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热爱 矢志不渝

——记“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付巧妹

韩扬眉

2021年08月25日09:12
文字缩放:

作为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80后的付巧妹主要从事人类演化遗传的研究,希望通过古DNA,探究“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这一永恒话题。在这个“冷门”且看似“无用”的基础研究中,付巧妹带领团队坚守执着坐着“冷板凳”,在西方国家主导的古DNA研究版图中赢得了属于中国人的学术骄傲。从开发古核基因组捕获技术,到首次重建出最古老人类近乎完整的基因组序列、首次揭示东亚最古老的现代人基因组……付巧妹和团队成功推动中国现代人起源与演化研究从跟跑变为领跑。

今年5月,付巧妹被授予第二十五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解锁“东亚人”演化奥秘

5月27日,付巧妹团队再次在《细胞》杂志公布重磅成果:解锁冰河时代东亚人群遗传图谱和适应性基因演化。付巧妹和团队绘制出4万年来东亚北部人群的群体动态演化图谱,为探究东亚北部人群的适应性遗传变异情况及相关基因的选择机制提供了新的思路和证据。

付巧妹从事古DNA研究是在德国马普进化人类学研究所开始的。起初,她的主要精力放在了欧亚西部早期人群演化领域,但探求自己人群的历史,摸清东亚人群的演变过程,始终是她内心最大的渴求。2010年,付巧妹开始负责中德人类演化与科技考古联合实验室古DNA平台的筹建。2016年,她正式回国担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DNA实验室主任,专门研究东亚人群的遗传演化问题。

2017年,她获取并破译了中国最古老的现代人基因组—4万年前的田园洞人基因组,为东亚人群古DNA研究打开局面。今年,她再度取得对探索东亚人类与环境关系至关重要的末次冰盛期前后人群的古基因组,填补了东亚北部人群遗传历史的相关时间断层。

优秀团队的领头人

目前,付巧妹带领着一个20多人的团队。她的主要工作是提出科研设想和框架,统筹部署和支持保障工作。“最重要的是找到一群真正热爱这个方向,没有很多功利心,愿意为之努力工作的人。”这是她眼中优秀团队的关键要素。

付巧妹不只关心年轻人的科研工作,更关心他们的实际需求。她尽可能创造上升空间,不断激励年轻人的奋斗冲劲。“虽说做科研很有挑战,也很辛苦,但都是开心的过程,在工作过程中解决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就会觉得很有意义。”

如今,付巧妹带领的古DNA研究团队已经是古遗传学领域具有广泛国际影响力的国内研究团队。今年年初,该团队获得了“中国科学院先进集体”称号。

因热爱而选择

“年轻有为”的背后离不开矢志不渝的热爱与日积月累的勤奋,付巧妹亦是如此。经常很早起床,任务繁重时三四点就到单位,付巧妹称得上是“工作狂”。但对她来说,并不疲惫,因为是“享受”着去做事。

谈起人类起源与演化,付巧妹总是娓娓道来。“搞清楚那些未知的事情很有意思,尤其是全世界都不知道的事情,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让大家知道了,就特别开心。”言语间掩饰不住她的兴奋。科研永无止境,可以永远保持好奇和兴奋感,这是付巧妹心中科研的魅力。

(来源:《旗帜》2021年第8期,作者系中国科学报记者)

(责编:白 翔、钟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