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在好看故事中的心血和智慧

——記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中央廣播電視總台文藝節目中心制片人於蕾

余是

來源:旗幟網2022年05月31日15:53
文字縮放:

翻開於蕾每日攜帶的小藍本,2022年春節,在虎頭牛尾的10天裡,有3件大事順利完成:

1月26日,“何以中國”《國家寶藏》文物特展開展,全國30家博物館的130余件/套珍貴文物齊聚,一時盛況空前。

1月31日,中央廣播電視總台《2022年春節聯歡晚會》圓滿直播,以12.96億的觀眾總規模、71.33億的新媒體端觸達人次,再次刷新多項收視紀錄。

2月4日,北京2022冬奧會開幕式拉開帷幕。“飽含圓融和合等中國理念”的開幕式,以“構思獨到、匠心獨運”的呈現,抒寫了中國人的浪漫和自信,驚艷了世界。

很難想象這樣3件勾連著歷史與今天、國家與人民、中國與世界的大事情,記載在一個人的工作日志裡。三件大事的圓滿完成,必要付出久長的磨礪和超人的努力。或許,這就是於蕾人送綽號“於三娘”的原因。

讓歷史活起來,講好文明的故事

無論是在各大網站的節目評論區裡,還是在視頻的彈幕上,很多年輕觀眾對“於三娘”這個名字的認知度遠遠超過“於蕾”。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的紀錄片《盛會》在B站播出,“文學總撰稿 於蕾”甫一亮相,彈幕上飄來的驚喜都是:“原來是三娘!”

觀眾和網友們對“三娘”的稱呼和喜愛,源於2017年末橫空出世的大型文博探索節目《國家寶藏》。之所以冠以“橫空出世”,是因為它講的是古老的中國故事,帶給觀眾的卻是全新的體驗——第一次將文博和綜藝合體,第一次以“讓國寶活起來”為目標、用“前世今生”的邏輯演繹文物,第一次以“國寶守護人”參演的舞台戲劇方式講文物,第一次用炫酷、現代、國際化的舞美視覺體系演繹中國的歷史,第一次聽到並回應那句后來家喻戶曉的開場白:“我們究竟有多年輕?也就是上下五千年!”……

為了從內容到形式的純粹原創,為了這無數個“第一次”的創新,作為制片人、總導演的於蕾帶領團隊耕耘了2年零7個月:翻閱了500余萬字的考古報告和文獻資料,叩開了故宮博物院等九大國家級重點博物館的大門,經歷了4000多小時的創作會議,走過了數萬公裡的調研路程……創作最緊張的時候,於蕾白天在演播室打磨彩排,晚上到機房通宵修改剪輯成片,連續兩三個月每天隻睡兩三個小時。“拼命三娘”由此得名。

2017年12月3日,用理想和心血熬制的《國家寶藏》開播,一夜火爆大江南北。“此生不悔入華夏”“國寶在魂不在器”等點贊語,都緣於粉絲對節目的激賞。

更為難得的是,《國家寶藏》在“開啟了古典文化綜藝元年”后,步履不停,創新不止——從博物館到遺址,從《國家寶藏·展演季》到《國寶音樂會》,從大屏到網端,從東京到戛納,從節目到展覽……《國家寶藏》品牌熱度長盛不衰。

讓觀眾樂起來,講好百姓的故事

很多人不知道,2015年,在《國家寶藏》這個創意萌生的同一年,於蕾還接手了另外一檔陪伴老百姓日常的周播綜藝—《開門大吉》。

如何將一個簡單的游戲模式堅持下去?創新是唯一的路。於蕾帶領欄目組認真調研,穩健改版。在“按門鈴猜歌”的基礎上,強化了百姓故事的講述,更新迭代了舞美視覺體系。節目收視率從2015年6月的單期0.8%一路攀升,2016年2月的新春節目創造了全國3.05%的超高收視率,同類節目至今無出其右者。2015年、2019年、2021年,幾乎每隔兩三年《開門大吉》就要進行一次創新升級—從結構到形式,從賽制到規則,都在觀眾的需求變化中調整,唯有“門鈴”“大門”這些標志性符號在創新的同時不斷被放大和強化,使節目的模式深入人心。正如觀眾們的評價:有一種經典游戲叫《開門大吉》!

2022年3月31日,《2021微博娛樂白皮書》發布“2021年十大熱門綜藝榜單”,已有十年歷史的老牌綜藝節目《開門大吉》高居榜首。2022年4月19日,《民生周刊》官微公布的綜藝榜熱度排名,《開門大吉》以人民熱度10319.62再次登頂。當問及在電視優勢減弱、收視低迷、競爭又異常激烈的綜藝節目市場中,一檔十年專注於普通人賽道的百姓猜歌節目為什麼能經久不衰時,於蕾的回答是:“《開門大吉》像老百姓的‘一日三餐’,我們每天花心思怎麼讓它質朴而可口、百吃不膩。”

讓中國美起來,講好新時代的故事

同樣緣起於2015年,剛剛結束了第四年春晚創作的於蕾接到邀請,作為文學總撰稿加盟張藝謀導演團隊參與G20峰會文藝演出的創作。

這是於蕾第一次深度參與大型國事活動。從前期的策劃討論會到后期的反復彩排演練,從晚會主題的確定到主題歌姊妹篇作詞,大到策劃案、演出台本,小到宣傳通稿、現場字幕……所有的工作,於蕾都一絲不苟地全力完成。經過一年多的創作打磨,2016年9月4日,中西合璧、古今融合的《最憶是杭州》在西湖上演,浸潤千年中國文化墨筆的呈現,讓二十國集團的領導人都留下了“最憶是杭州”的感嘆。

由於優異的工作和創作能力,G20之后於蕾很快再次接到邀請參與了平昌冬奧會“北京8分鐘”表演的創作,並為擔任北京2022年冬奧會開閉幕式文學總撰稿埋下了伏筆。

於蕾的電腦裡,冬奧的文件夾被命名為“2022大好河山”。“這是冬奧的舉辦地之一張家口大境門上的題字,我覺得寓意特別好。”於蕾解釋道,“最早的冬奧策劃從2019年就開始了,藝謀總導演確定不再重復2008年的手法,而是要呈現新時代,要給世界演繹一個現代的中國。但是,現代是根植於傳統的,如何在一個國際化的外貌下,包裹住一個獨屬於中國的魂魄,是我們一直在努力的。”

從“燕山雪花大如席”的雪花火炬,到“黃河之水天上來”的冰瀑布裝置﹔從“中國結”的視覺呈現,到“迎客鬆”的煙火漫天﹔從“二十四節氣倒計時”短片中那些為人們津津樂道的詩句,到“折柳寄情”所展現出的貫穿中國文學史兩千年的浪漫惜別……仔細留意就會發現,北京2022年冬奧會開閉幕式,在簡約、現代、浪漫、充滿科技感和國際化的視覺呈現下,扎扎實實包裹的是中國文化的精神內核。

從《國家寶藏》的歷史中走來,又在冬奧的開閉幕式上擁抱了世界,於蕾的感悟更為深刻:“冬奧給人帶來的感受變化,恰恰源於中國的變化、時代的變化。創作者的幸福,就是站在時代的潮頭,又一次參與和見証了中國文化對於自身的理解和超越。”

再次翻看於蕾的小藍本,發現冬奧結束后,工作日程被5檔常態周播欄目的改版、3檔創新季播的推進排滿了。工作拼命又充滿使命感的“於三娘”,從來都堅信,創作之路任重道遠,行則將至。

(來源:《旗幟》2022年第5期)

( 編輯:林燕   送簽:呂鳳茹   簽發:鐘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