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从2020年的1.8个提高到2025年的4.5个

发展普惠托育服务潜力巨大

本报记者  杨彦帆  常碧罗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2021年11月05日17:09
文字缩放:

中国宋庆龄青少年科技文化交流中心幼教中心的活动教室里,保育人员正陪伴小朋友们做游戏。

保育人员引导小朋友将废弃的纸片收集起来。
  本报记者 杨彦帆摄

日前,国家发改委等23部门印发的《关于推进儿童友好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支持发展普惠托育服务。鼓励支持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社区等提供普惠托育和婴幼儿照护服务。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提出,大力发展多种形式的普惠服务。发挥中央预算内投资的引导和撬动作用,推动建设一批方便可及、价格可接受、质量有保障的托育服务机构。

0—3岁婴幼儿是社会上“最柔软的群体”。随着三孩生育政策的实施,发展普惠性托育服务是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的组成部分,也是满足人民群众对婴幼儿照护服务需求的重要举措。日前,记者围绕如何发展普惠托育服务进行了采访。

托育服务的供需矛盾仍较突出,即便家中有老人照看婴幼儿,很多家庭仍表示有托育需求

上午10点,在中国宋庆龄青少年科技文化交流中心幼教中心的活动教室里,刚满两岁的西西正专注地撕下彩色小纸片的背胶,将彩纸贴在老师提前画好的大树上。不一会儿,一个挂满“果实”的大树手工作品完成了。

“以游戏的形式让小朋友撕纸和贴纸,能够锻炼他们的手指精细动作。在装饰大树的过程中,还可以培养孩子的美术兴趣。”保育老师高艳星介绍。欢快的音乐声中,小朋友们围着老师嬉戏。“来,老师给你擦擦鼻涕。你告诉老师,纸巾在哪儿呢?”说话间,高艳星拿着纸巾盒,耐心地让孩子帮忙拿出纸巾,并引导孩子将用过的纸巾丢进垃圾桶。

这所托育园依托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开展,目前有80个托位,每个班级有20个孩子和4名保育人员。通过与属地街道联动,托育园还定期开展社区亲子活动、家长课堂、线上课程等,为周边社区有7个月到3岁婴幼儿的家庭提供婴幼儿早期发展指导服务。

3岁以后孩子上幼儿园,3岁之前的孩子谁来带?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家庭司司长杨文庄介绍,近年来,各地积极探索多样化托育服务。2019年起,国家卫生健康委先后印发《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托育机构保育指导大纲(试行)》《托育机构婴幼儿伤害预防指南(试行)》《托育机构负责人培训大纲(试行)》和《托育机构保育人员培训大纲(试行)》等文件,为托育服务规范化、专业化发展提供了遵循。

自己主动尝试脱鞋子,练习饭后自主饮水并拿毛巾擦手,认识圆形方形……在京学教育集团爱尔福上东中心托育园内,几位年轻老师正趁着午休时间准备下周的教学活动和计划。“我们针对1岁半以上的孩子,开展了美厨课程,比如简单地择一片菜叶或者敲开鸡蛋,孩子们可喜欢了。”爱尔福上东中心托育园园长陈虹宇说。

京学教育集团创始人兼CEO李敬介绍,园内依托互联网技术,搭建了云智慧托育管理平台,可以支撑教师教研、视频监控设备等多款智能硬件产品。老师可以通过APP实时上传孩子的照片和视频,与家长联系沟通,还可以通过课件进行日常培训和学习。

“孩子在这里快两个月了。”家长李阳告诉记者,之前都是自己和家里老人带孩子,但育儿理念与老人存在差异,加上自己也准备回归职场,所以考虑了托育机构。“最大的变化就是孩子养成了自主吃饭的习惯,我们还是很欣喜的。”

在采访中,当问及选择托育服务的主要原因时,多数家长表示更看重安全性、离家近和科学的育儿方式。“和其他小朋友一起,我们希望孩子在这种社交的环境里,能够锻炼学习能力,养成好习惯。”居住在北京市朝阳区的石女士说。

“托育服务的刚性需求在不断增加。孩子0—3岁时,很多女性工作家庭平衡困难,影响职业发展,往往求助于老人进行隔代照护。”中国计划生育协会专职副会长姚瑛说,调查显示,即便家中有老人照看婴幼儿,很多家庭仍表示有托育需求。

“目前托育服务的供需矛盾仍然比较突出。”姚瑛说,中国3岁以下婴幼儿接近4200万,根据2016年十城市调查,35.8%的3岁以下婴幼儿家长有托育需求,由此推算,需要托位上千万个。2019年全国人口与家庭动态监测数据显示,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实际入托率仅为5.5%。

公立私立并非界定普惠性的标准,普惠性主要体现在方便可及、价格可接受、质量有保障三个方面

记者走访发现,在北京大部分地区,托育机构的收费标准在每月6000元至1万元。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教授茅倬彦指出,目前存在家庭迫切需求与机构空置并存的现象。家长都苦于没人帮着带孩子,但是市场上的托育服务机构价格普遍偏高,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服务资源分布不均衡,无法满足群众需求。

杨文庄认为,落实中央要求,解决群众生育养育难题,就要紧紧盯牢生育养育成本高这个核心问题,降成本、提质量,对标公办、普惠幼儿园收费标准,大力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为老年人减负。

2019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试行)》,支持承担一定指导功能的示范性托育服务机构、社区托育服务设施,每个新增托位给予1万元的补助。日前,2021年度中央预算内投资70亿元已下达各地,支持“一老一小”专项建设,在“一小”方面,支持新增示范性婴幼儿托位6万个。

走进重庆市巴南区早上好托育园,便能听到歌声从窗户里传了出来;上到二楼,3个小朋友正在学穿鞋子;走廊另一头,孩子们在老师的镜头前笑得灿烂……“这是巴南区第一家普惠性托育机构。”负责人陈雪竹说。

“儿子在这儿,我们很省心。”今年9月,托育机构开园,旷女士看到消息后,立马打电话来咨询,“我们是二孩家庭,夫妇俩工作忙,实在抽不出工夫照顾孩子。”

“每个月的学费比市面上低了几百元。”一旁的王华说。她也是一位“二孩妈妈”,她告诉记者,现在市面上的托育机构不少,但是普惠性托育机构能给家庭带来更多价格优惠。“政府核定价是一个月2600元,而我们的收费还要低。”陈雪竹说,这些优惠得益于政府的支持,“我们申请了国家的资金支持,除此以外,为了减轻园区建设前期投入,巴南区对我们另外有8万元的补贴。”

让家长省心的,不仅是托育园的价格,还有严格的检查监督标准。早在筹备之初,巴南区发改委、卫健委、食药监局、消防等部门便经常过来检查。“厨房、采光、空气……各项指标都要达标。”陈雪竹说。

如今,越来越多的普惠托育服务走进群众视野。《上海市托育服务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提出,到2022年,在中心城区每个街镇至少开设1个普惠性托育点的基础上,非中心城区街镇按照人口结构和服务需求布点,基本满足市民需求,全市街镇普惠性托育点覆盖率不低于85%。今年,福建省厦门市正积极采取措施,加快推进10个普惠托育服务试点机构建设。

“公立私立并非界定普惠性的标准,普惠性主要体现在方便可及、价格可接受、质量有保障三个方面。从整体上看,我国普惠托育服务仍然处于起步发展的阶段。”茅倬彦表示。

发展普惠性托育服务,需要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形成多层次、多样化、高品质服务的托育市场

“0—3岁是儿童身心发展的关键阶段。世界卫生组织把生命早期1000天定义为一个人生长发育的‘机遇窗口期’。这一时期,人的大脑发育最快,可塑性最强。”姚瑛说,婴幼儿照护应当遵循婴幼儿发展的年龄特点,促进身体发育和心理发展。

由于托育服务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人才培养体系、综合监管机制尚未完善,不少家长对托育服务的知晓度和接受度不高。居住在广东省广州市的罗女士说,孩子1岁多了,也曾去了解一些托育机构,虽然感觉还不错,但还是会有些顾虑,如果有条件,更希望能将孩子放在家里由亲人带。

“发展普惠性托育服务,需要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茅倬彦说,加强社区托育服务设施建设、支持有条件的用人单位为职工提供托育服务、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招收2至3岁幼儿,是普惠托育的发展路径。

2019年,北京童心童语教育集团与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探索在用人单位开设托育服务。据了解,该托育园目前在园幼儿12名,教师3名,保育人员1名,很大程度上解除了职场父母带娃的后顾之忧。

但是,民办托育机构仍面临一些难题。北京童心童语教育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邸文说:“一方面,企业员工的孩子有限,入园率无法保障。另一方面,企业虽然提供免费场地,但园区高昂的物业费和水电费仍然由托育机构承担,再加上人力成本和普惠价格,在运营上依然存在不少挑战。”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从2020年的1.8个提高到2025年的4.5个,按此计算需要新增近400万个托位,产业发展潜力巨大。

茅倬彦认为,引导社会力量积极参与托育服务,需要进一步细化具体的措施配套支持。未来还应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打造创新融合、包容开放的发展环境,完善便利高效的监管服务,形成多层次、多样化、高品质服务的托育市场,惠及每个家庭。

杨文庄表示,将继续开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完善社区托育服务设施,支持国有企业积极参与各级政府推动的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建设。开展全国婴幼儿照护服务示范城市创建活动,鼓励地方拿出真金白银,扩大服务供给,提升服务品质。还要综合利用财政、税收、保险、住房、就业等措施,打出支持生育的“政策组合拳”,实现“一个娃少花钱、两个娃不花钱、三个娃有奖补”,真正扫除影响年轻人生育的障碍。

《 人民日报 》( 2021年10月29日 19 版)

( 编辑:张莉   送签:张莉   签发:张桃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