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照亮觉醒年代

—走进北京李大钊故居

李军辉

2021年11月05日11:20
文字缩放:

今年国庆期间,不少年轻人追随电视剧《觉醒年代》来到红色革命旧址——北京西城区文华胡同24号,参观李大钊故居。

作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名字早已深入国人心中。李大钊,河北乐亭人,1916年从日本留学归国后便来到北京,直到1927年4月28日被反动军阀绞杀,在他38年的生命中有约10年是在北京度过的。李大钊在北京的居所先后达8处,可以说北京是李大钊的第二故乡。

1920年春至1924年1月,李大钊携家人搬到石驸马大街后宅35号(现文华胡同24号)居住,这是李大钊在故乡之外与家人生活时间最长的一处居所。在此期间,李大钊写下《唯物史观在现代史学上的价值》《中国的社会主义与世界的资本主义》《十月革命与中国人民》《艰难的国运与雄健的国民》等文章,以极高的革命热情传播与研究马克思主义,指导创立马克思学说研究会,领导创建北京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和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领导北方工人运动,促成国共合作,成为20世纪初中国革命的“播火者”。

走进李大钊故居,顿觉庭院幽静古朴而别致,与邻近繁华喧嚣的长安街形成鲜明对比。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李大钊半身铜像,在阳光的映射下显得熠熠生辉,仿佛穿越时空在看今日之中国是否变成如他描绘的青春之国家。

故居院落坐北朝南,分为南北两院,北院为李大钊及家人租住。其中北房是李大钊、赵纫兰夫妇的堂屋和卧室。西厢房是李大钊的书房和会客室。东厢房是长子李葆华卧室和亲友往来居住客房。东、西耳房是长女李星华及次女李炎华、次子李光华等人卧室。

“除道义外,一切事物皆嫌过多”。这是李大钊《简易生活之必要》开篇第一句,“简朴实用”是众人参观屋内陈设之后的第一感受。比如,堂屋的布局,除了中堂画两侧悬挂着由其本人书写且象征其精神风范的“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对联,以及传统中式条案桌椅多宝槅掸瓶等家具摆件外,只有两样物件能凸显出李大钊的特殊身份,一个是老式座钟,一个是黑色老式电话,其他没有多余陈设。大学教授在当时社会地位很高,几乎北京大学教授家中都有电话。尽管家里配有电话,但他联系仍以书信往来为主。李大钊为了方便告知大家,还在《少年中国》1920年10月第2卷第4期刊登了搬入石驸马大街后宅35号的消息,这也成为李大钊在此居住最有力的证据。在这里,他曾接待过陈独秀、邓中夏、梁漱溟、章士钊等名士友人。八仙桌上的一对茶盏,让人不禁联想到李大钊和客人喝茶交谈的情形。

堂屋摆设尚如此,李大钊、赵纫兰夫妇的卧室更是简朴。墙上挂着两人的照片,炕上是一张木质小桌和针线盒,桌上是一本发黄的《红楼梦》和一盏煤油灯。不难想象,晚睡前煤油灯下,李大钊和夫人一个读着红楼梦,一个做着针线活的伉俪情深的画面。子女房间的陈设也一样,除了供生活学习的家具外,没有任何可供玩乐的摆设。

“衣食宜俭其享用,戚友宜俭其酬应,物质宜俭其销耗,精神宜俭其劳役。”事实上,李大钊早在1918年1月就担任了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1920年7月改为教授兼主任,其间月薪120银元,加上兼任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等4所大学教授,还有稿费,月收入多时可达近300银元,完全可以过上富裕舒适的日子,但他却是“黄卷青灯,茹苦食淡,冬一絮衣,夏一布衫,所受之辛苦,有非笔墨所能形容者,如是者数载”。在北京一直租房而居没有置办一处房产。

省下来的钱都去哪了呢?原来,由于早期党组织经费困难,他把每月近三分之二的收入交了党费,剩下的用于接济别人。长子李葆华回忆说:“他很乐于助人,手头只要有钱,谁急需就送给谁,不讲还不还。他不讲究吃,也不讲究穿,家里的日子够过就行。”这也导致赵纫兰有时陷入无钱买米买菜的窘境,直到校长蔡元培知道了此事,安排学校会计把李大钊每月的薪水直接送给李夫人一部分,以免家中无米可炊。

走出堂屋,右手边便是三间打通兼做书房、会客室的西厢房。只见用于伏案写作的桌椅书柜笔墨纸砚,书桌上平展着列宁的《国家与革命》和北泽新次郎的《劳动者问题》,以及待写的稿纸。还有会议桌报架上摆放的《晨报》《新青年》等国内外报纸杂志。这里曾经是党组织早期活动会议室,李大钊接待过许多国内外知名人士和进步青年。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就曾在这里和李大钊、张太雷等人见面,讨论解决建党的一些问题。西侧墙上,一幅油画再现了当年李大钊和革命人士在此开会讨论的热烈场景。

如果稍不留意,在马林照片下方的一架黑色木质旧风琴容易被参观者忽视。据李星华回忆,这是在一个夏天的傍晚,李大钊带着他和葆华在东边头发胡同一个拍卖行里淘到的,放在了书房的西墙下。闲暇时,李大钊会教孩子们唱歌,亦可在重要会议召开时借助琴声防敌偷听。

走出书房来到南院,则是今年为纪念建党百年布置的《播火者——李大钊革命思想与实践》专题展。参观完展览,望着北院堂屋门前的两棵海棠树,忍不住思绪万千,斯人已去犹忆影,海棠花开魂依旧。中国革命的“火种”就是从这样一个僻静古朴的小院落中点燃的!

故居归来,笔者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上世纪初,是您点燃了改造古老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火炬;今天如您所愿,中国已不再是那个风雨如晦、山河破碎的旧中国了,愿先生透过历史的明月,看见今日中国的盛世繁华。

来源:学习时报

( 编辑:张成付   送签:张成付   签发:张桃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