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史话 | 白色迷雾下的战斗——邓颖超和我们党最早的机关党组织

孙   迪

2021年06月22日10:49
文字缩放:

1928年6月,白色恐怖阴沉地笼罩着中国大地,我们党不得不在莫斯科召开了党的六大。会议选举产生了新的中央委员会,中共中央机关进一步完善。7月20日,中央政治局召集第一次会议,我们党最早的机关党组织——中央机关直属支部(简称“直支”,代名“植枝”)诞生了。刚刚从莫斯科归来的邓颖超担任直支第一任支部书记。她曾这样回忆在直支的工作:我对这项工作“非常有兴趣,也很留恋”,“党支部是一个战斗堡垒,一个党员在党支部进行党的工作,能够受到党的教育和锻炼”。

直支由邓颖超、恽代英、张采真、张国虚、吴季岩等同志组成干事会,下设分支部,分支部下是党小组。直支的主要工作任务是:一、加紧政治训练,特别注意党员与党的关系;二、督促工作;三、整顿党员的日常生活;四、讨论参加产业支部工作;五、讨论秘密工作问题。为圆满完成任务,邓颖超制定了严格的工作制度。干事会每半月开会一次,干事常委会一星期开会一次,分支部和小组会每月至少开会一次,干事分头参加小组会。每月末,邓颖超向党中央提交直属支部工作的书面报告。

在危机四伏的上海,邓颖超和战友们外出活动随时有被逮捕的危险,需要处处留心。斜桥青海路19弄善庆坊21号一幢二楼二底的石库门房子,曾是党中央秘书处机关,邓颖超在这里召开过几次直支干事会。为了不引起敌人怀疑,大家有的从前门走,有的从后门走,有的手拎礼品,像是来探亲访友。邓颖超手握一束鲜花,假装是送给主人的礼物。恽代英身穿一件白纺绸长衫,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像个“学究”。他们一个个若无其事地上了楼,邓颖超主持讨论直支的工作计划。

在威海卫路跑马厅附近一幢房子的统厢房里,邓颖超曾参加过宣传部的分支部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徐冰、罗晓红等十几人。邓颖超身穿蓝色碎花夹绸旗袍,一副“少奶奶”模样。徐冰穿着古铜色团花缎袍子、黑缎马褂,像一位绸缎店的“小开”。虽然这样违和的场面显得有些好笑,但他们讨论的内容十分严肃:怎样克服一些不坚定分子的悲观消沉情绪,进行反对取消派的斗争?怎样深入群众,发动群众,宣传群众?怎样积蓄力量,发展党的组织?

那时,党内刊物很少。邓颖超与直支成员商量,决定创办《支部生活》。周恩来对此热忱支持,并由中央组织部向直支建议,“必须注重一般同志所需要所欲求解答的问题”,“将过去的记录汇刊的方式改变过来”,“得到实际灌输的收益”。1929年1月,由邓颖超主编的《支部生活》问世,每月出版一至两期。刊物32开本、毛边纸、线装,封面被伪装成“志夫新话”,不致引起敌人注意。邓颖超、周恩来都用笔名为该刊写过文章。《支部生活》发表了不少富有战斗性、建设性的文章,对加强党的机关工作、促进党员的思想教育和理论学习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就是在如此困难和危险的工作条件下,邓颖超领导着直支,为党、为人民、为革命呕心沥血。直支仿佛白色迷雾中的一盏明灯,为在这特殊时期坚持战斗的共产党员,为藏踪蹑迹从事秘密工作的地下党,为隐匿在繁华上海滩的一个个秘密联络点,始终指引着方向。

(作者单位: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

来源:《机关党建研究》2021年第1期

(责编:刘书含、梁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