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映党旗写忠诚

于涛

来源:旗帜网2021年07月28日09:45
文字缩放:

那年,我19岁,在祖国北疆大兴安岭的茫茫林海,在5天4夜鏖战火魔的战场上,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5年过去,我常忆起那一幕——火红的党旗映照下,一张张满是汗水和烟尘的脸,我们右拳紧握,战衣褴褛,眼睛里闪着光,自豪而骄傲,浑身充满力量。

在那之前,我交过入党申请书并写过十几份思想汇报。然而,每次递交思想汇报时,指导员的两个问题总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要入党?”“我要积极要求进步。”“为什么积极要求进步?”“……”我一时语塞。

我是高中毕业后入伍成为武警森林战士的。所在部队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内蒙古某骑兵团。1952年,从朝鲜战场回国后,部队就地改编成林务大队,投入剿匪、防火灭火、保护野生动物等任务。大兴安岭年平均气温为7摄氏度,冬天最低气温达零下50摄氏度,一人一匹马一杆枪,住用木头搭建的“木刻楞”,饮额尔古纳的冰河水,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几经改编重建,到我入伍时,部队已住上宽敞明亮的营房,拥有灭火装甲车、直升机、灭火水炮等机械化装备。

在艰苦的岁月里,一代代官兵听党指挥、扎根林海、甘于奉献,涌现出一批批党员英雄模范——有在冰河上为救落水战友而牺牲的周国峰,有摸爬滚打40里报告火情而受到毛主席接见的张金利,等等。当我对党的知识、部队的历史侃侃而谈时,指导员微笑着点点头,而我越学习却越觉得自己距离党员的标准还很远。

入伍第二年,我当上了班长。5月,大兴安岭北部原始森林发生火灾,部队连夜投入战斗。我带领全班负责阻击北线火头。我暗暗告诫自己,虽然不是党员,但要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凡事走在前干在先,主动接受组织考验。

山高林密、坡陡崖深,森林里没有路,行军异常困难。我一边用砍刀开路,一边呼喊战友防止掉队,灭火服被树杈划出一个个口子,到最后,裤腿被划成布条。火场上,火头犬牙交错,战线非常长。面对高温炙烤、浓烟熏呛,必须克服恐惧心理、树立必胜信念,直到与兄弟部队会合,才算完成阻击任务。明火被扑灭后,还需看守火场,防止死灰复燃。我让战友轮流休息,自己到火线上巡护。5天后,全线告捷,部队集结。我才知道,那是一场特大森林火灾,几千人参与灭火,而我们所担负的北线因扑灭及时使整个灭火行动提前完成。我因表现突出,与几名战友“火线入党”,用自己的行动拉直了“为什么积极要求进步”那个问号——作为革命军人要树立远大理想,担负起我们这代人的责任。

后来,我考上军校、当上干部,再后来,晋升营职、团职。我常想起入党那一刻,忆起初心:党员要以党的事业为事业,不论条件多么艰苦、面临多大困难,都要坚决完成党交给的任务;不管面对多大利益、承受多大委屈,都要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2018年,部队转隶。改革面前,我听从党的号召,毫不犹豫地脱下军装,申请到地方工作。组织上允许在艰苦边远地区工作一定年限的转业干部到“高大上”的国家机关工作,但我选择了为残疾人服务。地方工作不管难易,过去的一切都归零。但转业以来,组织上派我到中国人民大学进修一年,我还先后被评为“优秀党务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

我把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部队,尽管如今常“梦回吹角连营”,但始终无怨无悔。我时常记得歌曲《无名小路》里的这句歌词:“而我走的是人迹更少的那条路,因为这样无名小路才不会被遗忘。”

(来源:《旗帜》2021年第6期;作者单位:北京市残联)

(责编:孙丽、张桃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