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聚变  追梦无悔

——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科技部中国国际核聚变能源计划执行中心主任罗德隆

范雪   赵文

来源:旗帜网2022年03月28日09:18
文字缩放:

受控核聚变,是这个时代最精彩、最具创新性的能源梦想。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俗称“人造太阳”)计划,就是为实现这一科学工程而做的尝试和努力。

对ITER计划,对中国的核聚变事业,罗德隆投入了青春和几乎全部的情感。从2002年我国启动参加ITER计划谈判时起,他就全面参与了各个环节的工作。20年的时间,罗德隆在这个庞大的国际计划中,践行了一名党员的职责使命,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2021年6月,他被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中央和国家机关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 罗德隆在法国参加ITER管理咨询委员会会议。

谈判岁月,为国家利益时刻坚守

ITER计划于1988年启动,是规模仅次于国际空间站的大科学工程国际合作计划,其目标是验证和平利用核聚变能的科学和工程技术的可行性。2003年1月,国务院批准我国参加ITER计划谈判。

2003年,罗德隆还是科技部国际合作司二处处长。为什么让他参与中国加入ITER计划的谈判?罗德隆说,他当时在科技部的主要工作就是谈判。同事们戏称他为“国际会虫”,一年差不多要在国际上开二十几个会,平均一个月两三次。

是因为英语好吗?罗德隆认为,不会英语在国际上很难发声,但会英语而不懂规则也很难发声。ITER计划规定成员“必须具备核聚变研究和聚变工程的基础和能力”,而那时,中国的聚变研究基础离美、日、欧等国家和地区的先进水平还有很大差距。罗德隆的日记本上,写满2003至2007年间无数轮艰难曲折的谈判历程。中国能不能加入ITER计划,以什么样的条件加入?一轮又一轮的谈判,不仅涉及解决聚变能源开发中的科学和工程技术问题,更涉及一个新国际组织的建立、管理和运行。

“这是我国第一次以平等的身份,从设计游戏规则时就介入国际计划的谈判,对我们来说都是全新的尝试。”“新”也意味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每一轮谈判前,罗德隆都要组织召开谈判研讨会、情况通报会和重大问题国内立场协调会,研究谈判形式,讨论综合对案。在老同事眼里,罗德隆在谈判方面确实起到中流砥柱作用。他在会上会下都注意与各方代表团交流沟通,在谈判的艰难时刻向一些相关方详尽阐释我方观点以获得支持,尽最大努力维护好我方的权益。

知识产权一直是我方关注的重点问题。谈判期间,我国希望借助ITER平台更广泛地接触到相关技术,但一些核聚变技术先进的国家不愿将其背景知识产权与其他方共享。“我们在谈判桌上据理力争,在谈判桌下与各方协商,尤其是对与中方立场一致的韩国等,在关键问题上力求发出同样声音。”罗德隆说,在我方的艰苦努力下,终于使反对方妥协,最终各方按照背景知识产权有条件共享的原则签订了协定。

勇担重任,项目建设展现中国力量

加入ITER的第一步,我国迈得稳当。但接下来,还有更多难关,要一一攻克;还有更多空白,要逐个填补。

2008年10月,为执行ITER计划,科技部设立中国国际核聚变能源计划执行中心作为部属事业单位。从那时起,罗德隆带领他的团队,开始了在ITER制造中兑现中国承诺的艰难历程。

在ITER计划中,我国承担了18个采购包的制造任务,涵盖了ITER装置几乎所有关键部件,由上百家科研院所、企业承担。罗德隆带领团队用了整整3年时间,编制了一套与ITER组织机制完全契合的标准化项目管理体系。精细到一颗螺丝由哪里生产,怎么运送到现场,经由何人、在什么时间安装,每一步都有明确的记录;出现问题时,也可以完整追溯。

加入ITER计划以来,我国在等离子体物理科学、实验、工程与磁约束核聚变、材料技术方面得到全面发展。经过10多年的参与,我国以此为契机提升了国际组织治理能力、发展了国内学科研究、培养了人才队伍,还大力促进了工业企业的发展,解决了众多“卡脖子”技术和关键核心技术难题,为实现我国建设科技强国奋斗目标贡献了力量。

“经历这么多年的蜕变,我们在管理、研发和设计优化方面,都发出了中国声音。可以说,中国用实际行动为ITER计划贡献了‘中国智慧’。”对这一点,罗德隆深感自豪。

以梦为马,聚变人继续砥砺前行

在与ITER计划为伴的日子里,他几乎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家庭。陪伴他的常常是成千上万份的谈判文件、彻夜的对案准备工作和一个又一个的项目难题。他最遗憾的是,母亲因病在医院抢救时,他仍在国外的谈判会议中无法赶回。他最亏欠的是妻子,当他在谈判桌前一心一意游说四方时,是她默默地承担了家里的一切。

ITER,在拉丁文中意为“路”。在这条追梦路上,无论遇到多少困难,罗德隆都没有停下脚步,是因为使命在肩。

2014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国际工程科技大会主旨演讲中肯定了以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计划为代表的一大批重大科技工程,指出其对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和工程进步起到重要促进作用。

2016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二五”科技创新成就展视察了ITER展项。

2020年7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向ITER计划重大工程安装启动仪式致贺信。

“这对我们是极大的肯定和激励。”党和国家的重视,对罗德隆来说,是责任,更是干事创业的澎湃动力。

面向未来,我国也有自己的聚变能源计划。科技部已组织专家提出“中国磁约束聚变研究发展路线图”,目标是建设中国聚变工程实验堆,与ITER形成互补。它将成为世界首个可以发电的聚变工程示范堆,也能再次为全世界的聚变科学家搭建一个合作平台。

一生只做一件事,追梦无悔聚变情。罗德隆知道,我国聚变能源事业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我将带领聚变科技工作者,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继续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持续做好ITER计划下一步工作,为实现中国梦、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而继续努力。” 

(来源:《旗帜》2022年第2期)

( 编辑:刘琼   送签:徐雅维   签发:钟鸣 )