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

吴晓华  贾若祥

来源:旗帜网2021年08月26日10:05
文字缩放:

日前,党中央、国务院正式印发了《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使浙江在高起点全面开启现代化建设的新发展阶段,承担起了在共同富裕方面探索路径、积累经验、提供示范的重要历史责任。这既有利于发挥浙江的优势特色,又能为全国其他省份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具有非常重要的实践意义和现实意义。

准确把握共同富裕的核心要义

从社会主义生产力和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高度把握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富裕”是社会主义先进生产力的内在要求,旨在通过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做大社会财富“蛋糕”,夯实共同富裕的经济基础。“共同”是社会主义先进生产关系的内在要求,旨在通过进一步完善社会分配关系,公平合理地分好社会财富“蛋糕”,消除两极分化。共同富裕就是社会主义先进生产力和社会主义先进生产关系的有机组合,是新发展阶段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

从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理解共同富裕的时代特色。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富裕”主要是解决发展不充分问题,“共同”主要是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因此,共同富裕是针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转化而提出的重要奋斗目标,是人民群众的共同期盼,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

共同富裕具有丰富的内涵。第一,从共同富裕的范围来看,共同富裕涵盖全体人民,是全面共富。第二,从共同富裕的目标来看,共同富裕的最终目标涵盖物质、精神、文化、生态、社会、公共服务等相关领域,是多维度的富裕,是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是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的全面提升,是全面富裕。第三,从共同富裕实现的路径来看,实现共同富裕需要全体人民辛勤劳动、相互帮助,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通过共建美好家园实现共享美好生活,是共建共富。第四,从共同富裕实现的进程来看,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不可能一蹴而就,是一个逐步推进的过程,是逐步共富。

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应瞄准高质量发展和高品质生活

高质量发展和高品质生活是推进共同富裕的两大核心目标,两者之间相互支撑,相互促进。高质量发展是实现高品质生活的前提基础和必然路径,通过高质量发展不断改善民生,不断提高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从而实现高品质的生活。在新发展阶段,要不断提高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能力和水平,为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根本保证。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动力在于创新,要通过改革创新不断提高发展质量效益,推动经济发展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为共同富裕奠定坚实的经济基础。

高品质的生活可以进一步刺激消费、扩大内需,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为经济发展注入强大的内生动力,在率先实现共同富裕的进程中畅通经济良性循环,助力构建新发展格局。在推进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过程中,浙江要深入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根本目的,促进城乡区域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更加协调,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品质化多样化的生活需求,在富民、惠民、安民等方面走在全国前列。

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应确立三大主攻方向

推进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要以解决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问题为三大主攻方向,更加注重向农村、基层、相对欠发达地区倾斜,向困难群众倾斜,加快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率先探索实现城乡区域协调发展的路径,多渠道增加城乡居民收入,切实加大对低收入群体帮扶力度,加快补齐民生短板,兜住民生底线。

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不断缩小地区发展差距。要以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为战略引领,借好长三角一体化的“势”和“力”,协同培育长三角一体化大市场,打造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金南翼”、长三角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构建长三角科创共同体,共建“数字长三角”,进一步彰显浙江的优势,锻造好浙江的“长板”。结合浙江山海分异的区域特点,高水平念好新时代“山海经”,打造山海协作升级版,加快把海洋和山区打造成支撑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和区域协调发展的新增长极,着力把区域“短板”变为区域“潜力板”。

促进城乡融合发展,不断缩小城乡发展差距。发挥浙江农业农村发展基础好和发展潜力大的优势,通过高质量创建乡村振兴示范省,推动新型城镇化与乡村振兴全面对接,深入探索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缩小城乡差距、健全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建立健全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双向流动政策体系,促进要素更多向乡村流动,增强农业农村发展活力,形成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工农互惠、城乡一体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让广大农民平等参与现代化进程、共同分享现代化成果,在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领域走在全国前列。

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不断缩小收入差距。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收入分配方式,着重保护劳动所得,完善要素参与分配政策制度,在不断提高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同时,缩小收入分配差距,率先在优化收入分配格局上取得积极进展,逐步形成“橄榄型”分配格局。优化政府、企业、居民之间分配格局,支持企业通过提质增效拓展从业人员增收空间,合理提高劳动报酬及其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完善再分配制度,加大省对市县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和精准性,合理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加大保障和改善民生力度,建立健全改善城乡低收入群体等困难人员生活的政策体系和长效机制。切实完善先富帮后富的帮扶新机制,通过“大手拉小手”,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要及时总结并普及推广“先富”的好经验好做法,探索“先富”帮“后富”的新机制。深入实施东西部协作和对口支援,加强对省外欠发达地区帮扶,大力推进产业合作、消费帮扶和劳务协作,探索共建园区、飞地经济等利益共享模式。

(来源:《旗帜》2021年第8期;作者吴晓华系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贾若祥系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

( 编辑:孙丽   送签:张成付   签发:钟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