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确党史观指导党史学习教育

江金权

来源:旗帜网2021年07月28日09:09
文字缩放: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围绕中国共产党历史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论述,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的重要讲话和《论中国共产党历史》是这些重要论述的集大成者和撷英荟萃,科学总结了党的光辉历程、伟大成就、宝贵经验,深刻回答了有关党史的一系列重大根本问题,精辟论述了学习运用党史的基本立场、科学态度、思维方法,体现了正确的党史观,为我们开展党史学习教育指明了努力方向、提供了行动指南。

全面地看百年党史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世间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纵观世界历史,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都会跌宕起伏甚至充满曲折。”“在中国这样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没有先例,犹如攀登一座人迹未至的高山,一切攀登者都要披荆斩棘、开通道路。” 历史不是直线型的,不可能总是一路凯歌,总会有曲折、失误,百年党史也不例外。全面地看百年党史,就是要看主题主线、主流本质。我们党关于历史问题的两个决议,就是这样全面评价党的历史的,毫不回避历史上党犯过的错误,但高度肯定党的成就,认为这是主线、主流。百年党史苦难辉煌、波澜壮阔,并非一帆风顺、一马平川,革命历经曲折、惊心动魄,建设成绩巨大、失误令人痛惜,改革十分成功也并非没有曲折。但从总体来看,党的百年历程是矢志践行初心使命的一百年,是筚路蓝缕奠基立业的一百年,是创造辉煌开辟未来的一百年,值得大书特书。毫无疑问,功绩是昂扬澎湃的主流,失误是量小势弱的支流。正确和成功作为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是百年党史的底色主线,决定着中国社会发展走向,成就了今天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前所未有的伟大事业。总结起来,主要有四大丰功伟绩彪炳史册:一是指明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道路,实现了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人民幸福,实现了经济快速发展、社会长期稳定“两大奇迹”,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创造了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中国奇迹”。二是根本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历史命运,中国人民受压迫、受欺凌的悲惨命运一去不复返了,已经从贫困走进全面小康,民主权利得到充分保障,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提升。三是作出了解决全人类问题的中国贡献,以中华民族走上复兴道路的雄辩事实鼓舞了被压迫民族的民族解放运动斗志和信心,为全球减贫事业作出历史性贡献和光辉榜样,为处于低潮的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带来新的希望,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极大帮助,为全球发展和治理提供了中国方案。四是形成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领导核心,以思想理论的先进性、价值追求的人民性、不懈奋斗的坚韧性、组织系统的科学性、自我革命的坚定性,理所当然、历史必然地成为民族复兴事业的领导核心、成为人民的主心骨,引领“中华复兴号”巨轮行稳致远。这就是百年党史的主题主线、主流本质。

>> 河北省滦州市:党史教育进校园。

历史地看百年党史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只有在整个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才能透视出历史运动的本质和时代发展的方向。”“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不能任意选择。”我们要深刻认识到,历史有其内在发展规律,有其客观演进逻辑,只有在历史的环境中看待党史,从历史的客观条件出发考察党史,才能正确认识我们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不成熟到逐渐成熟、从黑暗中苦苦探求道路到豁然开朗开辟新路的历史。一些探索局限于当时的历史环境,局限于人们的认识水平,并不是一步到位,一开始就无比正确,一下子就完美无缺的。比如,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从客观方面讲,是由于反革命力量强大,蒋介石、汪精卫集团先后背叛革命;从主观方面讲,是因为党没能保持在统一战线中的独立性,也没有真正掌握革命武装,更没有对国民党反动派保持应有的警惕,但当时党尚处于幼年时期,缺乏应对复杂环境的政治经验,付出的是“成长中的代价”。正是吸取这个血的教训,我们党走上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道路,并在第二次国共合作中坚持自身独立性。比如,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设为陕甘宁革命根据地建设的成功积累了丰富经验,但我们不能设想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建设一开始就按照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样子来设计。先有了井冈山才有了后来的延安,这个历史次序不能颠倒,也没法颠倒。又比如,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一开始,因为我们没有搞过社会主义,这是一个全新的事业,只有苏联模式可借鉴,便走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的路子。后来,我们党认识到苏联模式的局限性,也不完全符合中国实际,不能照搬,便在实践中进行了积极探索和思考,开始走自己的路,其理论成果集中体现在毛泽东同志《论十大关系》 《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等著作中。再到后来,我们进行改革开放,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是符合事物发展的否定之否定规律,是社会发展螺旋式上升的过程,不能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为何不直接一步到位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种美好但幼稚的想法。历史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向前的每一步都是以前一步为基础的,每一次向前又是下一次前进的起点和基点,就这样积跬步而至千里,逐渐实现历史大跨越。

辩证地看百年党史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对自己的错误所抱的态度,是衡量这个党是否真正履行对人民群众所负责任的一个最重要最可靠的尺度。”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不可能永远正确,历史也不可能一条直线往前发展。波澜壮阔的百年党史,自然少不了风风雨雨、磕磕绊绊甚至疾风骤雨、惊涛骇浪。对于党史上出现的失误甚至错误,我们要有理性的科学的实事求是的态度,要深入研究失误背后的社会历史根源,而不是停留在历史现象表面一声哀叹;要善于吸取以巨大代价换来的教训从而更好前进,而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地苛责怪罪前人;要站在革命事业的政治高度和国家大环境视野下来观察所发生的问题,而不是以一种低级趣味的、个人恩怨的狭窄胸襟揣度重要历史人物的动机。比如,《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鲜明指出,“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违背了经济规律,是完全错误的,但并没有简单归结于某个个人急躁冒进、好大喜功,而是从全党全社会急于改变我国落后面貌这个良好但不切实际的主观愿望上找原因。同样,《决议》鲜明指出,十年“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都是错误的,但也科学分析了前苏联出现了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帝国主义对我国进行和平演变等复杂国际环境,分析了我国复杂的社会历史原因,以及我们党在思想理论上存在误区,民主集中制没有坚持好、权力过分集中,等等。这就告诉我们,这些错误都是主观与客观相脱离、主观愿望与客观效果相背离的结果,有其社会条件、思想基础,不能简单归结于个人品质、“政治动机”。同时,《决议》在指出毛泽东同志晚年所犯错误的基础上,明确指出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功绩是第一位的,是永远不可能磨灭的,要把这些错误同毛泽东思想区别开来。对如何看待这些错误的问题,邓小平同志曾明确指出:“我们说,制度是决定因素,那个时候的制度就是那样。那时大家把什么都归功于一个人,有些问题我们确实也没有反对过,因此也应该承担一些责任。”“实际上,不少问题用个人品质是解释不了的,即使是品质很好的人,在有些情况下,也不能避免错误。”“‘大跃进’毛泽东同志头脑发热,我们不热?刘少奇同志、周恩来同志和我都没有反对,陈云同志没有说话。在这些问题上要公正,不要造成一种印象,别的人都正确,只有一个人犯错误。这不符合事实。中央犯错误,不是一个人负责,是集体负责。”我们纵观百年党史,特别是看待党史中的失误和错误,就要有这样的胸襟、这样的态度、这样的史识。

发展地看百年党史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往往在经过时间沉淀后可以看得更加清晰。”“今天我们回顾历史,不是为了从成功中寻求慰藉,更不是为了躺在功劳簿上,为回避今天面临的困难和问题找借口,而是为了总结历史经验,把握历史规律,增强开拓前进的勇气和力量。”这就告诉我们,看历史要用发展的眼光,放在长时段而不是截断面来看,联系起来而不是割裂开来看。历史是需要用时间来证明的,时间跨度越大、沉淀时间越长,历史发展脉络就越清晰、重大历史事件所起的作用就越凸显。比如,遵义会议、长征从当时来看,当事人可能尚未领会其深远历史意义,就是直观地感觉解决了现实问题、找对了前进路子。后来,我们认识到这是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转折意义的重大事件。现在或将来再来重新审视,可能就觉得这是改变中国历史、改变民族命运的大事件。又比如,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取得历史性成就,大家身处其中、习以为常,到党的十九大回过头来看,就发现从党的十八大开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方方面面都发生了惊人巨变。还比如,党的十八大以来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当时很多人因为政治站位不够、缺乏政治远见,看不到将带来系统的、全局的、长远的、根本性的变化,现在很多人才蓦然发现兹事体大、影响深远。如果不是全面从严治党,我们如何能应对国内国际接二连三的重大风险挑战,何以得来今天这样的大好局面?现在看来,全面从严治党确实是挽救党、挽救国家、挽救民族之壮举,是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生死攸关的大问题大事件。现在看来,毫无疑问,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历史已经在百年党史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毫无疑问,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历史必定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中最为光彩夺目的篇章之一。随着时间的推移、实践的发展、历史的沉淀,对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历史将会有更深的认识和更高的评价。

发展地看百年党史,另一个含义就是以史鉴今、以往知来。历史揭示大势,历史预示未来。我们学习党史,就要善于从百年党史中领悟和把握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就要善于从百年党史的历史经验中汲取治国理政智慧,就要善于运用党的历史经验来谋划未来。

(来源:《旗帜》2021年第6期;作者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责编:孙丽、张桃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