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飞行】抗疫日记:我在隔离病区的第九天

来源:旗帜网2020年03月21日16:18
文字缩放:

 

(本文作者:湖南省邵阳市中心医院感染科医师王歧洁)

不知不觉,我和同事在病区一线已经9天了。这9天来,我们得到了邵阳市委市政府、中心医院党委的指导关怀,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沉重的压力与温情的感动不时涌上心头。9天的艰苦战斗,仍历历在目,扑面而来……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9天前。腊月二十八,我刚刚通过调整派班,申请到5天假期。想到终于可以在工作10年后,第一次回老家过年,我走路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了许多。

但科室收治的一例疑似病人却让我放心不下。如果她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也许我就不能和家人一起过年了。长期在临床一线工作,对于这样的变化,我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不出所料,下午5点半,主任告诉我:“由于疫情严峻,取消休假,大家必须留在邵阳待命。”

我打电话给在家等好消息的妻子:“今年又不能回去过年了,你代我陪陪父母吧。”

“那我带儿子白天在家陪父母过年,除夕晚上再赶过来陪你过年吧!”同为医生的妻子何尝不理解这份工作身上的责任呢?

接着我又打电话给父母,告诉他们医院需要我抗击疫情,无法回去陪伴。得到二老的谅解,我的心才安定下来。

——病毒,来吧!我已经做好了与你战斗的准备。

值完夜班,已是大年二十九。院党委副书记陈毅明及内科党总支书记霍小梅来到我所在的科室开动员会。

“院里要成立冠状病毒救治医疗队,这段时间所有抽中的队员必须吃住在医院,跟家里人隔离。”

我是一名共产党员,而且在感染科工作了这么久,对付病毒这么多年,相信自己有能力与新型冠状病毒作战,“我请求管理高度疑似病人或确诊病例。”

我又心怀歉意地打电话给妻子:“今年我们也不能一起过年了,马上就要进隔离区封闭。等疫情退了,才能出来。”

放下电话,我立即回家准备衣服及洗漱用品,等待着入职以来最严酷的战斗。但我丝毫不惧怕,因为身后有家人、同事、领导,还有无数支持我们的群众。

大年二十九,我和同事一起住进了隔离区。穿上厚厚的防护服,交流没有之前方便,但我们分工明确、配合默契,工作忙而不乱。

新冠病毒传染性极强,我们不敢暴露身体的任何部位。为了避免暴露,值班时间尽量不喝水、不上厕所。有些同志还穿上了成人纸尿裤。

即便交班了,我们也不能与外人接触,每天的饭菜都是外面送来的盒饭,大年三十也是如此。我是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突击一分队的临时党支部副书记,在艰苦的条件下,我和贺双艳书记一起给大家加油鼓劲。

隔离的第9天,最想念的是家人。7岁多的儿子说:“好久没看到爸爸了,想爸爸。”我想,躺在隔离区被救治的每一位患者,都与我有着同样的牵挂吧。我在心里祈祷,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元宵节儿子生日那天,所有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都能痊愈,大家能一起走出隔离区,都能与家人幸福团聚。

(责编:白 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