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鹏:在禁毒科研领域尽展英姿

刘晖

来源:旗帜网2021年09月30日11:37
文字缩放:

徐鹏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禁毒宣传活动上讲解新型毒品知识。钟心宇摄

人物简介

徐鹏,女,1976年2月出生,公安部禁毒情报技术中心毒品分析三处负责人。主持和参与16项国家级及部级科研课题研究工作,获得公安部科学技术奖一等奖2次、二等奖1次。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荣获全国公安禁毒科研技术人才特别贡献奖,被评为公安部直属机关优秀共产党员、公安部直属机关巾帼建功先进个人。

 

8月初的北京,雨水和酷热交织,徐鹏埋头在动物实验室做实验、改论文、写报告。

她挽起秀发,穿上白大褂,戴上手套,为一只只小白鼠注射新精神活性物质,定时观察记录小白鼠在行为等方面的改变,评估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成瘾性和危害性。

徐鹏是公安部禁毒情报技术中心毒品分析三处负责人。她带领同事通过开展动物实验,对新发现的新精神活性物质进行成瘾性和危害性评估,并对已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制作依赖性折算表,这已成为检察院、法院定罪量刑必不可少的重要参考依据。

188种——这一长串新精神活性物质列管名单的背后,凝聚着徐鹏和禁毒科研民警无数个日夜的辛勤付出。

动物实验的行家里手

“动物实验室里,除了小白鼠,还有其他动物吗?”记者见到徐鹏后好奇地问。

“有啊,除了小白鼠,还有大白鼠、小黑鼠。”徐鹏俏皮一笑。

徐鹏笑容亲切,框架眼镜下双眸温柔睿智,语速不急不缓,严谨而有逻辑,谦逊而又从容。“走,跟我去看看动物实验室。”

从科研楼出来,走到动物实验室只需几分钟,而在禁毒科研这条路上,徐鹏已经走过22年。

徐鹏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在本科最后一年和读研究生期间,一直在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钻研和毒品有关的课题。毕业后徐鹏考入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又在职读博并获取北大药学博士学位,同时对与毒品相关的科研课题进行深入研究。

2013年,禁毒情报技术中心刚刚准备开展动物实验,小白鼠准备好了,但没人敢下手抓。领导对来到禁毒情报技术中心工作的徐鹏寄予厚望:“你有专业背景,接下来看你的了。”

抓小白鼠做实验是行家里手,但建设实验室对徐鹏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2014年,她带领一名实验室辅助人员刷墙、铺地、设计、采购……没日没夜地加班,最终将100平方米的废旧库房改造成可满足实际工作需求的动物实验室。

做动物实验,难不难?活体实验,哪有定点下班一说,严格按照实验时间走,周末加班是常态;实验要人工操作,小白鼠冷不丁会咬人手指,因此有时候手套要戴两层;除了做实验,平时还要照料小白鼠的生活……

“动物实验得出的数据国际上比较认可,是必不可少的一项实验技术。”徐鹏告诉记者,她配合中央电视台录制了几期现场开展动物实验的禁毒宣传节目,注射了冰毒的小白鼠不停摇头,而注射了甲卡西酮的小白鼠则选择“自杀”,直接从高台上跳了下去,宣传的效果非常好。这些禁毒宣传片近年来一直都在各地强制隔离戒毒所、禁毒宣传教育基地、中小学校播放。

在很多人眼里,薪资优厚的医生才是她的正确选择。父母也问过徐鹏,毕业后怎么不去做医生?徐鹏巧妙解释,做医生是为人治病,做禁毒技术警察是为社会治病。“以前对新型毒品的成瘾性和危害性研究数据完全依赖国外文献,现在国家提供这么好的资源,我想搭建起最新的动物实验平台,让新型毒品研究的实验数据不再受制于人。”

埋头研究毒品依赖性折算表

“实验室门口的春联是过年时我们处的同事写的,这里特别有家的氛围。”徐鹏推开大门,带记者进入动物实验室。

100平方米的动物实验室相当拥挤。进门迎面就是一张实验台,各式各样的实验器材放满房间,走廊也放置了桌子,小白鼠的“起居室”占据一大块空间,上下多层的鼠笼里小白鼠在“咕咕咕”喝水。

徐鹏的办公桌在实验室的一个角落,堆满了书籍和各种材料,后面放着一整个架子的实验器材,墙上则贴满了近年来徐鹏研究团队所取得的主要研究成果的介绍。

面对新型毒品滥用问题,徐鹏一直在思考,如何能不断攻克禁毒关键技术难题,用自己所学、尽自己所能助力禁毒工作开展。

毒品数量是毒品犯罪定罪量刑的重要依据。刑法只对鸦片、海洛因和甲基苯丙胺3种毒品明确了定罪量刑数量标准,其他较为常见的毒品则由司法解释和相关规范性文件规定。对司法解释没有规定的其他新精神活性物质,如何确定定罪量刑数量标准?

只有将新精神活性物质当量换算成海洛因或甲基苯丙胺,法律才能对犯罪嫌疑人定罪量刑。建立新精神活性物质成瘾性和危害性评估技术标准体系,是解决涉新精神活性物质犯罪案件相关法律适用问题的必然要求。

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徐鹏对近年来出现的新型毒品和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成瘾性和危害性进行系统性研究,对已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质与海洛因或甲基苯丙胺进行当量换算,制定依赖性折算表,为检察院、法院定罪量刑提供参考依据。

2018年,一种被称为“娜塔莎”的新型毒品在某地区被人吸食。“娜塔莎”的主要成分是几种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当时这几种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因缺乏定罪量刑标准,导致公安机关抓到的犯罪嫌疑人检察院诉不了、法院判不了,严重影响打击成效。

徐鹏两次赴该地区进行专题调研,认真听取当地检察院和法院的意见,积极组织技术人员开展科研攻关。经过无数个日夜的辛劳,徐鹏带领团队以精准的实验数据为依据制定了依赖性折算表,国家禁毒办印发了《关于印发〈3种合成大麻素依赖性折算表〉的通知》,解决了打击涉合成大麻素类毒品犯罪的实际困难。

目前,全国检法系统根据依赖性折算表已审查起诉、判决近1000人,科研成果服务禁毒实战成效显著。

徐鹏带领团队改进实验技术,正在尝试通过表面等离子体共振技术评估新型毒品的依赖性大小。“用极其微量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在体外不同的毒品受体上做实验,实验时间将大大缩短,以往几个月的实验今后在几天内就可以得出初步结论,可更快地服务于禁毒实战。”

在做自发活动实验时,由于大白鼠的尿液反光,一直记录不准给药后大白鼠在箱内的运动轨迹和运动量。徐鹏和同事经过反复摸索,将箱子底部打了几排窟窿眼,让大白鼠尿液渗透下去,克服实验器材的缺陷,终于得出了更精准的实验数据。

建立更科学的新精神活性物质成瘾性与危害性评估技术体系,建立全球领先的动物实验室平台,这是徐鹏一直以来的追求。创建的过程很难,面对困难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她用智慧、热情和坚韧展现了自身的价值,在禁毒科研领域尽展英姿。

时间见证收获。徐鹏带领团队完成了109种新精神活性物质、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依赖性折算表,为打击毒品犯罪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撑。

1100平方米的新动物实验室今年底就要启用了,这是徐鹏最高兴的事情——在新的动物实验室,发挥所学之长,助力禁毒实战。

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

从警18年来,徐鹏扮演的角色变了,肩负的担子重了,但对事业的挚爱始终不变,多的只是一份淡定从容。

行走在禁毒科研的路上,徐鹏忘记了时间,“专注、敬业”这四个字概括了徐鹏的工作状态。“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她常常这么提醒自己。

勤勉的工作作风来自传承。刚参加工作时,徐鹏成为全国毒物药品检验鉴定专家封世珍的“关门弟子”。封老师的谆谆教诲和攻坚克难、勇挑重担的作风深深影响了徐鹏。而今,她将这股拼劲带到了毒品分析三处,“领头作用很重要,我力争把业务做成国内一流的同时,也力争让处里的每位同志都成为该技术领域的一流专家”。

今年上半年,徐鹏负责的“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课题《毒品和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成瘾性判定技术研究》顺利通过结题验收。这项研究建立了一套符合我国国情的毒品和新精神活性物质滥用风险综合评估技术体系及相关数据库,在国内首次实现通过实验技术对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成瘾性和危害性进行量化评估。

“从长远来看,这套技术体系及数据库对更加有效地打击毒品犯罪、净化社会环境起到重要推动作用,对整个社会生态环境将产生积极的影响。”徐鹏说。

除了科研工作,徐鹏还兼任中国药科大学硕士生导师,她与学校老师联合开设的《禁毒关键技术研究》和《药物成瘾性与防治》等课程紧贴禁毒实战,成为最受追捧的课程之一。

今年7月1日,徐鹏作为党员代表参加了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入党23年的她泪水模糊了双眼。“党和国家给了我很多荣誉,我想做到更好,为国争光。”徐鹏说。

(来源:《人民公安报》)

( 编辑:林燕   送签:吕凤茹   签发:张桃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