想工作要坚持党的领导。如何有效地发挥党的组织在宣传思想工作中的作用,最大限度发挥宣传思想工作的效力,列宁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构想。他认为,党的中央委员会应加强对宣传思想工作的领导,并在党的布拉格代表会议上确认了“中央委员会的机关报”体制。这个体制可以发挥党的集中领导作用,有效保证党对宣传思想工作的领导和监督。列宁提出的这种体制,是在吸取第一、第二国际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马克思、恩格斯宣传思想工作理论的继承和发展。第一、第二国际在宣传过程中,并没有发挥集中领导的作用,而是无休止的讨论,严重影响了第一、第二国际作用的发挥,如何构建一个适合俄国国情的宣传思想工作体制,列宁领导布尔什维克党进行了大胆探索。在革命的初期,面对国内纷繁复杂的形势,只有加强党对宣传思想工作的领导和监督,才能使马克思主义普及到普通群众中去。加强党对宣传思想工作的直接领导,也是适应俄国革命的需要。十月革命胜利后,面对红色政权的建立,帝国主义纷纷起来对布尔什维克发起攻击,新生的红色政权随时都有被颠覆的危险。因此,列宁提出,党的一切事业,可以集中的(出版工作、宣传等)就应当为了事业的利益而加以集中。

宣传思想工作要坚持党性原则。一是宣传思想工作是党的全部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列宁指出:“党的出版物的这个原则是什么呢?这不只是说,对于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写作事业不能是个人或集团的赚钱工具,而且根本不能是与无产阶级总的事业无关的个人事业……写作事业应当成为整个无产阶级事业的一部分、成为由整个工人阶级的整个觉悟的先锋队所开动的一部巨大的社会民主主义机器的‘齿轮和螺丝钉’。写作事业应当成为社会民主党有组织的、有计划的、统一的党的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二是宣传机构及其工作应当自觉接受党的领导和监督。列宁指出,“写作者一定要参加到各个党组织中去。出版社和发行所、书店和阅览室、图书馆和各种书报营业所,都应当成为党的机构,向党报告工作情况。有组织的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应当注视这一切工作,监督这一切工作”。而“报纸应当成为各级党组织的机关”,因此,它们都“应受党的监督”。他强调,整个社会民主主义的出版物应当成为党的出版物。一切报纸、杂志、出版社等都应当立即进行改组工作,以便造成这样的情况,使它们根据这些或那些原则完全加入这些或那些党组织。三是宣传思想工作者必须站在党的立场上,按党纲、党章和党的策略决议办事。列宁指出:“党的报刊必须旗帜鲜明地宣传党的观点,绝不允许利用党的招牌来鼓吹反党观点。而确定党的观点和反党观点的界限,是党纲、党的策略决议和党章。”

宣传思想工作要抓好阵地建设。列宁在加强党对宣传思想工作领导的同时,还十分重视宣传媒介的作用,重视宣传阵地的建设。他认为,出版和发行工作是党的宣传思想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在党的各级机构中通过报刊的宣传,使党的声音能够迅速地传播到普通民众中去。列宁的一生中总共撰写了几十卷光辉的著作,创办或主编过《火星报》《前进报》《无产者报》《真理报》等三十余种报刊,当过几十种著译和几百篇论文的编辑,为许多书写过序言或评介。列宁还非常支持政府各部门新创办的出版社。他不但想方设法为它们筹集经费,还就图书选题亲自给予具体指导。例如,列宁曾建议司法人民委员部及时出版苏维埃政府的法令文件,并编写有关的通俗读物,以便在人民群众当中开展关于社会主义法制的宣传教育。又如,十月革命胜利后不久,解决粮食问题密切关系到苏维埃政权的基础工农联盟能否巩固。但直到1918年6月,未见有任何同饥荒进行斗争的书籍出版,列宁便严厉地批评了粮食人民委员亚 德·瞿鲁巴,从而推动了有关解决粮食问题的书籍的出版。

(作者:张艺兵,系广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责编:张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