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鵬:在禁毒科研領域盡展英姿

劉暉

來源:旗幟網2021年09月30日11:37
文字縮放:

徐鵬在最高人民檢察院禁毒宣傳活動上講解新型毒品知識。鐘心宇攝

人物簡介

徐鵬,女,1976年2月出生,公安部禁毒情報技術中心毒品分析三處負責人。主持和參與16項國家級及部級科研課題研究工作,獲得公安部科學技術獎一等獎2次、二等獎1次。榮立個人三等功1次,榮獲全國公安禁毒科研技術人才特別貢獻獎,被評為公安部直屬機關優秀共產黨員、公安部直屬機關巾幗建功先進個人。

 

8月初的北京,雨水和酷熱交織,徐鵬埋頭在動物實驗室做實驗、改論文、寫報告。

她挽起秀發,穿上白大褂,戴上手套,為一隻隻小白鼠注射新精神活性物質,定時觀察記錄小白鼠在行為等方面的改變,評估新精神活性物質的成癮性和危害性。

徐鵬是公安部禁毒情報技術中心毒品分析三處負責人。她帶領同事通過開展動物實驗,對新發現的新精神活性物質進行成癮性和危害性評估,並對已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質制作依賴性折算表,這已成為檢察院、法院定罪量刑必不可少的重要參考依據。

188種——這一長串新精神活性物質列管名單的背后,凝聚著徐鵬和禁毒科研民警無數個日夜的辛勤付出。

動物實驗的行家裡手

“動物實驗室裡,除了小白鼠,還有其他動物嗎?”記者見到徐鵬后好奇地問。

“有啊,除了小白鼠,還有大白鼠、小黑鼠。”徐鵬俏皮一笑。

徐鵬笑容親切,框架眼鏡下雙眸溫柔睿智,語速不急不緩,嚴謹而有邏輯,謙遜而又從容。“走,跟我去看看動物實驗室。”

從科研樓出來,走到動物實驗室隻需幾分鐘,而在禁毒科研這條路上,徐鵬已經走過22年。

徐鵬畢業於北京大學醫學部,在本科最后一年和讀研究生期間,一直在北京大學中國藥物依賴性研究所鑽研和毒品有關的課題。畢業后徐鵬考入公安部物証鑒定中心,又在職讀博並獲取北大藥學博士學位,同時對與毒品相關的科研課題進行深入研究。

2013年,禁毒情報技術中心剛剛准備開展動物實驗,小白鼠准備好了,但沒人敢下手抓。領導對來到禁毒情報技術中心工作的徐鵬寄予厚望:“你有專業背景,接下來看你的了。”

抓小白鼠做實驗是行家裡手,但建設實驗室對徐鵬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挑戰。2014年,她帶領一名實驗室輔助人員刷牆、鋪地、設計、採購……沒日沒夜地加班,最終將100平方米的廢舊庫房改造成可滿足實際工作需求的動物實驗室。

做動物實驗,難不難?活體實驗,哪有定點下班一說,嚴格按照實驗時間走,周末加班是常態﹔實驗要人工操作,小白鼠冷不丁會咬人手指,因此有時候手套要戴兩層﹔除了做實驗,平時還要照料小白鼠的生活……

“動物實驗得出的數據國際上比較認可,是必不可少的一項實驗技術。”徐鵬告訴記者,她配合中央電視台錄制了幾期現場開展動物實驗的禁毒宣傳節目,注射了冰毒的小白鼠不停搖頭,而注射了甲卡西酮的小白鼠則選擇“自殺”,直接從高台上跳了下去,宣傳的效果非常好。這些禁毒宣傳片近年來一直都在各地強制隔離戒毒所、禁毒宣傳教育基地、中小學校播放。

在很多人眼裡,薪資優厚的醫生才是她的正確選擇。父母也問過徐鵬,畢業后怎麼不去做醫生?徐鵬巧妙解釋,做醫生是為人治病,做禁毒技術警察是為社會治病。“以前對新型毒品的成癮性和危害性研究數據完全依賴國外文獻,現在國家提供這麼好的資源,我想搭建起最新的動物實驗平台,讓新型毒品研究的實驗數據不再受制於人。”

埋頭研究毒品依賴性折算表

“實驗室門口的春聯是過年時我們處的同事寫的,這裡特別有家的氛圍。”徐鵬推開大門,帶記者進入動物實驗室。

100平方米的動物實驗室相當擁擠。進門迎面就是一張實驗台,各式各樣的實驗器材放滿房間,走廊也放置了桌子,小白鼠的“起居室”佔據一大塊空間,上下多層的鼠籠裡小白鼠在“咕咕咕”喝水。

徐鵬的辦公桌在實驗室的一個角落,堆滿了書籍和各種材料,后面放著一整個架子的實驗器材,牆上則貼滿了近年來徐鵬研究團隊所取得的主要研究成果的介紹。

面對新型毒品濫用問題,徐鵬一直在思考,如何能不斷攻克禁毒關鍵技術難題,用自己所學、盡自己所能助力禁毒工作開展。

毒品數量是毒品犯罪定罪量刑的重要依據。刑法隻對鴉片、海洛因和甲基苯丙胺3種毒品明確了定罪量刑數量標准,其他較為常見的毒品則由司法解釋和相關規范性文件規定。對司法解釋沒有規定的其他新精神活性物質,如何確定定罪量刑數量標准?

隻有將新精神活性物質當量換算成海洛因或甲基苯丙胺,法律才能對犯罪嫌疑人定罪量刑。建立新精神活性物質成癮性和危害性評估技術標准體系,是解決涉新精神活性物質犯罪案件相關法律適用問題的必然要求。

在廣泛調研的基礎上,徐鵬對近年來出現的新型毒品和新精神活性物質的成癮性和危害性進行系統性研究,對已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質與海洛因或甲基苯丙胺進行當量換算,制定依賴性折算表,為檢察院、法院定罪量刑提供參考依據。

2018年,一種被稱為“娜塔莎”的新型毒品在某地區被人吸食。“娜塔莎”的主要成分是幾種合成大麻素類物質。當時這幾種合成大麻素類物質因缺乏定罪量刑標准,導致公安機關抓到的犯罪嫌疑人檢察院訴不了、法院判不了,嚴重影響打擊成效。

徐鵬兩次赴該地區進行專題調研,認真聽取當地檢察院和法院的意見,積極組織技術人員開展科研攻關。經過無數個日夜的辛勞,徐鵬帶領團隊以精准的實驗數據為依據制定了依賴性折算表,國家禁毒辦印發了《關於印發〈3種合成大麻素依賴性折算表〉的通知》,解決了打擊涉合成大麻素類毒品犯罪的實際困難。

目前,全國檢法系統根據依賴性折算表已審查起訴、判決近1000人,科研成果服務禁毒實戰成效顯著。

徐鵬帶領團隊改進實驗技術,正在嘗試通過表面等離子體共振技術評估新型毒品的依賴性大小。“用極其微量的新精神活性物質在體外不同的毒品受體上做實驗,實驗時間將大大縮短,以往幾個月的實驗今后在幾天內就可以得出初步結論,可更快地服務於禁毒實戰。”

在做自發活動實驗時,由於大白鼠的尿液反光,一直記錄不准給藥后大白鼠在箱內的運動軌跡和運動量。徐鵬和同事經過反復摸索,將箱子底部打了幾排窟窿眼,讓大白鼠尿液滲透下去,克服實驗器材的缺陷,終於得出了更精准的實驗數據。

建立更科學的新精神活性物質成癮性與危害性評估技術體系,建立全球領先的動物實驗室平台,這是徐鵬一直以來的追求。創建的過程很難,面對困難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她用智慧、熱情和堅韌展現了自身的價值,在禁毒科研領域盡展英姿。

時間見証收獲。徐鵬帶領團隊完成了109種新精神活性物質、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依賴性折算表,為打擊毒品犯罪提供了重要的技術支撐。

1100平方米的新動物實驗室今年底就要啟用了,這是徐鵬最高興的事情——在新的動物實驗室,發揮所學之長,助力禁毒實戰。

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

從警18年來,徐鵬扮演的角色變了,肩負的擔子重了,但對事業的摯愛始終不變,多的只是一份淡定從容。

行走在禁毒科研的路上,徐鵬忘記了時間,“專注、敬業”這四個字概括了徐鵬的工作狀態。“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她常常這麼提醒自己。

勤勉的工作作風來自傳承。剛參加工作時,徐鵬成為全國毒物藥品檢驗鑒定專家封世珍的“關門弟子”。封老師的諄諄教誨和攻堅克難、勇挑重擔的作風深深影響了徐鵬。而今,她將這股拼勁帶到了毒品分析三處,“領頭作用很重要,我力爭把業務做成國內一流的同時,也力爭讓處裡的每位同志都成為該技術領域的一流專家”。

今年上半年,徐鵬負責的“十三五”國家重點研發計劃課題《毒品和新精神活性物質的成癮性判定技術研究》順利通過結題驗收。這項研究建立了一套符合我國國情的毒品和新精神活性物質濫用風險綜合評估技術體系及相關數據庫,在國內首次實現通過實驗技術對新精神活性物質的成癮性和危害性進行量化評估。

“從長遠來看,這套技術體系及數據庫對更加有效地打擊毒品犯罪、淨化社會環境起到重要推動作用,對整個社會生態環境將產生積極的影響。”徐鵬說。

除了科研工作,徐鵬還兼任中國藥科大學碩士生導師,她與學校老師聯合開設的《禁毒關鍵技術研究》和《藥物成癮性與防治》等課程緊貼禁毒實戰,成為最受追捧的課程之一。

今年7月1日,徐鵬作為黨員代表參加了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入黨23年的她淚水模糊了雙眼。“黨和國家給了我很多榮譽,我想做到更好,為國爭光。”徐鵬說。

(來源:《人民公安報》)

( 編輯:林燕   送簽:呂鳳茹   簽發:張桃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