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响中央苏区的红色歌谣

肖艳平

来源:旗帜网2022年04月08日10:00
文字缩放:

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是我们党一经诞生就确立的初心和使命。早在中央苏区时期,苏区的老百姓就把党全心全意为人民群众利益不懈奋斗,把苏区人民和党一起奔赴美好未来的决心化作一首首通俗易懂、曲声悠扬的歌谣,唱出他们对党和红军队伍的衷心拥护与坚定支持。

歌谣中的革命群像

中央苏区一般是指在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中央革命根据地,以赣闽粤三省为主,所覆盖区域多是客家地区。依山而居的客家乡民自古以来就有唱山歌的传统。1929年春,党领导人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运动。被压迫了几千年的贫苦农民终于翻了身,祖祖辈辈梦想拥有土地的愿望终于成了真。为了表达对党的感激之情,老百姓将激动的心情融进了山歌之中:“日头一出红彤彤,来了朱德毛泽东,千年铁树开鲜花,工农做了主人翁。”临时中央政府在瑞金建立后,红军干部经常到群众中开展革命宣传与民情调查。我们党对工作一丝不苟、一心为民着想的作风让百姓非常感动。他们对这样的干部队伍由衷地充满敬意,创作出了“哎呀嘞哎,苏区干部好作风,自带干粮去办公,日着草鞋干革命,夜走山路打灯笼”这般朗朗上口的歌词,生动地勾勒出苏区干部无私奉献、清正廉洁的形象。在中央苏区一次次的革命运动中,农民真切地体会到翻身做主人的幸福滋味,唱出了“当先受尽压迫苦,至今日子甜又甜,翻身搭帮共产党,幸福全靠毛委员”的歌谣。在百姓眼中,共产党同大家血脉相连,是一个专门以破除旧社会、创造新社会,以为人民拔穷根为己任的先锋队。

歌谣中的为民实事

在工农红军到来之前,赣闽粤边区女性社会地位低下,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极为严重。买卖婚姻、蓄婢纳妾的情况十分常见。一首“青铜镜,圆又圆,照得妹子好心酸,父母命,媒妁言,好比一条大锁链,几时挣得断”唱出了当时女性的悲惨处境。帮助妇女免受奴役和压迫成了我们党急需开展的一项重要工作,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妇女解放运动在中央苏区打响。我们党迅速颁布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法》,废除了买卖婚姻、童养媳、蓄婢纳妾等封建落后的婚姻习俗,打碎了束缚苏区人民尤其是束缚妇女的封建锁链。苏区青年感谢苏维埃政权给他们生活带来的变化,在歌谣中唱道:“灯里无油火无光,塘里无水鱼难养,若然没有苏维埃,我俩哪能配成双。”不仅如此,党还提倡结婚不收彩礼,青年男女对自己的婚事有了决定权,他们将对党的深切感激写进了歌谣:“响连连来闹连连,自由结婚唔要钱,妹妹自愿郎遂意,和和气气似神仙。”除了解决婚姻自由的问题,党还非常重视苏区妇女的教育问题。1932年6月,党中央要求各级文体部应设立妇女半日学校,组织妇女识字班或结合实际创办家庭临时训练班、日间流动识字班,督促下级妇女生活改善委员会与同级文化部规划妇女文化知识学习工作。大家从心底里唱出:“工农妇女上夜校,读书识字开心窍,封建礼教全打倒,三从四德全不要。”这些质朴的歌词充分表明了中央苏区的教育对妇女思想观念的巨大影响和改变。在党的努力下,妇女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而党对妇女的关怀不止在“大事”中,更体现在“小情”里。在瑞金时,毛泽东同志的办公室在二楼,楼下住着一位姓谢的大娘。一天,他看见谢大娘冒着严寒在屋外纳鞋底,了解到谢大娘之所以不在屋里做针线活是因为房间光线过暗看不清,随即叫人锯了一截楼板,改装上了一块玻璃瓦,阳光顷刻间透过天窗洒进了屋里,谢大娘看着亮堂堂的屋子不禁热泪盈眶。时至今日,瑞金仍传唱着这样一首歌曲:“有一个故事你听我讲,毛主席为我开天窗,开出个天窗明又亮,(介子个)共产党,就是那天上的红太阳。”从这首歌曲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党的领导人和中国共产党切实把百姓的点滴小事放在了心上,真正展现了求真务实、一心为民的情怀。

歌谣中的党和人民

在中央苏区,共产党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他们的精神感动了边区群众。渐渐地,群众自发成了我们党工作中的宣传员、政策上的拥护者。“共产社会一定成,这句话语唔欺人,土豪劣绅消灭尽,军阀官僚容易平”,“一理通来百理通,十人之中九个穷;九个穷人能团结,何愁革命不成功”,句句铿锵有力的歌词充分显示了百姓对共产党能带领人民奔赴美好生活的信心。在中央苏区的“扩红”运动中,普通百姓更是走在宣传革命的最前沿。他们唱起“韭菜开花一条心,当兵就要当红军,天下豺狼不打尽,世上穷人难翻身。为了保卫胜利果,快快报名当红军”,“红军就是自己军,自动自觉去报名。晚上夫妻来商量,穷人翻身要革命”。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客家人义无反顾地将最优秀的好儿郎送进了队伍、送上了前线。一时间,苏区出现了一幕幕母送子、妻送郎、妹送哥的感人画面。《送郎当红军》就是这个时候所传唱出来的:“送郎当红军,切莫想家庭,家中呐事情呀,妹妹会担承。”家中的女人们把大义融入每一句歌词,也印在了每一名战士的心间。

虽然中央苏区从建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90多年,但那个时代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歌曲依然留存在历史的记忆中,今天唱来依然能感受到那火红年代的蓬勃力量与党和人民鱼水情深的动人情怀。

(稿件来源:《旗帜》杂志第3期。作者系赣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

( 编辑:王春春   送签:贾泽娟   签发:钟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